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2019香港大反抗启示和自由台湾崛起(上)(图)


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专题演讲。
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专题演讲。(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9月19日讯】(看中国温哥华记者报道)前北京大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近日在温哥华进行“2019香港大反抗的启示和自由台湾的觉醒”专题演讲,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

在演讲中,袁红冰认为,香港“反送中”运动所提出的5大诉求是香港人对现实认知的一种深刻反映,抗议“香港法治恶法化”,争取自由民主。这次运动也已将香港与自由台湾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连结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

袁红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从政治经济等方面向北京当局施加压力,避免1989年“六四”学运历史悲剧重演。

以下是袁红冰演讲主要部分听打纪录。

**********************************************************************

朋友们,大家好!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无论你是来自大陆、来自香港,还是来自台湾,我觉得我们都属于一个共同的族群,那就是自由人。

所以,由于这个演讲的时间比较长,我就坐下来希望大家能够原谅,谢谢大家。

今天演讲的题目叫做《2019香港大反抗的启示和自由台湾的崛起》。我们说夏天是一个属于暴风雨的季节,可是今天2019年最为壮烈雷雨云不在自然界,而是在人文历史的地平线升起。这团雷雨云,从6月开始夹着惊雷激电迅速的涌入时代中心,涌入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心,这就是2019香港的大反抗运动。

那么为什么把香港的大反抗运动和自由台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做这个讲座呢?那是因为香港这次大反抗运动过程中,中共暴政在香港所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罪刑,对于自由的台湾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警钟,香港的这次大反抗运动已经是香港的命运和自由台湾命运联系在了一起,连结成了一个命运的共同体,我们如果从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看,这次香港的大反抗运动不仅和自由台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它也和东亚大陆的自由民主化的进程联系在一起。

香港反抗,它和整个人类社会当前的国际社会反制中共集权主义全球扩张的事业联系在了一起,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如果我们这次任由中共强权践踏了香港,我们如果任由香港人民在孤独中反抗,如果我们任由香港再一次被中国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就像他们三十年前曾经做过的那样,那么被荼毒的不仅是香港,东亚大陆的民主化进程将由于人类社会的冷漠,而更加遥远。同时反制中共集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和平事业也会遭受重大的挫败,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关注香港大反抗运动的根本原因。

那么这次香港的大反抗它究竟是由何而起,我们大家都知道,林郑月娥,香港官办的、共产党封的特首,她不过是个魁儡,真正在操作香港政权的是中联办和国台办。那么中共统治香港以来,香港逐渐由一个自由的社会逐渐向一个集权专制的社会转化。因为在中联办合这些狗官的视野中,他们毫不关心香港的民生、香港人民的民主或者自由。从他们统治香港人民以来,已经有将近一百万人移民香港。在中共的批准之下,这些人绝大部分是什么人呢?一部份是中共的线人,中共贪官污吏家族的成员,或者他们的白手套,或者依附于他们的奸商,这百万人群涌入香港以后在做一件事,在为中共贪官污吏设立一个洗钱的中转站,这才是香港危机的最重要的根源。

我们简单的一句话就是香港这次大反抗的原因在哪里?就在于香港法治的全面中共专制恶法化,我再说一遍香港法治的全面的中共专制恶法化,是这次香港反抗的基本原因。

刚才有一位香港朋友跟我讲,她的丈夫和儿子昨天晚上都参加了一次香港游行活动还是示威活动,而且这次活动呢,他们没有向香港警察申请,因为香港警察现在已经开始用他们警察权践踏香港人的游行示威抗议的权利了,他们不批准。那么不向他们申请就去游行示威抗议到底对不对?亚力士多德就做过一个对法律的基本区分,那就是法律有良法和恶法的区别。良法才是法,良法才需要遵守,遵守良法才是一个人应该具有的基本道德。恶法非法,恶法不仅不应当遵守,而且只有攻破恶法的罗网才能真正实现良法的精神。那么现在香港施行的不允许人们游行示威的这种警察法,它就是专制恶法,所以香港人民只有攻破专制恶法的罗网,才有可能赢得属于自己的自由。

