孙小果案惊动北京高层 或引爆云南官场地震(图)


孙小果案被指会引发昆明官场动荡。(视频截图)
孙小果案被指会引发昆明官场动荡。(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6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在其家人的幕后运作下,不但没有被处死,离奇地仅在监狱里待了十来年,出狱后再涉黑,引发舆论关注。港媒披露,云南对孙案侦查进度引起北京高层不满。

今年5月,中共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首次声称对舆论热议的孙小果案“严惩、深挖彻查到位,要办成铁案”。

中共向来本身就有“黑帮”之称,所谓“扫黑”也被批评是“黑吃黑”。但外界更关注的是,此案背后似乎还有未明的势力在与当局交战。下一步会否带出云南官场地震引人关注。

港媒《明报》6月9日报导,这似说明孙小果案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孙小果案已跳出地域和层级的管辖局限,全程置于高层部门的直接查办之下。报导还引述消息人士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不满云南对孙案侦查进度。

据报导,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夜场大名鼎鼎的恶霸也叫孙小果。1994年10月,在武警学校就读的孙小果,带人在大街上闲逛,竟然强行将两个少女拉到车上,拽到野地进行轮奸。按照国家法律,二人以上轮奸,最少应当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孙小果的户籍年龄由19岁改为17岁,摇身一变,成了未成年人,只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1995年孙小果保外就医。

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

诡异的是,孙小果在狱中因发明国家专利,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按照中共最高法院规定,对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经过一次或几次减刑后,其实际执行的刑期,不得少于十二年(不含死刑缓期执行的二年)。

但孙小果早在2010年,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经营酒吧等生意,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

孙小果案引发舆论关注后,中共云南省扫黑办迫于舆论压力在5月28日公布了孙小果案的信息,包括孙小果父母等家庭情况。

据通报称,孙小果的母亲为孙鹤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孙鹤予因为在1994年包庇儿子的强奸罪,被开除公职,判处5年有期徒刑;继父为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插手孙小果强奸案被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等;2004年转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有评论指出官方通报中的疑点。此二人此时已经声名狼藉,不可能有什么影响力,谁还要不顾一切保孙鹤予的“逆子”呢?

据上游新闻报导,自1994年到2019年的25年间,因孙小果案已导致云南政法系统21名官员落马,围绕孙小果案都存在大量的问题。

5月28日,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中共云南省政法体系内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关于孙小果的生父是谁,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朱先生称,孙小果原名陈果,有消息指孙小果的生父是驻云南的原14集团军40师政委陈培忠,而官方和陈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表示,陈培忠是对越作战的一个指挥官,后来做到中共云南省的纪委书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以他这样的能量,给陈果改判成现在这个结果应该还是不难的。陈果那个继父,就那个城管局长可能确实没有这个能力。

观察人士邓先生指出,陈培忠所在的14军,原是薄一波创建的队伍,在云南关系盘根错节。舆论持续追问了一个多月,但官方就是装没听见,这本身就很蹊跷。

简历显示,陈培忠曾任陆军14军40师政委,14军副政委、政委,13军政委,1996年底升任云南省军区政委,第二年兼任云南省常委,1999年转任云南省纪委书记,2001年至2006年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党校校长。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