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是完全错误和荒谬的(图)

2019-06-10 07:52 作者: 李大立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马克思
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10日讯】2018年中国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举行了一系列大型宣传活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官方媒体开足马力对这个被今天德国人民唾弃的破落犹太知识分子大唱赞歌、大力推崇。曾推出系列通俗理论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在纪念马克思诞辰大会上,习近平称马克思主义“能够永葆其美妙之青春”,“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

还恭恭敬敬地制作了一尊花岗石头像送去德国安放在他的故居,可是当地的居民却把它砸了。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正在中国访问。他星期五在四川大学发表演讲。施泰因迈尔在演讲中强调了德国和中国的伙伴关系,但他也触及到了敏感话题。路透社从德国大使馆获得了一份施泰因迈尔的演讲稿。他在演讲中说,德国和中国人不但对一些眼前的问题有不同观点,对历史和知识分子思想的看法也有分歧。他说,马克思的思想并没有停留在理论上。他说:“我们德国人在想到马克思的时候不能不想到在他的名字之下的马克思主义为东德和东欧所带来的浩劫,和铁幕之下那段压抑的历史。”施泰因迈尔的演讲并没有在具体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但他提到德国也曾经历过没有自由、充满压迫的历史。他说:“正因为如此,我们对那些持非主流观点、属于少数民族或实践个人信仰的人所受到的待遇非常敏感和关注。无论哪里出现个人权利受到限制的问题,德国都会感到担忧和不安。”

此外,施泰因迈尔还强调了捍卫人权以及以联合国宪章作为国际秩序基础的重要性。他说,七十年前通过的《人权宣言》是人类历史的一大幸事。

出于普遍自然存在于人类中的“逆反心理”,欧美学者大都对资本主义有一种本能反抗。“苏东波”后,1990年代在南斯拉夫一次马克思主义研讨会上,一位西方学者抱怨:你们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学者,怎么对马克思主义否定得那么彻底和激烈?而前赤国学者的回答相当一致:“那是因为你们西方人没吃过马克思主义的苦头!”

与此同时,国际知名左翼学者乔姆斯基却向全世界呼吁杯葛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大会”。

中共有一句名言,叫做:“实践是捡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诚哉此言!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实践检验的结果吧!

前苏联是最早实行马克思主义理论共产主义制度,也是实行时间最长的国家。听听他们的总结吧。

1991年12月17日,迫于人民强大的压力,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共同宣布取缔苏联共产党。公告全文如下:

“马列主义经过70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失败的,历史和现实都己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祸害人人类的荒谬邪说。斯大林为了统冶俄罗斯和全世界,把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不断推向世界各国,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布。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共产党迫害的国家和人民道歉!

现在我们郑重宣布:1,前苏联共产党的所有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日起前苏联共产党的任何活动都属非法,违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2,一切参与过暴动的凶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并听候处理。3,没收前苏联共产党所有财产为俄罗斯国家所有。”

美国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俄国史专家Richard Pipes在其专著《共产主义实录》中说:

“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失败,究竟是人为操作的失误还是这一理论本身的错误和本身先天的、难以克服的缺憾?历史事实昭然若揭,共产主义运动彻底失败的原因是后者而不是前者,共产主义理论本身的错误注定它只能是一场很糟的空想。现在世界可以得出结论: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是人类历史最大的幻想。”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取得成功后,世界各地发生了多次革命,全都是按照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论原则来建立新社会的。莫斯科曾慷慨地用金钱和武器来支持这些革命,并出谋划策,有些用武力夺取了政权,按照苏联的模式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但是,实际上都先后失败了,最后,连“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自身也解体垮台了。现在,共产主义只在剩下的少数几个极端民族主义贫穷国家如中国、朝鲜、越南、古巴残存着,即使在这些国家里,共产主义原则也纷纷遭到抛弃而日渐消失,只是依靠对资本主义的让步、大量无条件地引入外资和不完全地恢复私有制才勉强存活下来。”

