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果案驚動北京高層 或引爆雲南官場地震(圖)


孫小果案被指會引發昆明官場動盪。(視頻截圖)
孫小果案被指會引發昆明官場動盪。(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6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21年前被判死刑的「昆明惡霸孫小果,在其家人的幕後運作下,不但沒有被處死,離奇地僅在監獄裡待了十來年,出獄後再涉黑,引發輿論關注。港媒披露,雲南對孫案偵查進度引起北京高層不滿。

今年5月,中共掃黑除惡督導組進駐雲南,首次聲稱對輿論熱議的孫小果案「嚴懲、深挖徹查到位,要辦成鐵案」。

中共向來本身就有「黑幫」之稱,所謂「掃黑」也被批評是「黑吃黑」。但外界更關注的是,此案背後似乎還有未明的勢力在與當局交戰。下一步會否帶出雲南官場地震引人關注。

港媒《明報》6月9日報導,這似說明孫小果案的性質也發生了變化,孫小果案已跳出地域和層級的管轄侷限,全程置於高層部門的直接查辦之下。報導還引述消息人士說,「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不滿雲南對孫案偵查進度。

據報導,20多年前,有一個在昆明夜場大名鼎鼎的惡霸也叫孫小果。1994年10月,在武警學校就讀的孫小果,帶人在大街上閑逛,竟然強行將兩個少女拉到車上,拽到野地進行輪姦。按照國家法律,二人以上輪姦,最少應當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孫小果的戶籍年齡由19歲改為17歲,搖身一變,成了未成年人,只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1995年孫小果保外就醫。

1998年2月,此人因強姦罪、強制侮辱婦女罪、故意傷害罪等多項罪名被昆明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

詭異的是,孫小果在獄中因發明國家專利,獲得多次減刑而出獄。按照中共最高法院規定,對死刑緩期執行罪犯經過一次或幾次減刑後,其實際執行的刑期,不得少於十二年(不含死刑緩期執行的二年)。

但孫小果早在2010年,就已經以「李林宸」的名義在獄外活動,註冊多家公司,經營酒吧等生意,成為昆明夜場上人盡皆知的「大李總」。

孫小果案引發輿論關注後,中共雲南省掃黑辦迫於輿論壓力在5月28日公布了孫小果案的信息,包括孫小果父母等家庭情況。

據通報稱,孫小果的母親為孫鶴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孫鶴予因為在1994年包庇兒子的強姦罪,被開除公職,判處5年有期徒刑;繼父為李橋忠,1992年與孫鶴予結婚,1996年從部隊轉業到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任副局長,1998年因插手孫小果強姦案被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等;2004年轉任五華區城管局局長,2018年10月退休。

有評論指出官方通報中的疑點。此二人此時已經聲名狼藉,不可能有什麼影響力,誰還要不顧一切保孫鶴予的「逆子」呢?

據上游新聞報導,自1994年到2019年的25年間,因孫小果案已導致雲南政法系統21名官員落馬,圍繞孫小果案都存在大量的問題。

5月28日,自由亞洲電臺引述中共雲南省政法體系內知情人士宋先生表示,關於孫小果的生父是誰,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敢提起。

朱先生稱,孫小果原名陳果,有消息指孫小果的生父是駐雲南的原14集團軍40師政委陳培忠,而官方和陳培忠都一直保持沉默。

朱先生表示,陳培忠是對越作戰的一個指揮官,後來做到中共雲南省的紀委書記。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以他這樣的能量,給陳果改判成現在這個結果應該還是不難的。陳果那個繼父,就那個城管局長可能確實沒有這個能力。

觀察人士鄧先生指出,陳培忠所在的14軍,原是薄一波創建的隊伍,在雲南關係盤根錯節。輿論持續追問了一個多月,但官方就是裝沒聽見,這本身就很蹊蹺。

簡歷顯示,陳培忠曾任陸軍14軍40師政委,14軍副政委、政委,13軍政委,1996年底升任雲南省軍區政委,第二年兼任雲南省常委,1999年轉任雲南省紀委書記,2001年至2006年任雲南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黨校校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