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故事 美国最可耻的秘密(组图)

2019-12-10 07:00 作者: 杨杰凯 高杉编译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除了中东之外,美国的财富被转移给了中共”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除了中东之外,美国的财富被转移给了中共。”(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按:“伊万卡的一生中,甚至从她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就会经常被叫到父亲的办公室。在那里,他会剪下早报的一则报导,然后对她说,‘伊万卡,去找到这个人。’那个报导可能是关于一个公寓被烧毁,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毁掉了的人。而他要帮助那个人。”从伊万卡・川普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起,她的父亲就时常会撕碎《纽约时报》上的文章,并哀叹美国的精英们——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精英们——对美国所做的一切。

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在2019年11月21日对维吉尼亚州总统历史学家、《川普的白宫:他的总统生涯的真实故事》一书作者道格・韦德(Doug Wead)进行了专访。

《川普的白宫:他的总统生涯的真实故事》一书作者道格・韦德(Doug Wead)。
《川普的白宫:他的总统生涯的真实故事》一书作者道格・韦德(Doug Wead)。(Gage Skidmore/wiki/CC BY-SA 3.0)

当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他问时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自己上任后可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奥巴马回答说:“朝鲜。”奥巴马私下里告诉川普:“你在白宫期间将与朝鲜开战。”

川普问他:“那么,总统先生,你给他打过电话吗?”他指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

奥巴马回答说:“没有,他是个独裁者。”

不为人知的故事 川普:伊万卡 去找到这个人

上面这段故事是总统历史学家道格・韦德(Doug Wead)在自己的新书《川普的白宫:他的总统生涯的真实故事》(Inside Trump's White House:The Real Story of His President)中所讲述的。这本书是根据对川普总统本人、他的家人以及川普圈子里的其他人进行的一系列独家采访而撰写的。

韦德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采访时表示:普鲁士政治家奥托・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曾说过,“政治是可能性范围内的艺术”,但是川普却能够在不可能的区域进行运作。

川普相信,“一个商人能够挑战不可能的事情。你先去做最困难的事情,然后再去做下一个最困难的事情。川普总统记住了奥巴马的话,并迅速采取了相反的措施,消除了核战争的威胁。”

韦德说:“这是川普的直觉:你对某人有意见?那你就给他打电话。这就是他对待金正恩的方式。”

当川普就任总统时,美国与金正恩政权的关系已经达到了破裂临界点。朝鲜政权夸口说,其装有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可以打击美国本土,川普政府也威胁要对其发动军事打击。川普后来告诉韦德说,当时与朝鲜的战争已经“令人难以置信地接近爆发”。

但是,2018年,川普成为了首位与朝鲜领导人会面的在任美国总统,而朝鲜领导人也首次越过边境进入韩国,与文在寅总统举行南北峰会。两人承诺正式结束朝鲜战争,朝鲜战争在1953年以停战协定结束,并未签订《和平条约》。川普政府还成功促使平壤释放了三名美国囚犯,以及交还了许多在朝鲜战争中失踪的美国士兵的遗体。

川普如何处理朝鲜问题只是他在白宫所经历的许多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故事的其中一个,这些故事被记录在韦德的新书中,供后人了解、阅读。该书已经于11月26日出版。

韦德还详细记录了川普参加总统大选的情形,当时的高潮和低谷。在大选投票日,一开始,川普的孩子们告诉他说,他输掉了大选。

当时,在从电视上看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支持者在贾维茨中心(Javits Center)因获得胜利而落泪之后,川普决定撕毁自己最初准备的胜选演讲稿。

韦德还通过川普家人的视角讲述了川普的故事,川普如何成为一个勇于挑战当前政治体制的人,即使这对他自己来说,可能意味着只会有很少的回报。

史无前例的访问

韦德评价说:“川普有着非常、非常强大的天生的直觉本能。”

当韦德走进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要对总统进行采访时,川普手里拿着一封信件,那是他与金正恩的通信。川普拿着信对他挥了挥。

