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生:无论肤色种族 全体香港人都愤怒!(图)


香港16日的反送中游行队伍中,有人手持代表占中运动 的黄雨伞
香港16日的反送中游行队伍中,有人手持代表占中运动 的黄雨伞。(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6月17日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周六(15日)宣布,无限期“暂缓”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但因她拒绝撤回法案,加上认同警方把示威学生定调为“暴动”,进而激发香港民怨,(16日)200万人愤而上街游行抗议,引发全球关注。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今天(17日)继续发起“罢工、罢课、罢市”的“三罢”行动,要求林郑下台,撤回恶法

《自由亚洲电台》昨日采访了一位全程参与并见证了这一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的香港大学生戴维(David Ng),亲自讲述了今次游行抗议中的切身感受。

戴维在16日抗议活动结束的夜间11:30左右回到家里,他回忆当时离开的地点在港府总部、立法院大楼附近一带。记者询问他离开的时候,当时周围的情况如何?

戴维说:离开的时候已是深夜,但仍看到当时周围还有大片的示威者在留守。保守估计人数超过十万。总体游行人数,非常可能达到200万人以上。

记者:你们周围的警察表现如何?

戴维说:因为612事件遭遇非常强烈的反弹,香港市民全体都极度的愤怒!今天香港警察应该不敢使用武力,因为我们是完全和平的游行,他们已经没有借口使用武力。但他们在游行的过程中,仍然刁难示威者。

记者:他们是怎么阻挠你们呢?

戴维:他们阻挠的方式比如在4条行车线的道路上,他们只开放两条。所以我们经常需要非常强烈地要求警察马上开道。我在这次行程中,是走主干线的。我有十几次大喊让他们开道,我每次要喊两分钟,他们才开道。

记者:你在人流中看到的参与者主要是一些什么人?

戴维说:上次有非常多的成年人和年轻人走出来,这次看到的人已经和上次(6月9日)完全不一样。因为612血腥镇压的问题,已经激起了全香港人的强烈愤怒。“所以这次游行我亲眼所见,全香港无论肤色、信仰和族群,几乎全部参加。”

他还提到在维多利亚公园出发的时候,有二十多个香港的佣工,是菲律宾人和印尼人,都在用扩音器喊着,“林郑下台”。附近听得见的上万人,全部马上呼应。

还看到许多商界人士,坐着电动轮椅,后面挂着“香港孩子,不是暴徒!”还有用白花纪念昨天牺牲的那位烈士。很多在香港的一些白人,也都跟我们一起喊,“香港加油!”或许他们未必知道“加油”是什么意思,但他们看见我们在喊,也跟我们一起喊。

记者:白人、菲佣都参与是因为《逃犯条例》的修订也会影响到他们,是吗?

戴维说:逃犯修订影响的不仅仅是居住在香港的人,其实影响的是全世界。这个条例的追诉期是无限的,而不只是法律生效之后。中国是一个没有司法独立的国家,而且是共产党的党国。如果一个人说了一些共产党不喜欢的话,他哪怕是外国人,他如果到香港停留,他都可能会被逮捕,这种威胁是针对所有人。

记者:有些人认为,香港人对这种威胁的估计可能过头了。他们认为香港还是一个法治社会,有自己的法治传统,引渡还是要由法院来决定,这样可以大大减低大陆政府对整个过程的操纵。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戴维:所谓高估威胁,是完全错误的。依照现行香港政府提出的修订,法官的把关作用是微乎其微的。香港特首对北京的引渡要求说不,其实现在的行政长官林郑对北京的压力是完全无法抵抗的。

直接点说,就是修订通过之后,北京想要什么人,它就能从香港带回什么人。所以完全没有任何低估。

记者:香港政府在周日晚上8点发表了一个致歉声明,您怎么看这个声明?

戴维:对这个声明,不止是我,还有我当时同行的20几个朋友,都给予非常负面的评价,声明除了毫无诚意的道歉和打官腔之外,没有做出任何实际的承诺。比如:我们要求法案撤回,他们没有说撤回,而是说暂缓,这也就是说,它随时可以再推,只是现在停止而已。

第二,它完全没有改变对612暴乱的定性。第三,它完全没有说释放无辜的学生和伤者。第四,对于手无寸铁的香港市民开枪镇压,没有做出任何责任的追究。

我们认为,这次行动一定要有背后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以及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等四人必须下台,对《逃犯条例》修正案的提出,以及暴力镇压的整个决策付起完全责任。

记者:在612事件中有警察对市民开枪,至少是橡皮子弹,有人认为这些并不是真正的香港警察,并提供了部分证据,认为是大陆来的黑警。作为示威者,你们怎么看这种说法?

戴维:612当天大陆的无论是公安,还是武警,混入的可能性非常大。我提几点:

第一,香港警察必须有委任证,在对方要求的情况下,他必须出示这个委任证,否则他就不是警察。但很多香港市民要求当时穿着警服的人出示委任证,他们没有出示,他们实际已经违法,很有可能他们根本出示不了。

第二,香港的警察出警的时候,是要求佩戴警号的。但那里的很多警察是完全连警号都没有。

第三,当时有位警察,我们查出来他的警号是属于一位女性总督察,但问题是,那个警号现在是由一个男性佩戴。

第四,有些警察的用语完全是大陆口音。我们有当时的录影,有很多警察,他们是用普通话下命令的。而且他们的用语是说,“你问我的长官。”但这个词是大陆用词,香港人从来不说“长官”这个词,我们会说上司。

我们也要求他们开口说话,结果他们开口时,口音非常怪异,是一种不咸不淡的广东话,完全不是香港警察说话的那种语言。而且有个白人记者要求不要对他喷胡椒水,但警察照样喷。这说明他不懂英语,在香港,不懂英语,是不能当警察的。

记者:这样的游行将会对香港未来的政治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包括会影响到立法院选举吗?

戴维说:这会重创现任林郑政权的管治威信。我认为有两种可能的走向,一是,她可能为此负责、下台;二是,如果共产党坚持的话,她可能不会下台。但从现在开始,以后三年内,她的政府施政可能非常困难,因为她们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香港人基本的尊重和信任。

这种情况对于现任立法院建制派议员,也就是亲北京派,也是极端不利的,因为这次不得人心的修法得到绝大多数建制派议员的支持。所以,下一次的区议会和立法院的选举中,民主党派的席次会有相当程度的增长。

记者:您离开游行地点的时候,还有10万人守在那里,他们后续有什么计划?戴维说:因为我不是他们,他们有他们的意志,我无法帮他们回答。每个人都是作为自由的灵魂参与这次游行,没有人能控制他们。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