100多年前,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危言耸听地吓唬欧洲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上空徘徊......”。他预言共产主义革命将会爆发,并席卷全球,资本主义将全面崩溃,以致迅速消亡。

可是一个多世纪过去了,世界共产主义革命只是局部地在亚非拉美少数几个极端民族主义、贫穷落后、军阀割据、混乱不堪的国家中发生,并没有如马克思预言的那样“首先发生在欧洲先进工业国家”,更没有发生什么“世界革命”,资本主义也并没有迅速地全面消亡,反而日益发展,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折研究并不冷静客观,缺乏实际统计数据的支持,陷于主观臆断,妄下结论。Richard Pipes说“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论述是错误的,他的整套理论建立在历史虚无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心理学的错误基础上。”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核心是“无产阶级专政”。列宁曾就“无产阶级专政”下定义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这种权力是以革命暴力为基础的,......它的目的是最终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可是,在实现这个目标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中,代价却极其惨烈,无数人惨遭迫害,无数人被迫害致死。在为“专政”暴力辩解时,列宁总是说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一旦“无产阶级专政”完成了镇压敌人的任务,进入到“共产主义社会”,国家的镇压机器就会自动消亡了。可是,他不明白在这个漫长的“无产阶级专政”过程中,必然会产生权力的分化和重组,权力斗争不可避免,而且必然会漫延到老百姓中去,由于权斗的双方都争相使用“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残酷无情的镇压机器,必然会造成大规模的杀戳。苏联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中国毛泽东60、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莫不如此,不但成千上万的党内人士被斗争迫害致死,还祸及数以千万计的无辜老百姓。共产党“建设一个人人平等的新社会”初衷幻灭,反而造就了一个恐布万分的特权社会。

由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一种完全错误的理论,完全违背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它企图人为地干预和扭转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必然会遭遇社会良知的反抗,因而执迷此种主义的人必会选择“无产阶级专政”这种方式和道路,结果就是造成更大的社会损伤,更大的社会反抗最后导致彻底失败。

也有主义拥护者不甘心,尝试放弃暴烈的“无产阶级专政”,改用民主自由的方法去试验共产主义制度,结果又能否实现呢?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共产主义和自由民主是不相容的、格格不入的。

上世纪70年代南美洲智利阿连德通过选举上台执政,异想天开地试验和平演变共产主义,一度保留了相当的新闻自由、独立司法。但是当他试图触动私有制时,遭遇到强烈的反抗,他手中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不能无情地镇压反对党,人民利用瞬间的民主自由集结力量,再次选举时,轻易把他选掉了。又例如1990年尼加拉瓜“解放阵线”桑迪尼斯塔(San dinistas)以为民众拥护他倡言实行共产主义,结果公民投票惨败收场,连上台试验的机会都没有。

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中共持久不遗余力地向全民,包括刚刚踏进学校的小学生反复宣传和灌输:“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主要目标和特徽就是“两个极大”:“人民的生活物质极大的丰富;人民的思想觉悟极大的提高。”

经过了近一个世纪,席卷超过半个地球的实验,这两个伟大目标达到了吗?

马克思宣称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就是“消灭私有制”。殊不知,这正是造成必然的经济崩溃,导致共产主义最终失败的根本原因。从苏联到东欧,从中国到朝鲜,凡是试验共产主义的国家,不但无一可以实现“物质生产极大的丰富”,反而无一例外地“物质供应极大匮乏”。全世界曾经发生过的大规模大饥荒,活活饿死数百万、数千万老百姓的人为大灾难,无不发生在共产主义制度国家和试图试验共产主义的国家,如苏联乌克兰、中国大陆、朝鲜、柬埔寨、埃塞俄比亚...。

社会主义国家中,前苏联属欧洲国家,革命前算是底子较厚的国家了,但是由于革命后消灭了私有制,长期沦为物质严重短缺国家,莫斯科的商店货架空空如也世界闻名,曾流传过大量的政治笑话,其中一则说莫斯科人习惯了见队就排,而不管卖什么东西,因为无论什么东西都短缺。有一个老头在街上见人排队,不问三七二十一,排了再说,等挪到柜台,才知道是卖妇女用品月经纸卫生棉,哭笑不得。

