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自称“无产阶级”奢糜霸道生活令人咋舌(图)

2019-09-19 08:37 作者: 土车阿里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青与康生作威作福
文革期间,江青与康生作威作福。(网络图片)

随着江青当年秘书们回忆文章的问世,公众逐步看到了自称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江青的奢糜生活。

江青,毛泽东的第四任妻子。1954年,江青的工资是十四级,没有叶子龙高(李家骥、杨庆旺:《领袖身边十三年:毛泽东卫士李家骥访谈录(上、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

1968年3月,林彪出面将江青的行政级别一下子从九级提升到五级(引自:图们、肖思科:《特别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受审实录》,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163页)。十四级到九级是啥时变化的,公开资料目前还没有查到。

在文革之前,江青并没有多少工作可做。她是毛泽东的生活秘书,主要工作是生活方面照顾毛泽东。江青闲得发慌,每天就由男卫士和女护士陪着她打扑克消磨时间。1948年江青训斥毛泽东身边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工作人员的话:“你们的任务就替我们服务。我们高兴了,就是你们工作做好了。我们不高兴,就说明你们工作没搞好。”言简意赅地表述清楚了毛泽东、江青,与身边其他人的所谓上下级关系,实质上就是主仆关系。

无论是在陕西米脂县的杨家沟,还是在河北平山的西柏坡,伺候毛泽东工作做得出色的江青,懒到连近在脚边的暖水袋都懒得自己去拿,按电铃让战士进来拿起来交给坐在炕床上的她。在杨家沟的时候,卫士张天义伤感地说:“形势刚好转,她就这样了。要是夺取了最后胜利,她……唉!”(李银桥、韩桂馨:《在毛泽东身边十五年》)。

到了毛泽东酝酿、发动文化大革命,江青的工作重点转移了,毛泽东生活的事情她管不着了,但是两人政治上结合紧密了。1966年5月28日江青当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副组长。虽然是副组长,实际上江青说了算,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妻子、旗手、代言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陶铸,私下对自己的夫人曾志说:“你不知道,江青对我们,经常像训孙子那样的训斥,总是用命令的口吻,真让人受不了!”(曾志:《一个革命的幸存者——曽志回忆实录》)。

在1969年4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前,江青连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也不是。可是中共九大结束的时候,江青跨过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三个殿堂,坐火箭直升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殿堂,得到一个非比寻常的政治地位。这次江青坐火箭,肯定是毛泽东拍板定案。

毛远新,毛泽东的亲侄子,1965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1968年5月,毛远新一跃而为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沈阳军区政委。当时,辽宁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兼沈阳军区司令员是陈锡联,军区第一政委是曾绍山。论职位,论资历,毛远新都无法与陈、曾相比,但是,因为毛远新是毛泽东与江青都视其为亲儿子的亲侄子,连陈锡联、曾绍山也对他恭恭敬敬,唯唯诺诺。毛远新实际上成了东北地区的太上皇。

1975年2月26日,毛远新决定屠杀质疑毛泽东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种种做法的张志新。

1975年底,毛泽东病情日重,讲话吐字开始含混。毛远新应召进京,担任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成了毛泽东最高指示的发布官,其地位堪称“毛泽东一人之下,全中国亿万人之上”(福存、王永昌:《人民的审判——审判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安徽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李讷,毛泽东最小的女儿,1966年北京大学毕业,1967年8月被指定为权势赫赫的《解放军报》总编辑。

在塑造毛泽东伟大形象的2003年版《毛泽东人生纪实》书中,说毛泽东很重感情,但却特别反感任人唯亲的腐朽作风。对于那些可能求情的亲戚朋友的到访,他说:“我现在当大官了,如果翻脸不认人,人家就会说共产党无情无义,何况有些人过去还帮助过我,帮助过我们党呢。如果有求必应,那就成了国民党的样子了。我们共产党如果像蒋介石他们一样搞裙带关系,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久而久之,就会脱离群众,就会垮台。”他定了几条原则:“凡是要来北京看我的,一律谢绝。如果不听,偏要来,路费由他自己出,来了我也不见,公家也不接待。凡是要求我找工作的,我这里是‘四不主义’:不介绍、不推荐、不写信、不说话。”实行了如此不带人情味的措施,毛泽东的家乡很少再有人来(中央文献研究室科研部图书馆:《毛泽东人生纪实》)。