川普对韦德说:“还没有人看过它。我的人不希望我把它给你看,但我希望你能读一读。”

韦德说:“川普在那天早上刚刚作出了决定,‘我会让你给我采访录音,我会让你接触到我家里的每一个人,白宫的每一个人。’在那一天结束之前,他在白宫为我安排了一个特别的房间,我可以坐在那里,慢慢地阅读。”

韦德说:“川普当时是这么解释的,‘我需要和某人能合得来才行,我能感到我们之间很来电。’”

因此,韦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能够接触、采访总统和他的家人。

韦德说,大多关于川普的书中都充斥着各种道听途说和匿名的小道消息来源。“这让我很懊恼,为什么没有人公开地、堂堂正正地发表自己的意见?”

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回顾历史时,他们会想知道,总统和他的家人当时都说了什么?
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回顾历史时,他们会想知道,总统和他的家人当时都说了什么?(Mark Wilson/Getty Images)

韦德说,也许多年以后,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回顾历史时,“他们会想知道,总统当时都说了什么?贾里德(Jared)和伊万卡(Ivanka)都是怎么说的?小唐纳德说了什么?蒂凡尼(Tiffany)、劳拉(Laura)和埃里克(Eric)都说了什么?他们都是怎么评论的?而这些都正是我想要捕捉的。”

美国精英的背叛

埃里克・川普告诉韦德说:“我能够看出来,多年来,我父亲对美国的政客们感到非常的失望。”“他常常从报纸上读到一则报导,之后就翻翻白眼。”

埃里克・川普说,川普对无休止的海外战争、美国基础设施的败落、阿片类药物的氾滥、糟糕的贸易协议以及美国财富被持续向海外转移而感到恼怒。

韦德还透露说,从伊万卡・川普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起,她的父亲就时常会撕碎《纽约时报》上的文章,并哀叹美国的精英们——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精英们——对美国所做的一切。

韦德说,一直以来,“川普都希望能够有人去竞选总统,并清理和解决这些问题,但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

韦德说,川普目睹了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是如何欢迎共产主义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给予中共最惠国待遇的,看到他们为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的崛起铺平了道路,并使“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转移,除了中东之外,美国的财富被转移给了中共”。

“想像一下,得需要多少钱才能令中国摆脱贫困,而美国的中产阶级已经帮助他们做到了这一点。”

韦德说:“川普总统知道,他必须对中共做出的决定,是他将要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他明白,美国人不一定都会完全赞同他的决定,比如对中共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等等。

不为人知的故事

川普是韦德采访过的第六位美国总统;他还曾与六位美国第一夫人、30位总统的兄弟姐妹以及很多总统的子女采访交谈过。


川普是韦德采访过的第六位美国总统。图为韦德与老布什总统。(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他说,在对这些总统的采访过程中,他发现,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很好的倾听者。

韦德说:“当我发现川普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时,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在电视上,你只能看到他在那里说话,而看不到他在倾听。”“而当我见到总统本人时,我对他的整个看法立即发生了改变。”

在韦德对伊万卡・川普的一次采访中,她告诉他:“(父亲)他真的很富有同情心。”

韦德在书中对此详细写道:“伊万卡的一生中,甚至从她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就会经常被叫到父亲的办公室。在那里,他会剪下早报的一则报导,然后对她说,伊万卡,去找到这个人。”那个报导可能是关于一个公寓被烧毁,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毁掉了的人。而他要帮助那个人。”

伊万卡在采访中回忆说:“有一次,一位年轻女子的父亲在布朗士区被谋杀,检察官不愿逮捕凶手。”而伊万卡最终找到了这个一贫如洗的女子,而后她的父亲为她提供了帮助,并给了她一份工作。