成年中国人都亲身经历过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共通过土改、农业集体化、人民公社、工商业改造、公私合营...手段消灭私有制所造成的物质短缺、贫穷匮乏的艰难生活。城市里连一间小面铺都要国营,服务员泠若冰霜。绝无私营店铺、民营企业,街道上黑灯瞎火、冷泠清清,了无生气,没有超市、没有地铁、更没有私人小汽车。农村里广大农民成了无地的农奴,不准种菜、不准养鸡喂猪,“割资本主义尾巴”,养猪喂鸡都不准,活人吃什么?物质极度匮乏,柴米油盐样样凭证供应:粮票、肉票、布票、油票、糖票、毛巾票、肥皂票、火柴票......中国大陆成了世界闻名的“票证王国”。

不久前,在You tube上看到一则古巴实地采访的电视视频,和中苏等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由于经济肃条,革命后几乎没有任何新的䢖设,全靠革命前资本主义社会留下的古旧建筑来撑门面,革命前最繁华的街区、曾经盛极一时的华埠唐人街如今冷落凄凉,华人几乎全部跑光了。马路上跑着为数不多的小汽车,全是五十多年前美国的老爷车。革命前留下来的住宅连筑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洗礼侵蚀,早己残破不堪,外墙斑驳陆离,能留在城市里住在这些破旧的公寓楼,而没有被驱赶到农村或集中营己属幸运,一切生活用品食的穿的全凭证券购买:衣服、鞋子、面包、肉鱼蔬菜、糖盐、鸡蛋.....全部恁证限量供应。看到这些可怜的社会主义世界大试验的小白鼠们面黄肌瘦可怜兮兮持证排长队的情景,使我想起了毛时代的中国,似曾相识甚至一模一样的景象,实乃社会主义的通病,共同必然的结果。

在邻国朝鲜,革命前与中国同属贪穷落后的亚洲农业国,社会主义大试验的后果就更严重惨烈了。上世纪90年代,当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己在享受着现代化生活的时代,他还因大饥荒而活活饿死了数百万老百姓,大批难民冒死偷越鸭绿江来中国觅食充饥。同一半岛同一民族,北南双方国土人口相若,朝鲜韩国因社会制度不同差别巨大。2016年统计数字:每千新生儿死亡率朝88例韩8例。人均寿命朝48.9岁,韩70.4岁,就连男性女性的平均身高,南北都相差8-10cm。人均GDP朝$900韩$13700。

这就是社会主义大试验的结果!

我相信,当年毛泽东共产党统治的,并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大陆和蒋介石管治并奉行自由资本主义的台湾,两相比较,大体上也是这种差异,这种结果,只不过双方的国土面积和人口差别悬殊,掩盖和削弱了这种比较的差异而己。但这是不同的社会制度根本原因造成的结果,不会因领土和人口的巨大优势而改变。

政治狂人毛泽东疯狂地进行社会主义大试验折腾了中国大陆30年后,老百姓奄奄一息,神州大地哀鸿遍野,中共领导层也不得不承认“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迫不得已抛弃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路线,改行“改革开放”路线,解散“人民公社”,开放民营,不完全地恢复私有制,于是,奇迹发生了。农民可以耕种承包地,可以种菜养鸡喂猪了,很快,粮食富余了,运行30年的粮票作癈了、市场里有鱼有肉有菜了。城市里你开一间饮食店、我开一间服装店.....长久冷冷清清死气沉沉的街道一下子繁荣热闹起来了,这个公司建一幢高楼,那个公司开发一个小区,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城市面貌焕然一新。超市有了、地铁有了,连私人小汽车都有了。仿佛天上掉下一个大饀饼,短短3、40年,中国摇身一变成世界第二经济体了。连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国会演说中都惊叹:“中国过去没有一辆私人小汽车,变成今天全国性塞车拥堵,难以置信。”

这就是私有制神奇的威力!

