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銀行裁員潮暗藏金融業危機(圖)


銀行 裁員 利率
多重因素的疊加下這波全球銀行「裁員潮」來勢洶洶。(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9年12月5日訊】繼日本、德國後,義大利也加入全球大型銀行裁員潮,義大利裕信銀行宣布裁員8000人。至此,今年以來銀行宣布的裁員人數達到約75000人,其中八成以上在歐洲。全球範圍內的交易收入下滑、低利率甚至是負利率的政策、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與新技術的應用,多重因素的疊加下這波全球銀行「裁員潮」來勢洶洶。

義大利最大商業銀行裕信銀行(UniCredit)宣布了一項新的為期四年的戰略計畫,包括回購價值20億歐元的股票,並將裁員8000人,以應對義大利緩慢的經濟增長和負利率。

這家總部位於米蘭的銀行宣布了到2023年的新目標,並表示將通過派息和股票回購相結合的方式提高股東回報。此次裁員相當於該行員工總數的9%以上,部分程度上將通過關閉該行旗下500家網點來實現。裕信銀行表示,其下一輪裁員將有助於消除10億歐元的總支出。

裕信銀行表示,2018-2023年期間,該行每年的營收將平均增長0.8%,而同期成本料下降0.2%。裕信銀行預測,其2023年的基本淨利將為50億歐元,該行今年的目標是實現47億歐元淨利。

公開資料顯示,義大利裕信銀行(UniCredito Italiano)總部設在米蘭,是義大利最大的銀行集團之一,是1998年和1999年由義大利信貸(Credito Italiano)、CRT銀行(Banca CRT)、Cariverona、卡薩瑪卡(Cassamarca)和羅勞銀行1473(Rolo Banca l473)等7家銀行合併而成。

當前,該行業務遍及19個國家,有超過2800萬用戶,為歐洲最大的銀行集團之一。裕信銀行的核心業務主要分布於義大利、奧地利和德國南部等較富裕地區,以及中歐、東歐,在亞太地區也有布局。

按照資產總額算,在2008年,擁有910億歐元資產的裕信銀行已經成為了歐元區第一大銀行,歐洲第三大和世界第六大的銀行集團。據報導顯示,裕信銀行在全球擁有8.6萬名員工,其中3萬人在義大利的商業銀行部門工作。

裕信銀行的計畫增添了全球國家裁員的總人數,這樣一來,今年全球各地銀行已宣布的裁員總數達到了73,400人,其中86%來自歐洲。事實上,從7月開始,全球大型銀行的裁員潮已經來臨。

今年7月7日,德銀在其官網公布,作為全面重組計畫的一部分,將退出全球股票銷售交易業務(該業務包括服務對沖基金的主經紀商業務),並在2022年之前全球裁員1.8萬人,以此改善其盈利能力。

裁員之後,德意志銀行仍將在全球擁有約74,000名員工。但是,大規模的縮減規模可能會推動剩下的專業人士尋找更好的機會並最終離開組織。預計裁員將嚴重打擊DB在倫敦和紐約的投資銀行辦事處。

截至11月下旬,自去年以來,德銀已經裁員4000多人,自7月宣布裁員計畫以來裁員了約1000人。作為其機器人自動化計畫的一部分,德意志銀行已部署用機器人代替1.8萬人裁員計畫中的部分員工,幫助德銀從戰略上縮小規模。

7月30日,「裁員潮」波及大西洋對岸的美國,花旗集團亦準備在交易部門裁員數百人。8月1日,英國最大的銀行之一巴克萊公布,由於「今年以來的商業環境明顯面臨挑戰」,公司在二季度裁員了3000人,約佔2018年年底員工總數8.35萬人的3.6%。其財務總監圖沙爾.莫扎裡亞(Tushar Morzaria)稱,這次裁員非常「全面」,而非集中在一個特定領域。

除了歐洲,日本銀行業也同樣受到負利率的衝擊。

日本三大銀行中,瑞穗金融集團正在推進到2026年末削減包括臨時工在內1.9萬人的計畫,同時銀行網點將由現在的500個縮減到400個,未來因人事、工資和養老金制度的變更導致提前退休人員可能會增加;三井住友金融集團提出到今年年底削減近5000人;三菱日聯銀行宣布到2023年度減少逾1萬人的計畫。

日本央行從2013年初開始實施大規模貨幣寬鬆政策,並於2016年初推出負利率政策。今年10月,繼美聯儲宣布年內第三次降息後,日本央行宣布「按兵不動」,但明確了未來進一步寬鬆的立場。

全球主要央行紛紛傳遞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信號,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已經施行多年,由於貸款利率很低,而負存款準備金率很難轉嫁到儲戶,許多銀行的利息收入受到壓力。

如何在長期低利率的大環境下維持銀行盈利,成為許多金融機構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加速削減成本成為眾多大行的共同選擇,裁員便成為重要手段。

以花旗銀行為例,該行二季度運營支出減少了2%至105億美元,比分析師的預期值少了近1億美元。7月15日,花旗首席財務官在財報電話會上稱,將在下半年繼續削減成本,預計全年能節省5億─6億美元。

德意志銀行經濟學家福爾克斯.蘭道估計,歐元區銀行每年因負利率政策損失約80億歐元。北歐銀行首席執行官卡斯珀.科斯庫爾(Casper von Koskull)將其描述為「一個實際上正在扼殺歐洲銀行業參與者的危險環境」。

日本央行從2013年初開始實施大規模貨幣寬鬆政策,並於2016年初推出負利率政策。今年10月,繼美聯儲宣布年內第三次降息後,日本央行宣布「按兵不動」,但明確了未來進一步寬鬆的立場。

日本央行長期的寬鬆政策沒能有效地促進和刺激經濟增長,2%的通脹目標也遲遲未能達成,卻令日本國內銀行業飽受盈利水平不斷下降的煎熬。

日本央行在10月24日發布了兩年一度的金融系統報告,報告稱,由於國內長期低利率的環境,金融機構的盈利持續下跌,一方面是由於長期的低利率水平導致存貸利差持續收窄;另外人口問題抑制長期增長前景,導致信貸需求處於長期下跌趨勢之中。

有分析指出,低利率也反映出央行無力提振通脹,薪資水平停滯不前,這降低了企業的投資意願,企業活動大幅放緩也削弱了銀行的盈利能力。

英國「脫歐」也加劇了金融業的裁員速度。自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以來,全球金融業都受到「脫歐」不確定性的負面影響波及。不少金融機構均採取應對措施幫助降低成本和風險,包括削減英國的分支機構規模,將歐洲業務中心從英國遷往歐洲他處等。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7月數據顯示,從倫敦轉移至歐洲其他國家的工作機會達7000個,其中約1000個已撤出英國。

據路透社報導,英國工業聯盟和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今年3月公布的調查顯示,在接受調查的84家主要金融公司,其業務量下滑速度為2012年9月以來最快,金融服務業就業下滑速度為4年來最快。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