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弃的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自述(上)(图)



川普节目《谁是接班人》的收视率大获成功,NBC曾邀请特朗普在2006年的艾美奖颁奖典礼上演唱《绿色的田野》(Green Acres)主题曲。(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唐纳德.川普:美国第45任总统,世界闻名的商界精英、亿万富豪、畅销书作家及媒体人。《川普自传——从商人到参选总统》译文为《永不放弃——川普自述》。

*  *  *  *  *

在我成长过程中,父亲弗瑞德.川普对我的影响最大。从父亲那里我学会:棘手的生意要强硬,激励别人很重要。我还学会了做生意的四个步骤:进入、动工、做好、退出,每一步都要讲方法、讲效率。

我很早就意识到自己不会做父亲做的房产生意。父亲原来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出租廉租房,面向低收入人群。虽然他的生意很成功,我却觉得这样赚钱太慢,我想做大型、刺激、有吸引力的生意。我不希望别人提到我时,只会说:“那是弗瑞德.川普的儿子。”

我要走出去干一番自己的事业,创造自己的知名度。好在父亲自己将生意打理得不错,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在曼哈顿闯荡。无论在哪,我都不会忘记父亲教给我的东西。

美国总统川普。(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美国总统川普。(图片来源:公用领域)

父亲说,人最重要的是热爱自己从事的事业

父亲是艰苦创业的典范,他1905年出生于新泽西州。我的祖父幼年时代从苏格兰来到美国,经营一家旅馆,生意还不错。祖父患有肝硬化而且酗酒成性,他在父亲11岁那年去世了,祖母伊丽莎白为了养活三个孩子,做了一名裁缝。父亲在家里排行老二,作为家里第一个男孩,理所当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父亲开始打零工,什么活都干,他去水果店运水果,也给建筑工地的搬运工擦鞋。父亲对建筑业很感兴趣,高中时,他开始念夜校,学习木工活,以及怎样做规划和评估,想学一门以此为生的手艺。父亲16岁时,已经有了第一件木匠作品——为邻居建的一座容纳两辆车的车库。那时中产阶级的人刚开始买车,很多人家里没有车库,父亲便开始做可拆卸车库的生意,每个车库要价50美元。

1922年,父亲高中毕业,因为要养家就没有继续上大学,他去皇后区给一位建筑师的木匠做了助手。父亲手艺精湛,其他方面也很在行。虽然刚入行,父亲却表现出了干这行的天资。即使现在,他还能心算5纵行数字相加的结果。通过夜校学习加上自己的悟性,父亲进步很快,他给自己的工友们传授了很多干活的巧办法,比如用钢曲尺做椽子。

另外,父亲是个专注而且很有理想的人。很多工友只满足有个工作,父亲却要把工作做精做好,期望得到提升。从我记事起,父亲就跟我说:“人最重要的是热爱自己从事的事业,因为这是唯一一件你能做出成就的事情。

高中毕业一年后,父亲建了第一所房子,那是一处单户住宅,位于皇后区。建房花了不到5000美元,父亲以7500美元卖出。父亲的第一家公司名为“川普母子公司”,因为建公司时他尚未成年,很多法律文书都要祖母代签。成功卖出第一处房子后,他用赚的钱又盖了一所,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盖了起来。房子都位于在皇后区的工薪族社区,对于一直住在又小又挤的公寓房里的工薪阶层来说,父亲建的砖房价格公道,又有别墅风格,向住户传达了新的生活理念。房子卖得非常好,几乎供不应求了。

出于本能,父亲打算将生意做大。1929年,父亲开始建造大一点儿的房子,面向稍微富裕一些的人群。与小型砖瓦房不同,父亲这次建的是殖民风格、都铎王朝风格、维多利亚王朝风格的三层小别墅,地点在大家后来熟知的皇后区牙买加小区,我们的第一个家也建在这里。经济大萧条时,房价下跌,父亲转而做起了别的生意。他买了一家破产的贷款公司,一年之后将其卖出,赚了一些钱。父亲还建了一家自助超市,成为比较早开始做超市生意的人。超市刚建好,当地的肉店老板、裁缝、鞋匠就纷纷前来租赁地方。各类商业集中在一起,方便了消费者,超市生意也很成功。没过一年,父亲想转回房地产生意,于是把超市高价卖掉了。

川普总统与第一夫人梅拉妮亚。
川普总统与第一夫人梅拉妮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敢于挑战父亲的权威,他也很尊重我

1934年,大萧条基本结束,可货币还是没有升值,于是父亲打算建低价房屋。这次,他选择了布鲁克林区,那里地价便宜,父亲觉得会有很大开发空间。他再一次预感正确。三个星期里,父亲卖出了78栋房子。后来的十几年里,父亲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建了2500多栋房子,成了一名成功的地产商人。

1936年,父亲跟我亲爱的母亲玛丽.麦克劳德结婚了。父亲自己没能上大学,经济富足之后,就资助他的弟弟上了大学。

在父亲的资助下,我的叔叔,约翰.川普不仅上了大学,还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学位。现在他是一名物理系教授,也是全国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也许因为没上过大学的缘故,父亲总带着一种敬畏感去看那些上过大学的人。其实我觉得父亲根本就不比那些大学教授差,如果有机会上大学,父亲一定是个优秀的学生。

我的家庭非常传统。父亲是一家之主,负责在外打拼,养家餬口,母亲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我们家一共有五个孩子,母亲既要照顾我们,还要做饭、洗衣服、做手工,同时,她还在当地一家医院做慈善。我们家房子很大,但我们兄妹几个从不自诩为富家子弟。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钱来之不易,还让我们懂得艰苦奋斗的重要性。我们家庭成员的关系非常亲密,直到今天,我和家人都是最亲密的朋友。我的父母从不爱慕虚荣,父亲的办公楼自1984年建好后就一直没搬离过。