马克思100多年前并未能目睹他所凭空想像的社会主义社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种种灾难,他凭空想象社会只需要“共产”了,人民失去了任何私人的财产,就能把人从物质的奴役中“解放”出来,他断言私有制只是一种过渡性的历史现象,从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进入奴隶制社会而产生,跟着在封建社会得到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顶峰,随之走向没落和消亡,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人类社会进入“发达共产主义”社会,实现完全的公有制,私有制就会彻底消亡。

马克思在这里犯了两个严重的理论错误:

1,虽然在地球的某些部份和角落,人类可以用暴力强行取消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使用暴力的“无产阶级专政”胁迫人民放弃对物质生活的追求,但是,生存永远是人类共同的最基本要求和本能,当社会主义低下的生产力连人类的这一基本诉求都不能满足的时候(如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发生的大饥荒),共产主义理论的谎言和美好幻想就会破产,不会再有人相信。

2,人类的另一个本能的需求是自由,没有人会愿意被管制、被奴役,带着枷锁生活。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用暴力和“无产阶级专政”强迫人民放弃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同时也强迫人民放弃对自由的渴望和追求,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反复地不厌其烦地在人民群众中批判“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批判“自由主义”.....。他们强力推行的公有制,实际上是把整个国家都变成一个无比庞大、包罗万象的大公司,全国所有的劳动就业人口:工人、农民、店员、职员、教师、医生.......都是这个唯一的公司的雇员。十几亿人都按照这个公司严格的等级制度领取工资、劳保福利、放假休息.....由于这个公司庞大无比、人员众多,工作复杂,管理工作就非常庞杂和困难,于是就出现了一种社会主义社会特有的怪现像和低效率:如在毛泽东中国,十几亿人无不小心翼翼、每做一件事、每行一步都必须获得批准,全体人民时刻处在无谓的漫长的等待之中。于是各式各样、各行业各种事的“红头文件”满天飞。

在这些社会主义国家里,名义上一切都属于“人民”,但是实际上人民一无所有,农民没有土地,工人没有工厂。“人民”只是一个抽象的名词,谁是人民?每一个人都是人民的一份子,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代表全体人民。于是土地、工厂....国家的一切都落入了自称代表人民来拥有来管理的各级党官手中,变成了他们可以予取予携的私有财产,这就是为什么在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存在贪污腐败,特别在中国层出不穷,灭之不绝的原因。

毛时代的中国大陆,城市里肃条冷落,连一间路边小面店都要国营,店员懒懒散散,没人安心工作,顾客稀稀落落,不但消费程序繁复,费时失事,还要看服务员一付晚娘冷面孔。工厂里工人懒洋洋应付上班考勤,为的只是月底那一小点微薄的工资,完全没有任何生产主动性,积极性,大家纷纷把工厂里任何有私用价值的生产资料偷回家去制作家具,家庭用品.....使得整个国家生活日用品奇缺,无论什么东西,吃的用的一律凭票供应,共产主义没建成,倒是先建成了一个“票证王国”。“解放”几十年,所有大中小城市,除了“苏联展览舘”几乎没有任何新建筑,大城市全靠旧政府留下的一些高楼大厦撑门面,普遍一家三代四代挤在黑暗狭窄的小平房里,年轻人无房结婚,上海还曾发生为婚房闹出人命的悲剧。共产党对工人长期缺乏生产积极性,生产效率长期低萎不振,国民经济裹足不前,朿手无策。物质剌激属资本主义不能用,唯有用马列主义的精神胜利,胡萝卜.不能用,只好用皮鞭,给工人们制定严苛的劳动生产定额指标,推行经年也不起作用,一来法不制众,大多数工人不达标,你也无法惩处,有些工人拼命干,达标了超标了,得到的奖励与付出的辛劳不相称,反而被工厂官僚层层加码下达更高的指标,于是,工人阶级彻底失去任何生产积极性。

