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末日气氛弥漫 习近平打破惯例亲自安抚(图)


习近平和李克强
习近平和李克强(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共当局日前举行会议大搞所谓“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的个人和集体表彰,习近平罕见首次现身这一会议,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引起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中共官场已陷入严重怠政和末日气氛中。

中共官媒报导,中共“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表彰大会,于北京时间6月25日举行,习近平现身表彰大会。

据悉,这是中共最高领导人首次现身上述表彰大会。此前,历届公务员表彰大会,均由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出席。

官方报导显示,习近平之外,李克强、王沪宁等两名常委,以及同为中共政治局委员的中组部部长陈希、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和中办主任丁薛祥也有现身表彰大会。

这次习近平破例现身表彰奖励公务员的背景是,今年中共政权步入70周年之际,在国内民怨沸腾和美中贸易战等内忧外患之下,使其陷入“逢九必乱”和“七十大限”的恐慌当中,不断加强维稳严控。但官场沉疴不愈,不但贪腐未除,怠政也到了古今未有的境地。

反腐不动总后台 越反越腐 

习近平上台后反腐超过6年,根据中纪委的统计,在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间,共查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十九大至目前,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70余人。2018年1至9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46.4万件,处分40.6万人。以中管干部为例,2018年前5年平均每年查处的人数是88人,2018年被查处的人数有约20%的下降。

分别有205名正式成员和171名候补成员的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在其五年任期内有近10%落马。其中政治局委员1人(孙政才),中央委员17人,候补委员17人。

但外界发现,在一党专制之下,反腐中上来的官员同样是腐败官员,不少贪腐淫乱丑闻在海内外流传的高官仍然受到重用。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众多权贵家族,并未被反腐运动触及。

据反腐败监督机构“透明国际”2017年3月份发布一份调查报告说,中国有73%受访者认为,虽然习当局开展了反腐行动,但是中共的腐败情况却变得严重了。

同时,官场出现严重的怠政情形。

当局整治官僚主义现反效果 怠政成政权另类危机

中共《新华每日电讯》去年6月份刊文指责基层官员出现“混日子”暗流,许多人身居一线有“退休情结”。

公开的陆媒报导显示,近年整个中共官场怠政懒政乱象频现。官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中共官媒曾多次报导,总理李克强自上任以来,时常因为“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员怠政等“经常发火”。据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强发火时,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今年3月5日的两会上,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讲及官员怠政等老问题,被指似乎火气很大。

据《朝鲜日报中文网》今年4月报导说,习近平政权旨在铲除官僚主义、提高工作效率而展开的反腐败运动反倒带来了加强官僚主义的负面效应。官方时不时召开的“反腐学习会议”,却更热衷于思想检验。

报导引述引述《天津日报》披露当地的实际情形是,在天津的公务员之间出现了“每天出席会议,没时间工作”的言论。而这种情况其实在中国各地官场都很普遍。许多官员对于反腐整改的响应明显是任务式和敷衍了事。公务员消极怠工的态度已经蔓延开来,以致中小企业贷款审批等各项行政程序也出现了推迟。

“怠政”“懒政”被认为是各级官员对反腐的一种另类抵挡方式,正成为让当局无计可施的政权另类危机。

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早前撰文表示,中共反腐以来官员对高层的反腐行动极度不满,出现耳语诋毁和消极怠工。他们怀念江胡时代“用腐败换合作”的方针,对近年来“用反腐逼合作”的方式百般抵触。但中共官员有二心,不是与专制有二心,而是与反贪有二心。

程晓农文章指出,对中共高层来说,官员们的新“行为模式”构成了当局的政治风险,其要害不仅仅在于挽救经济的意图难以落实;更重要的是,中共现在面临的风险,最大的不是民间广泛存在的不满和零星的反抗,而是经济风险,因为后者是全局性的。中国经济已进入下行状态,而在集权体制下,推动经济的主要手段,要靠各级官员运用高层提供的政策工具,设法在各地营造经济增长的机会。如果各级官员普遍消极怠工,则当局试图缓解经济下行压力的种种设想就可能落空。

文章揭示,现在官场与高层的关系已从江胡时代的“上下同心、闷声发财”之“同伙”关系,重回类似于毛时代的那种“猫鼠”关系,“众鼠惧一猫,猫在鼠愁困”。而现当局对官员们的离心离德其实也心中有数。

中共官媒罕见暗示官场如晚清

中纪委官媒《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今年1月22日刊文,列举了中共官场的弊病,罕见以晚清官场做比照。

文章指,“打太极”是中共官员从政的潜规则之一,哪怕民声鼎沸的问题,官员往往会用一句“这个问题很复杂”的话,推脱责任和敷衍问题;即使当局出台政策,也会被官员以“不完整”“不科学”“不实际”等各种理由不予理会。

在文章列举的弊病中,还有中共官员“有好处就上、有利益就占、有空子就钻、有风险就逃”等。

文章专门提到偷奸耍滑、虚伪浮夸的“虚功之法”,以陕西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为例,称因陕西官场阳奉阴违,习近平不得不作了六次批示。

文章还特意比照晚清咸丰帝时,曾国藩曾上书,痛陈官场积弊,“京官之办事通病有二,曰退缩,曰琐屑。外官之办事通病有二,曰敷衍,曰颟顸。”

“裸官”盛行 末日气氛弥漫

近年中共官场“裸官”成为热词。

港媒《争鸣》2017年4月号曾披露,据被列入中共防扩散的资料显示: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5人(包括已被开除的)、中央候补委员171名(包括已被开除的),其中至少有115名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161名(包括已开除的),其中有40多名常委有子女在外国持有居留权或持有外国国籍。

据港媒《争鸣动向》2017年10月号合刊披露,在中共十九大前,地方、部委、机关单位换届已告一段落。被审查出的“裸官”比原评估30万多近三倍。超过一百万人。其中党员干部“裸官”四十八万五千多。广东、福建、江苏、上海、北京都超十万人。

2015年5月16日,时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曾在中共党媒撰文,公开承认现时中共官员“身在曹营心在汉”,家属、钱财转移到国外,随时准备“跳船”。

美国之音曾援引中国学者表示,“中共贪腐官员习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置业,转移偷窃到的民脂民膏…他们一直在做沉船前安排……。”

一名官二代日前对海外媒体大纪元说,中共的统治阶级有一个特点,他们特别顾及自己的家族,一有风吹草动就跑路,为了自己的家,不管你民族国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