我的哥哥弗雷迪,性格豪放,对生活充满激情。父亲很希望哥哥能子承父业,但是弗雷迪偏偏对经商毫无兴趣。弗雷迪的性格决定了他在贪婪的承包商和态度粗暴的供应商面前,总是强硬不起来。由于性格迥异,父子两人难免有冲突,多半以弗雷迪的失败告终。

最后,我们都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于是让弗雷迪如愿做了他喜欢的事情——到环球航空公司做了一名职业飞行员,那段时间也许是弗雷迪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我比弗雷迪小八岁,有一次,我居然对他说:“弗雷迪,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在虚度你的人生。”现在想起这件事,我感到非常后悔。

我那时还小,没有意识到我们都误解了弗雷迪,把他想成了一事无成的人。其实,他能开心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也许是因为始终得不到家人理解,弗雷迪变得灰心丧气,他开始酗酒,情况急转直下。在他43岁那年,弗雷迪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本可以生活得很幸福,却苦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或许他曾经找到过,但是家里人却没有给他追寻的机会。我真希望自己能早点想明白这一切。

我则比较幸运。我很早就开始接触商业,而且是自愿的,这一点跟很多迫于父亲压力去经商的人不同。我敢于挑战父亲的权威,他也很尊重我,我们之间更像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关系。有时我会想,如果我没有走上经商这条路,我和父亲会不会相处得这么融洽。

2004年,川普节目《谁是接班人》海报挂在川普大厦外。
2004年,川普节目《谁是接班人》海报挂在川普大厦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

上小学时,我就表现出了自信、好胜的特点。小学二年级时,我居然给音乐老师来了个“熊猫眼”,因为我觉得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音乐。为此,我还差点被学校开除了。我并不是以此为荣,只是以此向大家说明,我确实是在很小的时候,就不害怕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现在长大了,我会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拳头去反击别人。

从小我就是个孩子王,不过,跟现在一样,当时也是有人喜欢我,有人讨厌我。我在我们那个小圈子里挺受欢迎的,其他孩子总喜欢追随我。少年时期,我喜欢搞恶作剧,可能骨子里就是有爱惹事的基因吧。我把气球装满水乱扔,把唾沫吐得老远,在运动场和生日会上捣乱。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证明自己很大胆。

13岁那年,父亲决定把我送到军事学校,认为军事化管理对我有好处。我对这个决定感到毛骨悚然。不过,事实证明父亲是对的。从八年级开始,我开始在纽约军校念书,一直读完高中。那段时间我学会了严以律己,还学会了要把好胜心用在取得成绩上。高中期间,我曾被授予队长一职。

有位老师对我影响很大,他就是西奥多尔.杜比安斯。老师原是海军一名军官,身体素质相当强。他戴着护帽将足球头球射门,能把球门柱撞断,但是他的头却安然无恙。他不允许任何学生顶撞他,特别是那些有特殊背景的学生。如果谁敢不听,就会很严厉地教训他。我很快就发觉,自己在身体上不是他的对手。有一部分学生不服他,结果最后都被收拾了;大部分同学都对杜比安斯唯命是从,成了胆小怕事的人。

我既不属于那小部分人,也不属于大部分人,而是“第三类人”:以智取胜,讨他喜欢。而且,当时他是学校棒球队教练,我是队长,我的表现也让他很满意。同时,我还知道了怎么跟他相处。

我让他知道,我不怕你,但是非常尊敬你。这是一种微妙的制衡。像杜比安斯这样强势的人,如果你跟他对着干,一旦他发现你的弱点,就能轻而易举击败你。但是,如果你也很强势,但是你尊重他,他就会真诚对你。这不是我冥思苦想的结果,而是一种直觉。明白了这一点,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

美国总统川普。
美国总统川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军校我是一名优秀的学生,但我并不是最用功的那一个。我对学校作业不感兴趣,好在它们比较简单。很早我就明白,学校教育只不过是为人的终身发展起到打基础的作用。

有些东西是从小培养的,大概我会走路的时候,就跟父亲一起去建筑工地了。我和弟弟总会在工地拣很多饮料瓶,回家攒起来卖掉。上学时每次放假回家,我都跟父亲学做生意,学着跟承包商周旋,参观楼盘,讨价还价,等等。

父亲出租的房子都是受房租管制条例保护的,他虽然坚持不懈、吃苦耐劳,可是得利很少。这种生意要想赚钱,只能努力降低成本,所以父亲是个很有成本意识的人。无论面对拖把和地板蜡供应商,还是大项目承包商,父亲都会狠狠讲价。父亲知道每样东西的价格,这是他的一大优势,没人骗得了他。比如,父亲知道安装一套建筑物的自来水管道系统需要40万美元后,就知道怎么跟承包商讲价了。这并不是说要把价钱讲到30万美元,承包商总要赚一点的,但是,起码可以把价格控制在60万美元以内。

父亲讲价时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人很实在。比如,虽然把价格讲的比较低,但是父亲会告诉承包商:“你看,跟我干活,你可以按时得到全部报酬,别人谁能这么跟你保证?”父亲还会告诉承包商,跟他干活效率很高,不会耽误他们接下一份活。因为父亲的建筑项目很多,他总能说服承包商以后继续为他效力。

同时,父亲也是位严格的雇主。每早6点,他都会去工地亲自指挥,这几乎是他的个人专场秀。如果觉得谁做得不好,父亲就会亲自上阵,因为所有活他都能上手。

下回: 永不放弃的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自述(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