农村情况更甚,中国广大农村数千年的“各家自种各家田,收获各搬家里囤”的生产秩序被共产党一朝彻底打破,实行所谓土地全部收归国有,农民集体上工记工分,年终分配粮食现金的人民公社法则。结果全体农民都成了无地的不自由的农奴,可说是完全没有任何生产积极性。

现时有对当年中国农村“人民公社”非常生动真实的描写:早上队长书记吹哨集合训话分工,农民社员懒洋洋开工,书记队长回家抱老婆“学毛着”去了,或者去队部泡茶闲聊“研究工作”去了,全额工分照记一分不少,到年终书记队长分得最多。请看现时文字资料对当时农村情况的记载:

1958年“大跃进”后,由于实行平均分配,许多社员在家装病,三请五请不出门;劳力多人口少的农户本来是生产上的主力军,但收入减少最多,因此他们劳动情绪消沉,休息多干活少,不满地说,“共产党没良心了,说的是按劳分配,实际是谁苦战苦了谁”;山西省晋中地区太谷县有的管区有48个人拄上假拐杖不参加劳动;耕地不能及时翻好,致使出现荒地的现象(有的村竟1,500亩地都没耕)。

上述反映的情形不仅是太谷县一个地方的现象。例如,在广东新会也出现了“四多四少”:吃饭的人多,出勤的人少;装病的人多,吃药的人少;学懒的人多,学勤的人少;读书的人多,劳动的人少。有人称当时的人民公社为“三化”:“出工自由化、吃饭战斗化、收工集体化”。各地的劳动出勤率普遍下降了五、六成,劳动效率和劳动质量也普遍下降。基层干部受到影响也消极起来,甚至随波逐流,对1959年的更大跃进缺乏信心。在全国许多地方,备耕工作重视不够,肥料准备不足,耕畜养护不好。不少地方发生了宰杀和停养牲畜、禽畜的严重现象,如山东省耕牛死了四分之一,广东不养猪了等等。据李锐回忆,在1959年夏的庐山会议上,陶铸说:“九年惨淡经营,真是毁于一旦”,750万农户,70%以上养猪,一吃一死,都不养了;李云仲在辽宁金县一个生产队调查,去年有猪300多口,今年只剩了9口,鸡鸭去年几乎杀光了。

总的来说,在农民们眼中,1958年9月公社化以后东西也不分你我乱拿;公社化俨然就是“共产主义”,一切都归公了;公社化搞食堂,干部假借查卫生的名义到处搜寻粮食,致使群众害了怕,觉得社会变了样;上面是“一平二调三收款”,下面是“一愁二怕三紧张”;群众思想混乱,害怕共产。

经历过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农民实际上已经明白,“集体经济”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从此农民们与共产党离心离德,开始了他们的“反抗”和”“坚决抵抗””(毛泽东语)。这一反抗的最主要方式就是“怠工”或“变相罢工”,不生产或是不多生产,表现为出勤率和劳动效率的普遍下降,以及人为造成的田地荒芜,施肥、灌溉和耕作水平的下降。从另一方面讲,在农村经济高度“国营化”的情况下,农民也产生了依靠国家和依赖上面的思想。换言之,在国家“共”他的产的同时,他们也梦想着“共”国家和别人的产。这一时期农民的另一个反抗方式就是瞒产私分。从1959年初的情况看来,瞒产私分是相当普遍的。于是,在中国大陆毛泽东发昏地搞什么“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结果就出现了人类文明史前所未有过的1959一1962年的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了3800万人。实际上这几年的官方人口统计数据是不真实的。《当代中国的人口》一书首次指出了“三年困难时期”官方的人口统计数字不真实的问题。此外,当时很多列为“正常死亡”的人口中,很大部分实际是饥饿致死的。例如,在甘肃,“死了人还不敢说是饿死的”,对死人区分正常与非正常死亡,“是很难分清楚的”。

