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居正:7个前共产国家民主化后的经济走向发人深省(组图/视频)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透视中国资深研究员明居正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透视中国资深研究员明居正(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0月18日讯】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透视中国资深研究员明居正对10个前共产国家迅速民主化进行了研究,他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现有数据,分析了其中7国在共产政权瓦解后的经济走向,发人深省。

明居正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现有数据,分析了1990-1999年6-7个东欧前共产国家的国民平均所得。

1990-1994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前5年,阿尔巴尼亚下滑约6%,保加利亚下滑20%,捷克没有数据,匈牙利基本持平,波兰上升15%,德国上升16%,但因东德、西德合并,这个数据被西德拉上去了,因此不具有太大意义。罗马尼亚约下降6%。

总体来看,这6个国家,在共产政权倒台后,前5年的经济下降。

1990-1994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前5年,6国的经济走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990-1994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前5年,6国的经济走势(图片来源:“透视中国”视频截图)

1995-1999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 5-10年,阿尔巴尼亚上升了26%,保加利亚下滑了3%,捷克上升了12%,匈牙利上升了20%,波兰上升了25%,德国上升了16%,罗马尼亚大约持平。

也就是说,共产政权瓦解5年后,7个国家中1国经济小幅下滑,1国持平,其余5国大幅攀升。

明居正总结道,共产政权瓦解后的前3-4年经济不太好,但以后很快反弹,并出现上涨。

1995-1999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 5-10年,7国的经济走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995-1999年,共产政权倒台后的 5-10年,7国的经济走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明居正挑选了从1974年到1992年,全世界30个民主化国家中的10个共产政权进行研究,这10国包括: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苏联和蒙古。他发现,从1989年到1991年,不到3年的时间内,这些共产政权先后迅速瓦解,走上民主化。

那么根据这10个前共产政权民主化的历史经验,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会乱吗?来看他的研究结果:

1、中产阶级并非必要

在以上10个共产国家民主化之前,有中产阶级的仅有4个国家: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其他6个国家没有能够被称得上中产阶级的这样的社会阶层。


2、反对党是否能民主化

以上10个共产国家民主化之前,都是一党专政,没有一个国家有真正的反对党。个别国家有反对派。那么,由谁来统治呢?不是由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人们组成新的政党,就是由社会精英组成新的政党来执政。

3、中国人水平太低不能民主化?

明居正反问,2019年中国人的水平难道还不如1776年美国人的水平低吗?现在的中国人不如243年前的美国人吗?

孙中山当年在面对军阀的时候提出了三阶段理论——军政、训政、宪政,从剿除军阀过渡到宪政的过程中,有一个训政阶段。训政理论在台湾有部分的实施,但不够彻底。如果彻底实施的话,就可以解决人民水平太低的问题。换句话说,人民水平太低是因为共产党不愿意教育百姓,故意推行愚民政策,使得人民水平过低,无法民主化,如果在过去数十年,中国共产党好好教育百姓,中国人的水平何至于过低?

4、西方的民主不适合于东方吗?

台湾、日本、韩国都实现了民主化。泰国、马来西亚也有不同程度的民主。因此,东、西方情况不同,中国不适合民主化是中共愚弄百姓的谬论。

5、中国面积太大搞民主会乱吗?

美国的面积也这么大。

6、一党专制统治有力?

在一段时期内,统治的执政党有力量对国家经济的发展和进步或许有帮助。但是,超过一定的临界点后,原来的帮助就变成了阻碍社会发展和继续进步的绊脚石。台湾的国民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韩国的执政党,日本的自民党都是这样的例子。也就是原来的执政党完成了历史的任务后,它必须按照宪政的逻辑交班,当反对党。如果新的执政党做得不够好,它就有机会重新执政。

因此,统治的执政党有力量在一定时期内是好事,但随后会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力量,中国共产党就是这样一个阻碍社会进步,反历史潮流的力量。

7、民主是时代潮流

民主是时代潮流,深入人心。主流国家不但自己实行民主,也在全世界推进民主,以帮助这些国家继续进步。全球民主化正在迅猛进行中,成为新的时代潮流。中国经过几十年发展,其现代化、工业化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平,社会的多元利益开始展现,甚至出现严重的冲突。当社会多元化后,就不再是一党专政能够解决的问题,必须采取民主多元的机制,各方进行讨论、妥协,求得一个大家勉强能够接受的方案。

明居正总结道:从今天中国的局势来看,民主的呼声已经在敲响中国的大门。违反这个潮流就难以生存,适应这个潮流才可以活下去,而且可以非常好。因此,中国面临的问题是和平演变,主动民主化?还是要继续抗拒历史潮流?如果那样,等待它的将是一个不和平的演变。

这个现象不但适合于中国大陆,更适合于今天的香港。香港人争的绝不是“房价”和“房屋租金”的高低,他们要的是“双普选”,争的是让社会进步的推动力。

“双普选对香港社会来说,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不但是中国面临的选择,对每一个来说,也是必须认真思考,认真做出的选择,”明居正说。


共产国家民主化经验对香港和中国未来的启示(下集)(视频来源:明居正“透视中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