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贾下凡神通大显 除妖救人按时归天(图)

2019-09-19 06:30 作者: 华翰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龙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是象征吉祥。
龙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是象征吉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婺州参军(职名)王贾,本是太原人,移居于覃怀,而祖先的坟茔则在临汝。王贾自少聪明颖悟,没有什么过失,沉静少语。他十四岁时,忽然对哥哥们说:“不出三天,家中将有恐惶之事,并且还要有大丧。”过了两天,宅中起火,延烧到堂屋,祖母年迈,受到惊吓,栽到床下而死。哥哥把王贾的话,告诉父亲、伯叔们。他们讯问王贾,王贾说:“这是我占卜后,知道的。”接着他又告诉父亲、叔伯说:“太行山南,泌河的河湾中,有两条龙居住着。你们要想认识真龙,就一起去看看吧。”

大人们生气地说:“你这孩子胡说八道,骇人听闻,应该挨鞭子!”王贾跪下说:“确实有龙,所以我请您们去看。”长辈生气地说:“这小子好胡说,我们一起去。”王贾请他们准备雨衣。于是大家来到泌河河湾水深之处,王贾下水,用鞭子一划,水便分了开来,水下有大石,有两条龙盘绕着,一白一黑,各有数丈长,见了人,龙就冲上天空。长辈们大惊,瞻望了很久。王贾说:“既已看过,该回去了。”就用鞭一挥,河水恢复如故,而云雾昏冥,雷电将至。王贾请诸父叔辈,赶紧驰回,大家奔驰了不到一里地,便大雨如注。这时,大家才知道王贾不是常人。

王贾十七岁时,进京去考孝廉,中第之后,便娶了清河崔氏。后来他被选任为婺州参军,返还时,路经东都洛阳。王贾母亲的表妹,去世已过一年,常在灵帐中发话,处置家事,儿女仆婢们,都不敢为非作歹。鬼魂还常索取饮食衣服,有时没有满足,便加责骂,亲戚们都觉得这事很怪异。王贾说:“这一定是妖怪!”他便拜访姨家,吊唁姨母。早一天,鬼魂已对诸子说:“明天王家的外甥要来,不要让他进来,这小子太爱管闲事,惹是生非!”王贾来到门口,不能入内,便召来老仆人,对他说:“宅内说话的,不是你家主母,乃是妖魅。你只管悄悄告诉你主人,让他允许我入内,我会为他们除去这妖魅。”家人们一向为这鬼魂头疼,就悄悄讲给少主人。少主人也明白了,就邀请王贾入宅。王贾拜吊完毕,便向着灵帐说道:“听说姨娘去世以后,大有神灵,言语如同旧日。今日我特来谒见姨娘,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妖魅不应声,王贾又道:“今日特意拜见,姨娘如若不说话,我就不离开,便住在这里了。”妖魅知道推脱不过去,就在灵帐中说道:“甥儿近来好么?谁想到分别之后,便生死绝隔呢。你没忘记我,还能来访,真让我愧不能言了。”便涕泣而语,全是姨娘活着时的声调,诸子听了,都号泣起来。姨娘让他们准备酒食,让王贾坐在灵帐之前,相对饮酒,慇勤不止。酒醉之后,王贾便请求道:“姨娘既有神异,为什么不让我看看您的容貌呢?”鬼魅说:“阴间阳世,路途隔绝,何必还相见呢?”王贾说:“姨娘如果不能现全身,那就请露半面吧。再不然,露出一手一足,让我看看。如若不肯呈现,我就不离开。”鬼魅被苦邀不止,就现出了左手,只见手指宛然是姨娘的手,诸子又号泣起来。王贾便上前抓住那手,鬼魅惊呼诸子道:“这外甥无礼,为什么不放开手?”诸子还没来得及上前,王贾便突然拉住那手,摔到地上,鬼魅还在哀叫,又接连摔了几次,鬼魅便断气了,它原来是只老狐狸!鬼魅既已现形,裸体无毛,王贾命人用焚化,从此再也没有鬼魂说话了。