这一时期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当有数千万之多。另据一项对农业劳动力的统计,1961年比1957年农业劳动力减少了2000万人。

总而言之,中共大肆吹嘘的马克思共产主义“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事实证明不过是一个美梦。如前所述,工人农民没有一点生产积极性,各尽什么“能”?社会主义国家无不物资短缺,生活贫苦,甚至大饥荒饿死人,各取什么“需”?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当生产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要突破瓶颈,必需依靠科技革新,进行高产值高端生产。而社会主义公有制因为把一切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并把它们交到各级领导官僚手中,他们出于人类的自私心理,可能表面上忙忙碌碌、勤勤垦垦;背地里却忙于以权谋私捞取利益,由于缺乏诱因,他们不可能具有任何破釜沈舟采用新科技的勇气和魄力。因而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高科技竞争中必然落败。

其实,世界上大多数客观和有良知的经济学者在认真仔细地分折研究了私有制、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对比后,都得出一个结论:私有制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科学合理和最符合人性的所有制,它不但不会消亡,(只会惭趋完善和社会化慈善化),反将会持久永恒。中国古语有云:“无恒产者无恒心”,它是当今世界经济高速发展的强大动力。正如著名经济学家菲德烈海耶克(Friedrich Hayek)所言:“只有私有制和自由市场才能敏锐地觉察到市场的需求及其任何细小的变化,并迅速地作出反应,只有成功和置富的诱人前景,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社会上一切人们的生产和创造的积极性。”

世界上自由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私有制下无数成功的事例、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前后强烈的对比.....无不一一验证了上述结论的正确性。

曾经在You tube上看过一个真实的励志故事:一个出身在湖北偏僻小山村姓向的青年,因为家贫,连300元学费都交不起,没办法继续求学上高中将来考大学,却难弃读书求知识改变人生的强烈愿望,只能央求父母借货让他读中专,但是他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学英语专业,农村里的人都笑他傻瓜,学完毕业后回农村也没有用,可是他坚持自己的理想,努力学习,以优秀的成绩毕业,毕业后只身一人远去广东谋出路,几经艰辛,终于在一间小型外贸公司找到了工作,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更重要的是他一边工作,一边摸索和积累对外贸易的门道和经验。若干年后当他㽐到了第一桶金,积累了原始的资本后就独立出来自己注册成立了一间一人贸易公司,开始和外国的客户做起了外贸买卖,生意做顺了,外贸公司上了规模,他事事亲力亲为外还开始雇用了职员。最可贵的是,他并没有满足于现状,固步自封、停滞不前。他决定把利润投资到珠三角的实业工厂上,在世界工厂珠三角的佛山(中山?)购置一块荒地动手盖厂房,历尽千辛万苦,他部下一个车间主管说,亲眼看着工厂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现在己经变成一间小有名气的上百人的、拥有多个车间和多条生产线的中型电器制造厂。老板用人唯贤,管理有方,根㯫不同的产品投资不同的设备,设计不同的生产线,他自己亲身拎一个公文包飞到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去洽谈生意接订单,现在不但自己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家庭,还把老家的父毋都接出来,给他们买了高层住宅单位,让劳碌了大半辈子的老父母安渡脕年。

当然,这只是千千万万成功事例中的一个,与此同时,还有无数不为人知的失败的例子。但是我想,无论成功与失败,起码证明了人民群众破天荒地有了自由择业、自主创业的机会和可能性,比起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进步。这些活生生的事例都在向人民说明了一个无庸争辩的事实:那就是自由对于任何国家的任何个体是多么重要和宝贵;私有制和自由经济对一个国家和民族是多么重要和宝贵。

试设想一下,如果还是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公社,向先生能走出湖北那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吗?

