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古卷】安心之法(组图)

2019-09-06 16:46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聪训斋语》是一部家训随笔。《聪训斋语》的作者张英,字敦覆,又字梦敦,号乐圃,又号倦圃翁,安徽桐城县人。清朝大臣,名相张廷玉之父。

张英于康熙六年考上进士,授编修官,历升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居官勤俭谨慎,对民生疾苦、四方水旱知无不言,深获皇上倚重。曾受命总裁纂修《清一统志》、《国史方略》、《渊鉴类函》、《政治典训》等书。

历代著名家训中,有一本为曾国藩在家书中所极力推荐,那就是张英的《聪训斋语》。本文摘录数段其家训内容,以飨读者。


富贵贫贱总难称意,知足即为称意;山水花竹无恒主人,得闲便是主人。

(一)读书可以增长道心,为颐养第一事也

张英开篇就提出:“圣贤领要之语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危者,嗜欲之心,如堤之束水,其溃甚易,一溃则不可复收也。微者,理义之心,如帷之映镫,若隐若现,见之难而晦之易也。”

张英进而指出,“人心至灵至动,不可过劳,亦不可过逸,惟读书可以养之。每见堪舆家平日用磁石养针,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

“圣贤精要的话语说:‘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嗜欲私心,是最危险的东西,就像被堤防束缚着的流水,极其容易溃败氾滥。一旦崩溃,便难再收拾。天理道义,则如帷幕遮蔽的灯光,若隐若现,影影绰绰,难以看到,容易隐藏起来。”

“人心十分灵动,不可以过于疲劳,也不能够太过于安逸,只有用读书来养护。经常看到风水先生,在平日里用磁石养护罗盘上的铁针,书籍是养护心灵的第一奇妙之物。闲适安逸、无事可做的人,整日不读书,则日常生活中便没有了寄讬。眼睛没有了安顿的场所,势必心意颠倒错乱,妄想嗔怪。身在逆境,不能快乐;处于顺境,也不幸福。”

“有福的人,以读书相辅;无福的人,要生出其他异想。”

“从来不如意的事情,在不读书的人看来,似乎就自己倒楣、遭遇困苦,极其难忍受,殊不知在古人中,不如意的事,有比此更严重百倍的,只是未细心察觉而已。”

“即如东坡先生,死后多年,得到南宋高宗、孝宗欣赏,诗文刊布,名震千古。但生前提心吊胆,担心谗言中伤,艰难窘迫,辗转迁移,在潮州、惠州各地,爱子苏过光脚涉水,住在牛栏旁边,这是何等困苦的境地!又如白居易,老年丧子无嗣。陆游暮年,生活贫困,忍饥挨饿,这些在书本上都有记载。他们哪个不是极有名望的人,却都有这样的遭遇!”

“心志专一,静心观察,则人间不如意事,可以涣然冰释。如若不读书,则只看见自己遭逢很苦,而心生无穷抱怨气恼,烧灼不息,难以平静,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何况,荣华富贵之事,古人也多曾有,气焰显赫,转眼间一片干净。所以,读书可以增长悟道之心,为颐养第一重要之事。”


只有圣贤、仙、佛,没有世俗中人这几等毛病,因此常能保全快乐之身。

(二)圣贤仙佛,皆无不乐之理

常保快乐的心境,普通人是不容易做到的。张英指出了世人之所以感到痛苦的原因,“若庸人多求多欲,不循理、不安命;多求而不得则苦,多欲而不遂则苦,不循理则行多窒碍而苦,不安命则意多怨望而苦。是以跼天蹐地、行险侥幸,如衣敝絮行荆棘中,安知有康衢坦涂之乐?”

“圣贤、仙人、佛陀,都没有不快乐的道理。世上那些一辈子忧愁烦恼、失意不高兴的人,必定是不懂得养生,缺乏情趣的人。孔子说‘乐在其中’,颜回贫困不改其乐,孟子以上不愧对苍天、下不愧对别人为乐。《论语》开篇说悦、乐,《中庸》谈‘无入而不自得’,二程、朱熹教导人寻觅孔子、颜回乐的所在,都是这个意思。”(注:无入而不自得,意为君子能够安于本分,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能安然自得。)

“像世俗大众,多有贪求私欲,不遵循规律,不安于命运。多贪求而不能全部得到便痛苦,多欲望不能一一实现便痛苦,不遵循规律便举动多遇阻而痛苦,不安于天命便心中多有抱怨而痛苦。因此,惶恐不安,冒险求利,正如身穿破烂的棉絮走在荆棘丛中,怎能知道还有走在康庄大道上的那般快乐?”

“只有圣贤、仙、佛,没有世俗中人这几等毛病,因此常能保全快乐之身。”

“白香山字乐天,我暗自羡慕他,因此自号乐圃。圣贤、仙、佛的快乐,我哪敢奢望?私下盘算,拟营建如白居易履道里那样的园亭,山谷清幽,效仿白傅在《池上篇》中描写的‘有叟在中,白须飘然,妻孥熙熙,鸡犬闲闲’那种快乐而已。”(注:白傅即白居易。)


书籍是养护心灵的第一奇妙之物。

(三)富贵贫贱总难称意,知足即为称意

人生难料,世事无常,总觉意难平,不称意。张英因此拟了一幅对联以应之,令人拍案叫绝。

“我拟定一幅对联,打算用来挂在粗陋的堂屋中:‘富贵贫贱总难称意,知足即为称意;山水花竹无恒主人,得闲便是主人’。”

“对联的用语虽然浅俗,却包含极精深的道理。天下名山胜水、名花美竹无数,大体而言,富贵的人为名利役使,贫贱的人被饥寒役使,总是没有闲情逸致顾及这些,只能付之长叹罢了。”


中间方寸心境,常常空虚澄净,光亮清晰,断然不让各种情绪进入,所以心中常常觉得宽绰干净。(以上图片来源皆为Adobe Stock)

(四)安心之法

张英讲求安心之法:“凡喜怒哀乐劳苦恐惧之事,只以五官四肢应之,中间有方寸之地,常时空空洞洞、朗朗惺惺,决不令之入;所以此地常觉宽绰洁净。”“予制为一城,将城门紧闭,时加防守,惟恐此数者阑入。亦有时贼势甚锐,城门稍疏,彼间或阑入,即时觉察,便驱之出城外,而牢闭城门,令此地仍宽绰洁净。”

“我从四十六七岁以来,修习研究安定心情的方法。一切喜怒哀乐劳苦恐惧的事情,只是用五官四肢去应对;中间方寸心境,常常空虚澄净,光亮清晰,断然不让各种情绪进入,所以心中常常觉得宽绰干净。”

“我为心境制作一座城池,将城门紧紧关闭,时刻严加防守,唯恐这几种情绪擅自闯进。也有些时候,这些情绪势头很猛,城门稍微松弛,它们也偶然闯入,即刻发现,便将它们驱赶到城外,又牢牢关闭城门,令此心境仍然宽绰干净。”

“然而心境以外纷扰之事不断,主人居住其中,还没有获得浑然忘我天真混沌状态的快乐。倘若得以辞官还乡,看见山的时间多,看见人的时间少,如空潭碧落一般的心境,或许可以相近了。”

(参考资料:清・张英,《聪训斋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