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在国际上打它的“伊朗牌”?(图)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2月在北京会面。( HOW HWEE YOUNG/Getty Images)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2月在北京会面。( HOW HWEE YOUNG/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文可伊编译)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最近发表了一篇长文,文章详细分析了中国伊朗之间的国际关系。文章警告,中共在伊朗进行一场国际战略游戏,它只是利用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行动,来捞取它所要的利益。伊朗在世界上需要朋友,但是北京对它而言,是个“危险的朋友”。

文章称,德黑兰政府希望和北京维持良好的战略关系,但外界分析认为,在伊朗致力于成为北京在西亚的主要伙伴之前,必须先了解到,北京如何处理伊朗问题,以及计算它在伊朗的利益。

在美国与中国之间正在发生的重大地缘政治冲突中,北京政府不大可能会配合华盛顿对伊朗的制裁要求。事实上,中国已经公开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继续购买伊朗的石油。一些观察人士甚至预测,中共将会将从川普(特朗普)的制裁行动中帮助伊朗,因为伊朗是伊朗是北京政府在西亚的重要筹码。

中共手上重要的一张牌

伊朗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充足的人力市场以及相对尚未开发的市场。中国已经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伊朗在国际舞台上已成为一个威胁。

简而言之,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没有理由让川普政府对付伊朗的行动取得成功。

分析还说,中伊两国之间的联系在2000年代初期就开始建立。十数年以来,中国已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石油客户,两国之间的合作延伸到军售和地缘战略的平衡。

伊朗也将成为“一带一路”中衔接亚洲与欧洲的最重要国家之一。“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任期内的主要外交政策倡议,其最终目标是将全球贸易规则和投资实践体系重组为对中国更有利的体系。它既旨在实现软实力,也凸显中共要在欧亚大陆建立霸权的计划。

习近平2016年1月对德黑兰进行国事访问,确定了伊朗与中国合作的大部分愿景。两个国家同意在10年期间将贸易额扩大到6000亿美元,同时还将加强合作,作为两国25年发展计划的一部分。除贸易外,中国还是伊朗市场的主要投资者,大约100家中国大企业投资伊朗的各主要经济领域,尤其是能源和运输部门。例如,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一部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正在重新设计伊朗的Arak IR-40重水反应堆,加强防扩散的技术要求。

此外,中共也已向中国公司提供100亿美元贷款,用于在伊朗建造水坝、发电厂和其它基础设施。两国还计划在中国内蒙古地区与德黑兰之间的铁路连接。

其它交通项目还包括建设或资助通往东部城市马什哈德(Mashhad)和波斯湾布什尔港(Bushehr)的铁路。中国还希望帮助加快在阿曼湾Chabahar建设一个港口。另一个重要项目就是德黑兰的五条地铁线路,五条地铁路线全部由中国公司包办建造。

中国能源公司已经成为伊朗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重要开发伙伴,伊朗是世界第二大天然气田国,和拥有世界上最大常规原油储量之一。据伊朗石油部称,8月中国“重新参与”伊朗的三个主要能源项目:南帕尔斯(South Pars)气田、亚达瓦兰(Yadavaran)油田,以及位于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以东的Jask石油码头的开发。由于美国在国际上的制裁,让中国在伊朗捡到巨大的利益。

伊朗对中国的依赖

另一方面,伊朗在外交上极度依赖中国。伊朗的外交部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说,中国和伊朗是“在许多方面是不可或缺的战略伙伴。”伊朗回避了中国对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的镇压,却严厉地批评了美国“民粹主义者的单边主义偏见”。

然而,伊朗不是对中共没有顾虑。文章分析说,扎里夫呼吁北京政府应和德黑兰政府建立“有利于双方的经济关系的坚实基础”,这表明他们担心两国现有的经济关系会对北京更有利。

伊朗官员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和压力使他们“被中共俘虏”。为了换取中国愿意提供的东西,伊朗降低售价向中国出售原油,这并不是伊朗所愿意的做的事。扎里夫敦促中​​国,让伊朗它们在科学、技术和创新技术方面做出更多“有效的贡献”,企图伊朗可以在两国的关系之间得到更多利益。

中共如何打它的“伊朗牌”?

中国则利用川普政府向伊朗的单边主义行动,在国际上大玩伊朗牌。它填补离开西方企业离开后在伊朗留下的贸易和投资真空,并要求以人民币来进行更多的贸易。

也就是说,中国并不认为伊朗是其最亲密的朋友。伊朗与中国的关系在2000年以后迅速改善,当时中国取代德国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在美国提出对伊朗的制裁后,中国也减少了和伊朗的贸易量。2019年前五个月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与伊朗的贸易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

伊朗一直希望加入俄罗斯和中国领导的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成为正式成员国,而北京对此事的态度并不明确,该组织一再拒绝与伊朗方面会谈,这让伊朗感到非常失望。而且,中国与中东的每一个国家都有建立关系,包括与伊朗敌对的国家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

中共的这些行动都可以看出来,它并没有对伊朗这个“国际朋友”很真诚。

文章最后总结,简而言之,尽管扎里夫向中共提出要求,但中共不会不惜一切代价挑战美国。中共会谨慎地玩这张伊朗牌。而伊朗则希望它能在美中贸易争端中捞到一些机会。

华盛顿决定退出2015年核协议,对北京来说则是喜忧参半。美国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将导致伊朗缺少资金购买中国商品,而且可能迫使伊朗恢复核计划,从而增加波斯湾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然而,伊朗同时也需要更多来自中国的贷款和投资,并且可能愿意继续以较低的价格向中国出售原油。

中共则从伊朗在被西方国家制裁中,看到大量捞取利益的机会,同时深知伊朗会继续依赖中国的经济和安全支持。

(文章作者Alex Vatanka为华盛顿中东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中东研究所是非营利、无党派的智囊团和文化中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