在官僚体制下,盛行以权谋私,大城市里外语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尚且末必能找到可以一展其材的工作,向一个农村的中专学生,我估计要么难觅工作,回乡种地,要么充其量只能在乡村学校当个教师,绝无机会让他出来闯荡世界、积累经验,砥砺和磨练自己,在商海和制造工业的天地里一展其材。

这就是为什么成千上万的农村男女青年、城市里的大学毕业生们怀揣着一个改变命运和创业梦想纷纷奔向东莞、深圳等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开放地区的原因。

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啊!中国大陆今天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经济成就,不是共产党的功劳,更绝非共产主义的成功!相反,是逆共产主义而行的结果,全赖开放民营,不完全地恢复了私有制的结果。

世界公认最具远见的政治家之一英国前首相戴卓尔(陆译撒切尔)夫人2000年在美国胡佛研究所作“香港回归中国的灾难性后果”演词中说:

“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头脑。如果没有共产党统治,中国人会爆发出更多的经济潜能,创造更大的经济奇迹。因为连共产党也承认,他们的经济改革,只是给中国人“松绑”,把原来捆绑中国人的绳子松开了几扣,中国人就爆发出这么大的经济活力,如果全部松开,或者压根就不曾捆绑呢?……”

其实结论早己有了。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经济学权威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断言,如果中国没有发生日本侵略,特别是没有发生1949年的共产革命,继续维持实行自由资本主义经济,照1927至1936年的经济发展速度推测,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经济总量己可超越美国居世界首位了。

可是,共产党这么一折腾,白白浪费了几十年宝贵时光,今天比《经济学人》予言超美的80年代己经滞后30多年了,仍然未能超过美国。

那么共产革命折腾了70年,没留下什么痕迹么?不,共产党这么一折腾,实际上不声不响地对全国人民施行了前后两次全民性财产大掠夺:第一次是1949年以“革命”的名义化私为公:全国地富及自耕农的土地被没收,所有城市工商私营企业被合营被充公;第二次是1978年以“改革”的名义化公为私:许多土地被权贵集团圈占、许多国企资产经“股份制改革”落入了权贵和官二代的腰包。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共产主义的另一个伟大目标,第二个“极大”-----“人民思想觉悟极大提高”实现了没有?

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人性是可以无止境地不断改造和重塑的,通过消灭私有制和“共产主义教育”可以创造出一代完全没有个体观念,彻底“忘我”的“共产主义新人”。实现柏拉图《理想国》中所想像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完全消灭了私有制,完全没有个体的利益和存在,每一个人都是社会集体的一份子,准确地按照社会的规则而行动。”

这种谬论错在完全无视了有思想和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类,经历漫长的历史,共通的人性己得到全人类的公认,形成“普世价值”,作为一个整体,是不可能人为地任意改变改造的,企图以任何“党性”来改造普遍的人性,即使有可能在某些个体上取得局部的暂时的成功,但是在整体上、长久上是注定要失败的。

动物园的驯兽师证实,用大棒加胡萝卜确是可以短期驯服野生动物,训练它们按人类的要求做出各种指定的动作,但是如果一旦放生他们,让他们重归大自然,他们便会迅速回复本性,动物尚且如此,万物之灵的人类就更不用说了。

对此,曾经一度同情和信仰过共产主义的意大利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1920年曾断言并讥讽说:“列宁是个艺术家,其他艺术家用花岗石、金属或粘土作材料来创作,列宁则把人当作材料,试图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塑造出’一代共产主义新人“可是,他失败了,彻底地失败了。”

中国的政治狂人毛泽东更甚,狂言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全国人民,把全体中国人改造成“共产主义新人”。他在1963年带头在中国发动“学习雷锋”的声势浩大的全民运动,把一个湖南藉的解放军小兵利用假日出营为老百姓挑水、在街头免费为人理发、修鞋.....树为“共产主义新人”的光辉典范。在政治高压下,人民不得不争当“共产主义新人”,尤其中小学生,为博取老师表扬,演出各种各样真真假假的“好人好事”。以至北京街头随处可见成群挥舞小旗的学生四处搜猎“老奶奶”,一旦有老人家出现,即蜂拥而上,不管是否需要,硬拖着要“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时成了世界奇景。

