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了 還是沒人敢說出孫小果生父的名字!(圖)

2019-05-22 08:29 作者: 蕭七公子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孫小果
孫小果從死刑強姦犯變成夜店老總(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5月22日訊】1

21年前,孫小果讓整個昆明陷入恐懼。

21年後,孫小果讓整個中國感到壓抑。

1998年2月,昆明黑惡勢力代表孫小果被昆明中院判決死刑立即執行。

不服一審判決,孫小果向雲南高院提起上訴,雲南高院審理後,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此後官方和媒體再無披露孫小果的消息,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孫小果已經被執行了死刑,沒想到的是,21年後的掃黑除惡鬥爭中,孫小果黑惡勢力犯罪團夥竟然再次被打掉了。

並且根據官方披露,這個孫小果正是21年前那個孫小果。

2

21年前,昆明流傳一句話,「白天小平管,晚上小果管」,已經囂張霸道了這個份上,已經被判決了死刑立即執行,已經上訴又被維持原判,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還能保住一條狗命,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事實上,在孫小果的身上,奇蹟還有很多。

1994年,在武警學校讀書的時候,孫小果夥同社會無業人員,在昆明的街道上劫持了兩個女青年,對她們實施了輪姦。

這樣性質惡劣的犯罪,孫小果最後只判了3年。

因為未滿18週歲,所以變成了從犯,成為五個輪姦犯中判刑最輕的一個。

而事實上,這個年齡卻是有爭議的,根據武警學校的檔案記載,孫小果出生於1975年,如果樣算的話,案發時已經19歲了,但是在檢方的起訴書中,孫小果的出生日期卻變成了1977年,於是變成了未滿18週歲。

饒是如此,孫小果在獄中只呆了7個多月,就被保外就醫了。

犯罪這麼凶殘,出獄這麼簡單,小霸王當然更要變本加厲了。

1997年7月,孫小果在娛樂場所和人爭小姐,民警到場後發現孫小果是一個本應在監獄服刑的罪犯。派出所瞭解情況後,已經找不到孫小果,相關部門給孫小果母親打電話,孫母稱孫小果不在昆明,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然後竟然就不了了之了。

慈母多敗兒,縱容的結果就是繼續作惡。

1997年11月7日晚21時許,孫小果將17歲少女張某某和其朋友帶到夜總會包房內,對張某某進行毆打、侮辱,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並用竹筷和牙籤刺張的乳房,用煙頭燙張的手臂,還逼迫張用牙齒咬住大理石茶几同時用肘猛擊張的頭部。

次日凌晨,又將張某某和朋友帶到某啤酒屋二樓在公共場所對2人進行毒打,再次逼著咬住茶几打擊頭部,輪番毆打致張昏迷後,孫小果的馬仔還解開褲子,尿在了張的臉上。

多行不義必自斃,孫小果已經作死很久了,也到了秋後算賬的時候了,正好趕上掃黑除惡,孫小果1997年11月因強姦等罪被刑事拘留了,同年12月被逮捕。

法院後來查明,孫小果曾強姦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並且有當眾情節。

孫小果的罪行讓整個昆明陷入了恐懼,當時中央多位領導批示,要求嚴懲不貸,孫小果也確實在1998年2月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後又被雲南高院維持原判,但是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還是沒有能死掉。

3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也不知道經過了什麼程序,總之孫小果沒有死掉,孫小果的案件很可能是改判了,但是為什麼這樣一個案件改判的悄無聲息,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事實上,對於這個案件能夠改判,幾乎所有的法律人士都覺著不可思議,在1998年那樣一個年代,這樣一個高層領導多人批示,人民群眾高度關注的案件,已經公開報導兩審判決死刑立即執行的案件,可以說已經毫無改判的可能性了,但是最終不僅改判了,還改判的悄無聲息。

如果現在去查孫小果案件,我相信從明面上都有合法合規的手續,改判和每次減刑也一定是有法可依的,但是合法程序的背後,卻一定全是對法律的羞辱和玩弄。

2008年10月27日,孫小果的母親代表他就其發明的聯動鎖緊式防盜窖井蓋申請國家專利,並成功通過,根據常識可知,此舉一定是為了減刑,並且也一定起到了作用。

但是調查組可以認真查一下,我幾乎可以確定,這個玩意兒絕對不是孫小果發明的,一定是他那個不分青紅皂白的親娘為他買的。

2012年,孫小果刑滿釋放,坐了14年牢的他,搖身一變成了昆明市五華區昆都夜市中M2酒吧的股東之一。

根據天眼查顯示,2019年的孫小果已經成為了多家公司的股東。

而早在2010年前後,跟蹤報導此案的南方週末記者就在昆明見到了已經出獄的孫小果,並且,能確認的是,孫小果在2011年就已經開始進行商業活動。

難道又是保外就醫嗎?

4

不學無術的孫小果能夠成為武警學校的學生,當街劫持輪姦兩名女青年以後能夠輕判,判了3年還能只住7個月就脫身,在中央領導批示嚴懲、兩審法院判決死刑立即執行以後還能改判,出獄以後就能成為多家公司股東……

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其實還有更魔幻的。

1998年《南方週末》記者余劉文在報紙上發表《昆明在呼籲:剷除惡霸》一文,報導出來當日,孫小果的父母曾給南方週末打電話:「你一個南方週末的小記者算什麼,我一月之內讓你進監獄」!