为什么这次反抗会如此之激烈呢?那么在我的观察中,因为香港人民意识到,他们已经在也没有退路了。如果任由香港法治的专制恶法化这个趋势继续发展下去,香港人将陷入中国大陆的十四亿人一样(的处境),逐步沦为中共专制恶法的政治奴隶,他们将失去属于自由人的全部权利和骄傲,这是香港人这次奋起反抗的一个根本原因。有的人把香港人,污蔑香港人是什么经济动物,但是通过这次香港的大反抗,我们可以看到香港人是一个自由的族群。

前几天,我看过一个香港朋友写的一篇文章。那个文章的原文我记不太清了,记不太准确了,但他的意思就是说,香港人不是经济动物,金钱对于香港人来说不是最高的价值,自由的活着和死去才是最重要的,做一个自由人才是最重要的。那么,我们这次看香港的大反抗啊,他会给我们中国人什么启示呢?我想至少有这么几个启示,第一个启示,这是一次为了自由的理想而进行的抗争。我这么讲有什么根据呢?请大家看一下香港人的五项诉求,这五项诉求里有哪一项是所谓的经济诉求呢?全部诉求都是政治性的、都是法律性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向港人对现实状况的认知到了一个极其深刻的程度!他们知道香港现在所有民生的艰难和经济的凋敝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共暴政所推行香港法治的专制恶法化,这种专制恶法化的那些具体的表现我们就没有时间去一一地罗列了。所以香港人这次提出的所有诉求都是政治性的,他们提到了一个问题的根本,就是中国暴政的政治铁手正在扼住香港自由的咽喉,如果不把这支铁手打碎,香港的民生凋敝、经济衰退的状况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变。所以,他们要双普选。中国现在有一些人说香港人不要要求双普选了,他们不知道双普选是这五个诉求的灵魂。

“时代革命,光复香港”是什么意思?就是把香港的主导权夺回,从中国狗官的手里夺回到香港人民手中。时代革命是什么?就是对于中共暴政不抱任何幻想,当代的民主革命。在当代的政治背景下,我们如何应该理解民主革命的内涵?就是用人类理性和良知所允许一切方式、方法摧毁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

有的人现在在污蔑我们香港勇敢的年轻人,说勇武派年轻人是在使用暴力,这是一种政治阴谋。我们回顾一下,前苏联和东欧地区的全民起义和人民反抗,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东欧地区的人民反抗,我们看到了什么现象呢?一个现象就是:由于当时前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没有强力动用国家暴力来镇压人民,所以在前苏联那次民主转向是相对和平的方式进行的,没有很多生命的代价。但是在另一个国家罗马尼亚,齐奥赛斯库使用国家暴力来镇压人民的反抗,于是,人民就用更加激烈的方式摧毁了齐奥赛斯库的独裁统治。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人民反抗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决定的,是由独裁者所决定的。他们镇压的力度越大,人民反抗的激烈程度就越大。这次香港的现实是不是如此?那些勇武派年轻人他们不是暴力,大家一定要注意,把他们说成暴力是中共的一个十分阴险的政治阴谋,我们不能够跟着它们起舞,也说我们的年轻人是什么暴力。在香港只有暴政没有暴民。在香港乃至整个东亚大陆,在当代这个时代只有一种暴力,那就是中共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香港青年的勇武派他们的抗争,在几百年前伟大的卢梭就指出人民在暴政前拥有起义的权利。那么我们也同时必须承认,在中共暴政的暴力镇压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镇压面前,人民有正当防卫的权力。所以香港勇武派的青年们,他们的行为并不是什么暴力,而是合法的政治强制力,符合自然法的政治强制力,自然法的效力高于人令法。共匪的这个专制法律是不应当被遵守的专制恶法,所以在这点上,我们一定要对香港年轻的勇武派的战士们,表达我们的敬意。