几十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无日无夜、无处不在的洗脑宣传有没有成功地塑造出“一代共产主义新人”呢?看看今天中国大陆的道德沦丧,礼崩乐坏就明白了。

今天,同样在首都北京的街头,老奶奶过马路非但没有人来扶,就算是跌倒在街上,伸手求救,路人也纷纷侧目而过,没人伸出援手了。㯫说因为曾经有被救援的老人反诬救援者,路人害怕“被讹”,因而纷纷避之则吉。有老人跌倒在路中,唯一上前施救的竟只有一个外国人!中国人的这种社会道德现象令外国人瞪目结舌。

广东佛山某市塲里,一个4岁小女童小睿睿被汽车撞倒碾过,肈事司机不顾而逃,路过18人竟无一相救,致小女童失救而死。

全国上下各级官员贫污腐败己泛滥成灾,其他各种假货、有毒食品充斥市场,人心惶惶;各类骗案花样百出,层出不穷.....。

“人民思想觉悟极大提高”不但没有实现,反成了世界笑话,中国大陆彻底沦为道德沦丧,礼崩乐坏的社会。

相反地,中共成天攻击的资本主义社会人人自私自利,黄赌毒泛滥成灾、凶杀自杀不断......,以我在香港、美国这些资本主义社会生活的亲身体验,深感社会道德水准的高尚,我的结论是:社会生活水平越高的地方,社会道德水准就越高。正可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者也。

前几年,香港传媒曾详细报导,有一个黎姓小学女教师患肝衰竭,紧急需要活肝移殖救命,其在英国留学的儿子连夜赶回,惜医学参数不合未能割肝救母,第二天,市民闻知竟有十数名素不相识的香港人前来排队应征,表示自愿捐肝救人。笔者看到这条新闻消息也大为感动。试想中共在中国大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大搞群众运动学雷锋,也不过是修鞋理发挑水这类无关生命健康的举手之劳,尚且收效甚微。香港是素不相识的市民自愿捐肝救人,不为宣传鼓动,不为沽名钓誉,纯属舍己救人,捐出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啊,岂可同日而语!

世界上有一种疯狂叫集体疯狂。就是指很多人(甚至成千上万)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而不顾一切地奋斗力求达到目的(甚至不怕流血牺牲、前扑后继);有一种荒唐叫集体荒唐,就是长时间的集体疯狂,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统计,全世界因共产主义受害而死达8500万至1亿2000万人,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一倍),却居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奋斗牺牲的目标到底是何物?有如一群盲头苍蝇,乱飞乱撞,死伤无数,尸横遍野,问之,却不知因何?

苏共前总书记赫鲁晓夫之子谢尔盖.赫鲁晓夫在《赫鲁晓夫传记》中说:“从我学生时代起,我就一直努力探索,想知道父辈们为之奋斗一生的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却一直茫然无解,曾经问过老爸,却一直没有明白的答复,最后我明白了,连他本人对这个社会也是不太清楚的。”

全世界从苏联、东欧到亚洲中国朝鲜越南,再到非洲南美一些国家,超过半个地球的范围,总共十几亿人口,超过地球人口半数,被卷入这个马克思主义设想的运动,从1917年算起至今仍未最后落幕,历时逾一个世纪,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头人,而他的领袖竟然不知道目标共产主义社会是什么?

在中国,类似的情况不遑多让,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算起,他们奉马克思主义为圭臬,以共产主义为终极目标,和国民党緾斗了28年,至1949年内战获胜武力夺取政权,其间血腥残暴、死人无数(中共军头王震曾扬言:“我们的政权是牺牲了2000万人取得的,谁想要,拿2000万人头来换!”)。还未算中共篡政后,历次政治运动杀死迫死㝘死斗死饿死的几千万同胞。

可是折腾30年后,中共改弦更张,改革开放,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全国党代会上居然说:“你们问我社会主义是什么?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你们谁知道谁上来说。”

死了几千万人,居然连为什么而死都不知道?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马克思共产主义可以休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