余劉文進沒進監獄咱不知道,受沒受到打擊報復咱也不知道,但是一個昆明市的小幹部為何竟然有底氣威脅《南方週末》的記者呢?

一個昆明市公安局的小幹部,竟然可以這麼自信的威脅廣東南方週末的記者?

憑的是什麼呢?

這個問題很值得我們思考。

當時,昆明兩家報紙對此案進行了報導,其中一家報紙在11月28日以特別的形式對案情作了詳細報導,並以過人的膽識將矛頭直指"孫小果的某些背景"。

應該看到,這股邪惡勢力,這些十惡不赦的團夥,其頭麵人物往往自以為有"保護傘"庇護,雖作惡多端,罪行纍纍,卻能逍遙於法網之外,"嚴打"不及其身。如果沒有在一定範圍內握有重權的人姑息、遷就、縱容、包庇,他們能如此這般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嗎!

這個評論真的是特別好,直接指出了要害,也給出了辦案思路。

但是在12月9日,該報頭版文章又發表了一篇題為《可憐天下父母心——孫小果父母訪談錄》的文章,文章中說道:

孫小果的父母在痛心疾首之後表明,他們對孩子歷來是嚴加管束、嚴格要求的。但鑒於目前社會風氣太差,孩子年齡輕,閱歷淺,加之其它種種因素,孩子僅靠家庭教育是難以達到預期目標的。父母之心、天下人之心,有誰會縱容、包庇、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作姦犯科呢?天底下哪位父母會讓自己的孩子走入歧途,成為有負社會的罪人呢?

該文刊出之後,很多讀者表非常不理解,這波洗地來的毫無道理啊?

到底是怎樣的力量,讓一家媒體這樣自己打自己的臉?

當時掃黑除惡是主旋律,打掉孫小果是領導批示,也是民心所向,孫小果1994年輪姦,1997年多次強姦,手段極其凶殘,可以說是毫無人性,但是即便如此,這家報紙還是堅持要在頭版為其發聲,這背後是究竟是怎樣強大的力量?

……

5

孫小果這樣一個黑惡分子,一個在公眾心裏已經被執行了死刑的人,再次回歸社會的時候,不僅沒有任何障礙,反而在和政府打交道方面游刃有餘,這真的是詭異到不可思議。

這話不是我說的,是孫小果酒吧合夥人說的,原話是「孫很熟悉政府方面,辦理業務快,對工作也很負責」。

呵呵,還真是很不可思議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

而這一件件匪夷所思事情的背後,已經不只是妖孽了,這背後一定有著盤根錯節的保護傘,而在這些盤根錯節的關係網背後一定臥著一隻很大很大的老虎……

從1998到2019,21年過去了,關於孫小果的背景,曝光出來的只是其生母和繼父,孫小果的生母1992年已經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當年全國公安民警評定授予警銜時候,孫母被授予三級督查,當時該局政治處主任只被授予一級警司,比孫母還低一級。

而實際上,當時孫母並未擔任任何職務。

沒有擔任任何職務的孫母,為何在級別上能夠比局領導還要高?

你猜是為什麼?

呵呵。

孫小果的繼父也當過警察,1997年孫小果被警方控制時候,他開的就是繼父的警車,孫小果的繼父就是當時任五華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的李喬忠……

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官二代嘛,警察世家嘛,但如果你真要這樣想,那就真的大錯特錯了,就憑著沒有職務的生母和公安分局副局長的繼父,孫小果萬萬是不敢耍這麼大的,因為他的生母和繼父不僅罩不住他,還只會被他拖下水……

22年前,昆明市公安局一位領導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辦案過程中受到的阻力太大,警方「不敢放人也不敢辦他」,於是主動聯繫媒體記者前去採訪,希望藉助輿論的力量來推動查辦孫小果。

阻力來自孫小果沒有職務的生母,還是來自五華區公安局副局長的繼父?

很顯然都不是。

當年,曾有多個信源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孫小果背後的大樹是其當「大官」的生父,但是孫的生父從未直接出面干預過辦案!!!

……

6

21年過去了,還是沒有人敢說出孫小果生父的名字。

21年過去了,孫小果在昆明政界還有著巨大的能量。

他的生父到底是誰呢?

雖然咱心裏幾乎已經知道了答案,但是咱也不敢問,咱也不敢說,因為咱知道,孫小果的生父現在還是一棵大樹,還不是一個大老虎呢,所以咱不能說……

咱只敢念叨一句,軍校真的是那麼好上的嗎?

這次掃掉了孫小果,也許過不了多久,這棵大樹也就要成為一隻大老虎了吧,畢竟放縱自己的孩子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至少也算是違紀了吧。

畢竟,剛出獄的孫小果,哪裡來那麼龐大的資金經營生意呢,靠他生母和繼父的工資嗎?

我想是時候從頭到腳好好查一查了。

……

7

孫小果逃脫死罪背後,一定是一個錯綜複雜的故事。

既然這次掃黑辦又已經放了狠話,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希望最後能講出來一個讓人們信服的「圓滿」的故事。

聽說孫小果服刑的監獄已經掃了兩個蒼蠅了,人們都希望那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畢竟掃黑除惡不僅要一查到底,更要一查到頂,打掉保護傘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