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入侵上海 中共卖国破坏抗日保卫苏联(组图)


1932年1月,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军血战33天,日军4易指挥官,我方阵地依然巍然不动。
1932年1月,以广西士兵为主的粤系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军血战33天,日军4易指挥官,我方阵地依然巍然不动。

1932年1月,日本海军陆战队入侵上海,蔡廷锴十九路军英勇抗日,全国军民声援。而毛泽东中共竟号召“武装保卫苏联”,煽动十九路军士兵杀长官造反,推翻南京国民政府。

日军入侵上海 十九路军英勇抗日

1932年1月28日,日本海军陆战队登陆上海,在夜色和铁甲车掩护下,悍然向闸北中国驻军发动进攻。第十九路军区寿年师长率第78师率先奋起抵抗,“一・二八淞沪抗战”由此爆发,蒋光鼐任国军总指挥。未战几时,78师即伤亡600余人,仍坚守阵地不退。

一・二八抗战,蔡廷锴(右二)在前线视察。蔡廷锴、蒋光鼐、区寿年三人荣获青天白日勋章。
一・二八抗战,蔡廷锴(右二)在前线视察。蔡廷锴、蒋光鼐、区寿年三人荣获青天白日勋章。

1月29日,粤系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副总指挥兼军长蔡廷锴等将领向全国发出通电,表示“守土有责,尺地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家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在蒋光鼐、蔡廷锴的指挥率领下,在广西招募大部分士兵的第十九路军三万将士,以极其简陋的武器装备和拥有飞机大炮的日本陆海空军血战33天,日军4次增兵,总共增兵10多万,四次更换指挥官,十九路军防守的闸北阵地依然巍然不动。指挥官蒋光鼐、蔡廷锴、78师师长区寿年三人英勇抗日,荣获国民政府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

蒋介石派兵增援 全国军民声援抗日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上海民众悼念国军抗日英烈大会。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上海民众悼念国军抗日英烈大会。

“一・二八事变”发生后,身在各地的国民政府军政要员孙科、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冯玉祥、陈铭枢、张发奎等人立即发表通电,声明坚决支持十九路军英勇抗日,并呼吁中央政府派兵增援。全国各地民众,尤其上海市民的抗日爱国热情更是空前高涨,人们抵制日货,上海日本纱厂六七万工人罢工,在校学生请愿,市民们组织义勇军、敢死队,支援第十九路军抗日。

1月30日,下野后的蒋介石复出,被推选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发布通电抗日,并下令张治中指挥俞济时第五军精锐增援十九路军。2月5日,俞济时率装备精良的中央军第88师抵达苏州,协同十九路军抗日。为避免中央军嫡系在作战时可能出现不服从粤军指挥的情况,蒋介石特地致电俞济时,要求“贵部作战须绝对服从蒋(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并与友军共同进退为要”。

中共卖国“保卫苏联” 煽动士兵杀长官破坏抗日

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中共红军在山上刻下卖国标语:“武装保卫苏联”。
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中共红军在山上刻下卖国标语:“武装保卫苏联”。

当十九路军在上海英勇抗日时,中共非但没有派一人一枪支援,反而于2月2日发出《关于上海事件的斗争纲领》,号召“反对帝国主义世界大战!武装保卫苏联。革命士兵与武装民众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杀掉你们的长官,加入红军”。毛泽东中共中央并发表《宣言》,称“国民党各派军阀及中国资产阶级都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

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斗争》发表署名文章,污蔑第十九路军首任总指挥陈铭枢、现任总指挥蒋光鼎、军长蔡廷锴是“假抗日,真出卖”,“投降帝国主义,是狡猾无耻的叛卖者,用士兵的血和我们革命群众头颅去实现自己的升官发财”,并派人煽动十九路军士兵起来“脱离长官的指挥”,组织士兵委员会推翻总指挥蒋光鼎、蔡廷锴,夺取军队的各级指挥权。

“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建立伪“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分裂中国,发行列宁头像的伪货币。
“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分裂中国,建立伪“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发行列宁头像的卖国货币。(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莫斯科共产国际书记处于2月11日给中共中央发来指示:“逮捕国民党军队投降的高级军官卖国贼,推翻南京国民党政府,宣布自己为革命的群众政权。”

中共假抗日真卖国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

在日寇侵华,民族危难期间,毛泽东要求中共军队“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毛泽东外交文选》)

国难期间,共产党在延安种鸦片,办舞会。其所谓游击战是“游而不击”,八路军和新四军甚至勾结日军,屡次偷袭抗日国军。抗战期间,中共没有一个将军战死在抗日战场。左权是病死的,也有资料揭露说是被中共自己人整死的。新四军彭雪枫是在偷袭国军的战斗中死亡的。

中共宣称的所谓“平型关大捷”,只是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副司令长官黄绍竑上将总指挥的“太原会战”之一小部分。林彪所部只是袭击了日军后勤辎重队,消灭几百名日军。彭德怀指挥的“百团大战”,实际上是扒铁路、炸碉堡的游击袭扰战,消灭不足上千日军,还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

蒋介石侍卫长、国军前参谋总长、国防部长郝柏村这样评价中共的抗战贡献:“‘平型关’、‘百团大战’是他们认为最了不起的贡献,如此而已,从整个抗战来说,不到百分之一!”

中共官方刊物记载,毛泽东至少六次感谢日本侵华。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与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黑田寿男会谈,谈及1956年时,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理事长南乡三郎时谈到:“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所以日本军阀丶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毛泽东文集第八卷》)

1950年代,毛泽东接见来华访问的日本客人说:“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30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120万。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毛泽东外交文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