对于毛泽东对亲戚朋友的冷漠,对江青、毛远新、李讷等的关照,钟波先生曾写成一副对联:“薄情寡义待亲朋,鸡犬升天带妻女”进行概括。他认为其实关键的原因,在于那些亲朋不能帮助毛泽东谋私利,所以他薄情寡义对待他们,顺便赚一个“大公无私”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而江青、毛远新、李讷就完全不同,既是至亲,还能够帮自己谋私利,带他们鸡犬升天又何妨。他简单举例来说明:1966年文革浩劫大风起,江青作为毛泽东的夫人、旗手、走狗,为毛泽东谋私利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摇旗呐喊、罗织罪名、捏造罪状,立下何等功劳,让她坐火箭直升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殿堂,是毛泽东对她的最好奖赏。十年间奖赏了江青38万元人民币和两万美元,对于毛泽东而言,不但不会有伤筋动骨的痛感,反而会有一种随手扔点骨头喂宠物狗的快感吧。江青在1980年受审判的时候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你们打狗也得看主人面呀!”

与超级特权沾不上边的数亿中国人,肯定难以想像江青享受的天堂般的幸福生活。

钓鱼台,昔日为帝王游乐休憩的行宫,是北京著名的园林之一,迄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它始建于金代,章宗皇帝(公元1190至1208年)在此建造别墅“万柳堂”,成为盛极一时的游览地。明代,这里也曾是皇帝的别墅。清代乾隆皇帝在此修建了“望海楼”,并亲笔题诗立匾。1958年,进行了大规模修建,建成中外闻名的钓鱼台国宾馆,成了政治、经济、外交活动的重要场所。这是一座幽静高雅的园林别墅式建筑群。园内甬路弯弯,湖面粼粼,树木葱葱,荷叶田田。沿湖十六座别墅中的每一幢楼房,周围都是林木环抱,鸟语花香。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权力很大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主要是江青,看中了这一建筑豪华,环境幽静,风景秀丽,活动空间极大的国宾馆。文革小组的办事机构设在16号楼,组长陈伯达住在15号楼,顾问康生住在8号楼。江青先住在6号楼,后又住11号,再往后住10号楼。张春桥、姚文元合住9号楼。

江青每天下午一时左右起床(这叫早晨起床)。

江青起床前,先打铃通知护士。护士听到铃声,把事先准备好的漱口水、麦片粥用托盘端到江青的床边,轻轻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然后,拉开半边厚窗帘,透进一点光亮。

江青穿着睡袍半躺在床上,护士帮助她漱完口、吃完粥,换上另一件睡袍,由护士搀扶到卫生间解大小便,洗手、洗脸。洗完以后,脱去睡袍,穿上衣服,到办公室看文件。

办公时,江青还吃一次水果。办公的时间多则一个小时,少则几分钟。然后,打铃通知警卫员准备散步。散步除步行外,坐汽车、骑马也算。散完步,到17号楼,不是打扑克,就是看电影,有时还打打乒乓球。

江青下午4时左右回住楼吃午饭,上床睡午觉。6时左右起床后,中央有会去参加会;没有会,看半个小时的文件,又到户外散步或骑马,到17号楼打扑克、打乒乓球。约8时左右回住楼吃晚饭。

晚饭后,江青通常是约上陈伯达、康生、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到17号楼看外国电影。有时还约上影视界的导演、摄影师及著名演员陪看,说是叫他们学习外国的摄影、灯光和表演艺术。看外国的原声影片时,就请来外文翻译,边看边给她翻译。偌大的礼堂,往往只有四五个人看电影,有时只有江青一个人看。有时看一部片子,有时看两部片子,有时抽出几部片子中的几本看。

