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被准确预测 真相令人震惊(图)

2019-12-01 09:12 作者: 王贵成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
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网络图片)

2013年4月20日早上8点,四川雅安芦山发生7.0级地震,芦山老县城受灾严重,一大批旧瓦房几乎全部倒塌。我的心顿时一阵阵揪心的疼痛,苦难的四川,汶川地震过去还不到5年,就又发生了地震。人们又是一样猝不及防,因为官方事前并没预报这一地区将要发生地震。中国的地震专家们早就说过了,地震预报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结论是“地震是不可预测的”。善良的人们又怎能为难中国的专家呢?然而,铁的事实给了专家们一记响亮的耳光。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震撼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在“震前曾被准确地预测出来”。这是唐山作家张庆洲经过长时期调查,写成的《唐山警世录》一书中向世人透露出的令人震惊的消息。

最早预测出唐山大地震将来到人间的是开滦马家沟地震台的预报员马希融。从1976年5月28日开始,马希融发现,一直平稳的地电阻率出现了急速下降的现象。他一边加紧观测计算,一边观察地下水和动物变化。为慎重起见,他还与其他地震台进行沟通,最后确认监测结果无误。7月6日,马希融正式向国家地震局、河北地震局、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短期将有强烈地震的紧急预报。可惜马希融位卑言轻,引不起某些“大人物”的重视。一直拖了八天之后,到了7月14日,国家地震局才姗姗来迟地派来了两位分析地震室负责地电的专家,他们检查了设备、线路后想当然地指出:“地电阻率值下降是干扰引起的。”而对地电阻率出现急速下降的现象视而不见。

还是让我们看看《唐山警世录》里马希融与地震局专家的对话吧。

专家:如果按照你的意见,唐山不就在地震中毁了吗?

马希融:我是这个看法。

专家:如果真是大震,发生前将有许多小震。

马希融:如果先发生大震,后发生小震群呢?

专家: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的震例。

马希融:昌黎后土桥是专业地震台,为什么近两个月来曲线形态和我台那么一致?

专家:后土桥地震台内外线很乱,现在也承认是异常了。以后我给你寄一些资料来,你好好学习学习吧。

今天重读这段对话,依然令人感到惊心动魄,同时又感慨万千。专家们总是习惯于坐而论道,依照本本主义按常规办事。假如他们能好好向实际学习,仔细地研究马希融预报的种种非常明显的异常现象,几十万唐山市市民还用在大地震中坐以待毙吗?

还有更让人感叹的事情。7月26日、27日两天,唐山地电阻率再次急剧下降。思虑再三,7月27日18时,马希融再次拿起电话,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公室发出强震临震预报:“地电阻率的急剧变化,反映了地壳介质变异,由微破裂急转大破裂,比海城7.3级还要大的地震将随时可能发生。”此时距唐山大地震发生仅有9个小时。但是,马希融的警报再次被那些玩忽职守的官员们置之不理,束之高阁,世所罕见的人间惨剧终于降临人间,几十万人的生命财产毁于一旦。(《杂文选刊》2006年第1期)

不可思议的是,在唐山大地震的震后,曾被马希融准确地预测出来的真情,却被当种种原因当作“机密”隐藏了二十几年。一般人很少知道这一真情,以致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后,人们不自觉地相信了一些专家的鬼话,什么“当今世界上还没有一套科学预报的方法”,这只不过是那些专家推卸责任的说法罢了。

正因为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被准确地预测出来,这才有了唐山大地震中的奇迹——青龙抗震。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许的唐山大地震,使几十万人的生命瞬间逝去。然而,与唐山的迁安比邻的青龙满族自治县,在这场大地震中房屋损坏18万多间,其中倒塌7300多间,但47万人中直接死于地震灾害的只有1人。这完全得益于地震的提前预报和青龙县的得力防震措施。

1976年7月中旬,青龙县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春青在唐山参加全国的地震工作会议。会上,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的专家汪成民说:华北地区一两年内可能发生7级以上强震。根据各地汇总的震情,当前京津唐渤海地区有七大异常,7月22日至8月5日可能有地震。王春青急忙赶回县里向领导汇报。时任青龙县委书记的冉广岐顶住压力,冒着风险,拍板决定向县委常委会汇报,向全县发布临震预报。

1976年7月24日晚,青龙县委召开常委会。次日,科委主任受县委委讬,在县三级干部800多人大会上作了震情的报告。会议决定:每个公社回去2名干部抓防震,1名副书记(或武装部长),1名工作队长,连夜赶回所在公社,26日早8点必须到岗!会议提出:1、必须在7月26日前将震情通知到每个人。2、干部必须在办公室坚守岗位,不得留在家里或处理个人事务。3、立即开始地震和洪灾的预防和宣传工作。4、每个公社、每个村必须设防震指挥办公室,向邻近市镇传递信息。5、保证24小时通讯联络、汇报、巡逻,保持与邻县的联系。6、利用各种宣传方式宣传:广播、车间宣传、电话通知、黑板报、夜校。7、门窗一律打开;不要在屋里煮饭、吃饭;如可能睡在户外的防震棚内。

7月26日早8点,青龙县43个公社的干部全部到岗。青龙全县上上下下处于临震状态。震情通报在村子里反复播放;简易抗震棚随处可见;民兵把固执的老人送进抗震棚;村巡逻队1天检查2次,防止村民回家滞留……7月27日,青龙县中学地震研究小组发现,许多黄鼠狼一反常态,白天乱跑,当天达到高潮。干沟乡庞丈子村柳树沟平日清亮见底的泉水出现异常,不断往上翻白浆;平时在水底趴着的小黑虫子,浮在水面来回窜动。一切征兆预示着灾难的降临。

7月27日黄昏,青龙县,大喇叭滚动播发着地震警报,冉广岐坐镇帐篷之中,指挥全县全力应对浩劫……就这样,青龙人民幸运地逃脱了唐山大地震这场灭顶之灾。唐山大地震后,青龙一度成为唐山的后方医院,救助了众多伤员。

1996年,联合国官员科尔博士代表联合国向冉广岐颁发了纪念章。(《新华网》2006年9月21日;来源:《时事资料手册》2006年第5期)

虽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第十六条规定(国家对地震预报实行统一发布制度。属于地震系统的任何一级行政单位、研究单位、观测台站、科学家和任何个人,都无权发布有关地震预报的消息)来看,汪成民的做法是非法的,冉广岐作为县委书记更没有依法办事,但在那个黑白颠倒的社会里,汪成民作为一个地震专家敢于说出真话,而冉广岐则能尊重科学,以人民的生命利益为重,这样的专家和公仆,我不但要奉上自己崇高的敬意,而且还要大声疾呼: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不能上中央电视台的“感动中国”呢?

往者已逝,三十多年前的悲剧居然重新上演,汶川特大地震、雅安地震让历史又踏进了同一条河里。为什么悲剧会这么快的就发生?时代发展了三十多年,科技进步了三十多年,难道中国的地震预报水平反而落后了不止32年?中国地震界难道连一位马希融式的人才也没有吗?难道马希融在三十多年前能预报出来的事情,现在居然做不到了吗?或者还是我们现在压根就没有一个敢说真话的汪成民式的地震专家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