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银行裁员潮暗藏金融业危机(图)


银行 裁员 利率
多重因素的叠加下这波全球银行“裁员潮”来势汹汹。(图片来源:Fotolia)

【看中国2019年12月5日讯】继日本、德国后,意大利也加入全球大型银行裁员潮,意大利裕信银行宣布裁员8000人。至此,今年以来银行宣布的裁员人数达到约75000人,其中八成以上在欧洲。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收入下滑、低利率甚至是负利率的政策、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与新技术的应用,多重因素的叠加下这波全球银行“裁员潮”来势汹汹。

意大利最大商业银行裕信银行(UniCredit)宣布了一项新的为期四年的战略计划,包括回购价值20亿欧元的股票,并将裁员8000人,以应对意大利缓慢的经济增长和负利率。

这家总部位于米兰的银行宣布了到2023年的新目标,并表示将通过派息和股票回购相结合的方式提高股东回报。此次裁员相当于该行员工总数的9%以上,部分程度上将通过关闭该行旗下500家网点来实现。裕信银行表示,其下一轮裁员将有助于消除10亿欧元的总支出。

裕信银行表示,2018-2023年期间,该行每年的营收将平均增长0.8%,而同期成本料下降0.2%。裕信银行预测,其2023年的基本净利将为50亿欧元,该行今年的目标是实现47亿欧元净利。

公开资料显示,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o Italiano)总部设在米兰,是意大利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是1998年和1999年由意大利信贷(Credito Italiano)、CRT银行(Banca CRT)、Cariverona、卡萨玛卡(Cassamarca)和罗劳银行1473(Rolo Banca l473)等7家银行合并而成。

当前,该行业务遍及19个国家,有超过2800万用户,为欧洲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裕信银行的核心业务主要分布于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南部等较富裕地区,以及中欧、东欧,在亚太地区也有布局。

按照资产总额算,在2008年,拥有910亿欧元资产的裕信银行已经成为了欧元区第一大银行,欧洲第三大和世界第六大的银行集团。据报道显示,裕信银行在全球拥有8.6万名员工,其中3万人在意大利的商业银行部门工作。

裕信银行的计划增添了全球国家裁员的总人数,这样一来,今年全球各地银行已宣布的裁员总数达到了73,400人,其中86%来自欧洲。事实上,从7月开始,全球大型银行的裁员潮已经来临。

今年7月7日,德银在其官网公布,作为全面重组计划的一部分,将退出全球股票销售交易业务(该业务包括服务对冲基金的主经纪商业务),并在2022年之前全球裁员1.8万人,以此改善其盈利能力。

裁员之后,德意志银行仍将在全球拥有约74,000名员工。但是,大规模的缩减规模可能会推动剩下的专业人士寻找更好的机会并最终离开组织。预计裁员将严重打击DB在伦敦和纽约的投资银行办事处。

截至11月下旬,自去年以来,德银已经裁员4000多人,自7月宣布裁员计划以来裁员了约1000人。作为其机器人自动化计划的一部分,德意志银行已部署用机器人代替1.8万人裁员计划中的部分员工,帮助德银从战略上缩小规模。

7月30日,“裁员潮”波及大西洋对岸的美国,花旗集团亦准备在交易部门裁员数百人。8月1日,英国最大的银行之一巴克莱公布,由于“今年以来的商业环境明显面临挑战”,公司在二季度裁员了3000人,约占2018年年底员工总数8.35万人的3.6%。其财务总监图沙尔・莫扎里亚(Tushar Morzaria)称,这次裁员非常“全面”,而非集中在一个特定领域。

除了欧洲,日本银行业也同样受到负利率的冲击。

日本三大银行中,瑞穗金融集团正在推进到2026年末削减包括临时工在内1.9万人的计划,同时银行网点将由现在的500个缩减到400个,未来因人事、工资和养老金制度的变更导致提前退休人员可能会增加;三井住友金融集团提出到今年年底削减近5000人;三菱日联银行宣布到2023年度减少逾1万人的计划。

日本央行从2013年初开始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并于2016年初推出负利率政策。今年10月,继美联储宣布年内第三次降息后,日本央行宣布“按兵不动”,但明确了未来进一步宽松的立场。

全球主要央行纷纷传递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信号,欧洲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已经施行多年,由于贷款利率很低,而负存款准备金率很难转嫁到储户,许多银行的利息收入受到压力。

如何在长期低利率的大环境下维持银行盈利,成为许多金融机构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加速削减成本成为众多大行的共同选择,裁员便成为重要手段。

以花旗银行为例,该行二季度运营支出减少了2%至105亿美元,比分析师的预期值少了近1亿美元。7月15日,花旗首席财务官在财报电话会上称,将在下半年继续削减成本,预计全年能节省5亿―6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福尔克斯・兰道估计,欧元区银行每年因负利率政策损失约80亿欧元。北欧银行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科斯库尔(Casper von Koskull)将其描述为“一个实际上正在扼杀欧洲银行业参与者的危险环境”。

日本央行从2013年初开始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并于2016年初推出负利率政策。今年10月,继美联储宣布年内第三次降息后,日本央行宣布“按兵不动”,但明确了未来进一步宽松的立场。

日本央行长期的宽松政策没能有效地促进和刺激经济增长,2%的通胀目标也迟迟未能达成,却令日本国内银行业饱受盈利水平不断下降的煎熬。

日本央行在10月24日发布了两年一度的金融系统报告,报告称,由于国内长期低利率的环境,金融机构的盈利持续下跌,一方面是由于长期的低利率水平导致存贷利差持续收窄;另外人口问题抑制长期增长前景,导致信贷需求处于长期下跌趋势之中。

有分析指出,低利率也反映出央行无力提振通胀,薪资水平停滞不前,这降低了企业的投资意愿,企业活动大幅放缓也削弱了银行的盈利能力。

英国“脱欧”也加剧了金融业的裁员速度。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以来,全球金融业都受到“脱欧”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波及。不少金融机构均采取应对措施帮助降低成本和风险,包括削减英国的分支机构规模,将欧洲业务中心从英国迁往欧洲他处等。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7月数据显示,从伦敦转移至欧洲其他国家的工作机会达7000个,其中约1000个已撤出英国。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工业联盟和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今年3月公布的调查显示,在接受调查的84家主要金融公司,其业务量下滑速度为2012年9月以来最快,金融服务业就业下滑速度为4年来最快。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