如果江青出去参加会议,无论回到住处时间多么晚,也要到17号楼看上一两部电影再回住楼睡觉。不想睡的话,再打一两个小时的扑克。大约凌晨4时左右入睡。

一年四季,每天早、中、晚,工作人员都要向江青请安。

江青起床时不用力坐起,怕伤了心脏,要护士轻轻把她托起。从里到外的所有衣服包括贴身短裤,都要由护士给她按次序穿好拉平。穿好衣服以后,给她报风向、风力、气温。

给江青穿鞋袜时,她连脚也懒得抬动一下,护士只好跪在地上给她穿。穿快了,她说护士动作粗野,搞得她紧张出汗,于是就破口大骂,说对她没有温柔的感情;穿得慢了,她说护士故意磨磨蹭蹭,有意使她着急出汗,也破口大骂,说是用软刀子杀人。

上床睡觉之前,护士帮江青把所有的衣服、鞋袜脱掉,给她穿上睡袍和拖鞋,小心翼翼地扶她去卫生间,架着她坐在浴盆中特制的木墩上洗澡。洗澡的办法,是让护士拿着喷水蛇管,在其全身均匀喷洒。要求水温不凉不热,水流不急不慢。如果水速快了,她说刺得皮肤疼,水速慢了说是故意使她着急出汗,快慢她都骂人。

江青吃饭非常挑剔,饭菜要清淡,又要有营养。炒菜、烧汤不准用骨头,也不准放味精,说骨头汤里胆固醇高,说味精是化学制品,含有害物质。但是,她又要求菜、汤必须有骨头汤和味精的鲜美味道。鸡蛋只要蛋清,不能有一点蛋黄,说蛋黄胆固醇高。雏鸡要半斤的,老母鸡要七至十斤的。鱼要切头去尾,只吃中间的。螃蟹只要公的不要母的,她说母蟹胆固醇高。菠菜要做菜泥,芹菜要抽掉丝,豌豆要剥老皮,绿豆芽要掐掉头和尾。饭菜的温度要求适度,既不能烫嘴,又不能不热。不但要吃中餐,而且要吃西餐。吃点心要法国式、德国式和俄国式的。

喝的水既不能稍微凉一点,也不能烫。有一次,江青要水要得急了,水温稍微高一点,就对护士破口大骂,说故意烫她,把水喷了护士一脸,还用力把水杯摔了个粉碎。

吃水果也要求有一定的温度。苹果和梨,要切成长条,泡在温水里,浸泡到一定温度江青再吃,温度稍不适口就骂个不停。

江青的衣服繁多,样式各异,有中式的、西式的、古式的,一应俱全,并经常翻新。光是大衣就有长的、短的、中的、单的、夹的、棉的,还分便装和军装。她的内衣不知有多少,身上稍有汗渍就要立即更换,每天要换十几次。春夏秋冬,天天如此。给她换内衣也够难的。护士帮她脱掉衣服以后,要用毛巾擦干身子,擦劲大了小了都不行。供她使用的毛巾足有四五百条,都要很松软的。江青无论走到哪里,护士总得背着一个大挎包,里面装的全是衣服和毛巾。

江青特别注意世界名人的穿戴。在电视上,她看到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夫人的衣服很特别,就非常羡慕。有一次,马科斯夫人来华访问,江青为了和她比美,特意叫服装研究部门仿照“唐三彩”,为她昼夜赶制了一件黑色绣花连衣裙和一双云头鞋,还叫有关单位给她特制了三种发型的假发和头套。

江青的住房要求高大、宽敞,有大卧室、大办公室、大卫生间、大客厅、大餐厅,还有大放映室、大娱乐室。不论在北方或南方,她所住的房子内,冬天必须有暖气,夏天必须有空调,要求保持恒温。室内凡是她能活动的地方,都要求铺上地毯,连卫生间都要求铺满地毯。她说:“在地毯上走有脚步感,如果不小心摔倒了,也不会摔坏。”

江青住室、办公室的窗子玻璃要四层的,窗帘要三层的(纱帘、绸帘和厚绒帘)。室内墙壁、屋顶、窗帘、灯光、地毯以及各种家俱等的颜色,都要求有一种柔和的感觉。住进之前,要求用紫外线消毒。(文中资料来源:杨银禄:《我给江青当秘书》《百年潮》杂志1998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