那么这次香港大反抗还有一个启示,那就是他们没有领袖,他们好像都是被一种共同的理念所引导,那当然这也是得于我们现代网络时代、信息时代的这个信息交流的便利性,使他们能够迅速的在一个共同的理念之下集合起来,他们没有像传统反抗那样有自己的领袖。传统的反抗运动不断有各种各样的领袖,有些领袖他们有可能被收买,他们都可能有自己的局限性。这个也是亚里斯多德在两千多年前就讲过,他说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偏私的,有自己的私欲、有弱点的,但是人类有一个优势就是人类可以抽像有共同的理念,这种理念呢,它可能成为一个纯粹真理。这次香港大反抗这些年轻人呢,他们不再接受传统印象运动中的领袖概念,他们只为心中的信念、心中的理想,只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理想所招唤、所吸引,同时他们也为理想之下的各种具体诉求,譬如五大诉求中的其他几项诉求都很具体,像双普选这些诉求都很具体,他们把理想和现实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这种理念在引导他们不断地进行抗争,使得共匪就是想要去分化瓦解、去收买他们的领袖都不知道该从何做起。

其实这个问题在八九“六四”学运的时候也是很突出的一个问题,当然我们有很多事情都有待查证,但是有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当时中共对很多的学生进行收买,而这些收买呢,在相当程度上使那场全民反抗最后丧失了转化为人民起义的能量,所以我们“六四”失败了。而第二年,苏联和东欧地区的人民就胜利了,我们丧失了一次历史的机遇。所以,直到今天我们就必须为自己丧失历史机遇的错误,承受着中共暴政的践踏和荼毒。这就是香港的第二个启示。

香港朋友们这次反抗的第三个启示,就是对中国大陆民主化运动的第三个启示呢,在我看来就是,不准确的讲吧或者是表面上看到“无组织化”,但我认为这种无组织化是一种秋风转卷落叶,那样的行动一致有序,整个运动表面上没有组织,而实际上展现出那么强大的组织能量,更于无形之中又有坚硬的组织能量,这是中国大陆必须记取的经验、启示。具体的讲,就是香港实际上这次反共就是在平常生活中,或者在各种方式中形成的很多个小的团队,无数的一个一个像细胞一样的反抗细胞的小团队,通过现代网络迅速的在短时间内,为共同信念和理念形成了强大的组织化能量,这就是给我们的启示。

那么在讲完这个启示后,我想再分析一下,这次香港大反抗的前景。现在不断的有人在分析,第一种可能的前景,我们只说可能性,在中共的收买、利诱、分化、瓦解等运作之下,反抗运动逐渐的消亡。港澳办有个副主任叫冯巍,他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曾是第一任驻港部队的新闻发言人和法治处处长。当年他卸任,十多年前卸任回中国时,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他的感觉是香港特务线人比北京还要多,我们都知道北京到处都是被共匪收买的什么小脚侦击队、一个卖报的有可能是告密者,那都是警察发展的线人。他说香港的这种人比北京还多,那是十多年前啊!那经过这些年的时间,又有多少这种人涌入香港,中共控制香港最恶毒的方法就是,不断地把它们的社会基础包含这些告密着、线人、贪官污吏家族成员,他们的大奶、二奶、三奶、四奶、五奶以及依附于他们的奸商,不断地涌入香港,使香港社会基础逐渐改变。所以现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更有一定的社会能量对这次反抗运动进行分化瓦解,这个我们一定要警惕。

前段时间最恶毒分化瓦解的阴谋就是把这次反抗运动的参与者分为两派,一派叫做“和理非”,另一派叫暴徒。我们说的勇武派的抗争,被它们称为暴徒,想用这样一个方法,从思想上、精神上、价值观念上撕裂这次反抗运动的队伍。因此,我们一定要充分的警惕,和理非只是一种反抗的方式。我刚才讲了,什么叫民主革命?怎么能改变自己的命运,通过民主革命改变自己的命运。什么叫民主革命?就是运用人类理性良知所允许的一切方式和方法来发起反抗运动。而勇武派是整个这次香港和平示威运动一个对中国暴政的正当防卫,当中共暴政用国家恐怖主义能量和力量来镇压香港和平抗议的时候,人民就当然取得了正当防卫的自然法的权利,当然就取得了卢梭所认证的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所以,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这两者,和平抗议者和这个勇武派他们是一个整体,他们是血肉相联的一个整体。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