王贾来至婺州,因为有事到东阳县。县令有个女儿,被鬼魅迷惑,已有多年,医生也束手无策。东阳县令邀请王贾到宅中,摆设茶果款待,而不敢提这事。王贾心里知道,便对县令说:“听说您的女儿,被鬼魅所迷,我该为您驱除掉。”于是画了桃符,让放在那姑娘睡觉的床前。姑娘见了桃符,就哭着骂起来,过了一会儿就睡熟了。有一只大狸猫,被拦腰斩断,死于床下。县令女儿的病,也就好了。

当时杜暹,担任婺州参军,与王贾为同列,很谈得来。王贾与杜暹为同部所管,去洛阳公干,经过钱塘江,登罗刹山,观浙江潮。他对杜暹说:“大禹真是圣人,当他治理洪水时,就用金柜玉符来镇压川渎。如果这杭州城不受镇压,现在就快要淹没了。”杜暹说:“你怎么知道的?”王贾说:“这石头下就是,我们一起下去看看。”便让杜暹闭住双目,拉住他的手,叫杜暹跳下。等杜暹睁开眼,已经到了水底,空旷处如同厅堂,有个大石柜,高达丈余,上着锁。王贾用手把锁打开,掀开盖子,拉着杜暹的手登上,一起跳入柜中。里面又有一个金柜,高约三尺,用金锁锁着。王贾说:“玉符就在这里面,但世人不应看见。”杜暹看完,王贾又拉住他的手,让他腾跃。杜暹只一跃,就已回到岸上了。王贾与杜暹相熟之后,便对杜暹说:“你有宰相的命禄,应当自爱。”便把杜暹将来历任官职以及年寿,都详细讲述。杜暹后来升官拜相,一如其言。

他们一起到了吴郡,停泊船只,而王贾的女儿正好夭折,她已经五岁了。母亲抚尸哀恸,而王贾却不哭。杜暹很敬重王贾,互相引见妻儿,如同一家。于是王贾当着妻子对杜暹说:“我是第三层天上的人,有了罪过,被贬谪为凡人,二十五年。如今期限已经满了,后天就要动身。这女孩也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早夭。我妻子崔氏,也不是我的妻子,他是吉州别驾李某的妻室,只因时岁未到,李某还不该娶她。因为世上的人,都应该有妻室,所以司命君,就暂且把她安排给我为妻。我如今期满,妻子不久就要嫁给李家了。李某有几任三品禄命,要生五个孩子。凡人不知这些,何必乱哭一气!”妻子早就知道自己丈夫灵异,便停住哭声,请求说:“我正在年轻,你怎能忍心舍弃?况且酷暑时走在途中,我这样孤苦伶仃,请把我送到洛阳,得个安顿。路上的人还应该怜悯,何况有室家之好,你竟忍心遽然相弃么?”王贾笑而不答,使命人打造棺具,把女儿放在里面,再置于船舱中。他又嘱讬杜暹以身后之事,说:“我死之后,要做一只素棺,用漆弥塞其缝,带到我祖先的坟茔,和这女孩一起,同葬墓中。入殓之后,立即启程。行至宋州时,我妻子的伯父,担任宋州别驾。一定会留下他侄女,你就听由他。到了冬初,李某必然作为上迁官吏入京,途中与崔氏的伯父相见。他是崔家的旧友,那时就会求亲,崔别驾必然会把侄女嫁给他,这事已经是天定的了。”杜暹应承了。而王贾的妻子日夜涕泣,请求他再多留些天,而他始终不应声。

到了那天,他沐浴完毕,穿上新衣,到日暮时召来杜暹,相对倾谈,过了一会儿,他躺卧下,便辞世了。杜暹哭得很悲恸,为他穿上朋友的丧服,按他说的入殓。行至宋州,崔别驾果然留下他的侄女。杜暹行至临汝,便厚葬王贾和他的女儿。这年冬天,李某来到宋州,要求娶崔氏,崔别驾就把她嫁给了李某。杜暹后来做了宰相,历任之事,都如其言。

(事据古代《纪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