美国最可耻的秘密

威德告诉《大纪元时报》说,美国最可耻的秘密之一就是,许多美国人质被扣押在海外,而前几届政府都未能确保他们获释回家。

韦德说:“我曾和这些人质的家属交谈过。民主党人、共和党人(无论谁执政)这些亲属不在乎,他们关心的是他们所爱的人,那些被斩首了、被折磨和强奸了的美国人。”

韦德说:“之前美国政府一直告诉他们,不要声张,保持安静!”他们解释说,这样做的理由是,如果他们增加人质的曝光度,就会增加人质的价值,将会使得人质被释放变得更加困难,之后还可能会有更多的海外的美国人因为可以被用来敲诈美国政府而被绑架和监禁。

韦德说:“那是一段黑暗的时期,一段可耻的时期,没有关于人质的任何消息。”

“但如果那个人质是你的儿子或女儿,你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望于联邦政府。他们不应该通知你吗?他们不应该告诉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他们不应该帮助你用钱或者什么方式把他们带回家?”

韦德说,川普“对此感到愤怒”。自上任以来,他已经成功地解救了22名海外人质回国。

川普上任以来,已经成功地解救了22名海外人质。图为川普夫妇凌晨迎接被朝鲜释放的人质回国。
川普上任以来,已经成功地解救了22名海外人质。图为川普夫妇凌晨迎接被朝鲜释放的人质回国。(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同时,川普拒绝提供金钱作为解救人质条件。

韦德说:“川普做了相反的事情:我们要拿走他们的钱,我们要榨干他们,直到他们释放美国人质离开。”

在他的书中,韦德强调了牧师安德鲁・布伦森被释放的案例。布伦森牧师因被指控涉嫌与土耳其认定的恐怖组织葛兰运动(Gülen)有联系而被关押在土耳其。由于安卡拉政府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所以布伦森也无法反驳对他的任何指控。

布伦森后来在接受韦德的采访时透露说,在开始,川普政府与土耳其达成了几项协议,以确保布伦森能够获释,但土耳其后来退出了这些协议。

之后,川普开始向土耳其施加压力,对其两名官员实施制裁,对来自土耳其的钢铁和铝加征双重关税,并要求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参与,并施加压力。结果,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2018年10月12日,川普在白宫迎接了被释放归来的布伦森牧师和他的家人。

韦德说:“川普为了一个美国公民把土耳其的经济搞到了崩溃的边缘,并最终把他带回了家。”

死亡威胁

韦德说,在这本书出版之前,他收到了来自不同IP地址的针对他本人和他家人的死亡威胁。这些威胁试图阻止他发表自己的著作。

韦德透露说:“他们点出了我的家庭成员的名字,还有他们的生活细节,这些都是需要通过大量的调查才能够得到的隐私信息。”

他补充说:“现在是非同寻常的时期。”

韦德认为,反川普的阻挠力量曾在川普赢得大选之后就想立即弹劾他下台。

韦德说:“所以这和所谓的‘通俄门’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是后来才发生的;这和川普同乌克兰总统通话的‘电话门’也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也是后来才搞出来的。”

韦德说,“美国主流媒体和旧体制实权派”仍在为美国民众没有按照他们被告知的方式进行投票而感到恼怒。

正如韦德在他的书中所强调的那样,川普的胜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遭到了好莱坞、学术界、华尔街和主流媒体的反对。每一位在世的总统,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也都投票反对他。有240家报纸支持他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但只有19家媒体支持川普。美国的亿万富翁们也以20比1的比例投票反对他。”

此外,在大选刚刚结束,川普赢得大选胜利后,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还曾立即公开宣扬称:“我们将因此面临一场全球性的经济衰退,而且看不到何时结束的尽头。”

但是与此类经济预测的后果相反,此后美国的经济一直蓬勃发展,现在有超过700万个工作岗位的职位空缺。

韦德说:“这相当于整个印第安纳州的人口中的每个人都能获得职位空缺。”

韦德说,川普的女婿贾里德川普・库什纳(Jared kushner)曾表示,川普政府之所以能够解除管制,还要归功于主流媒体紧盯“通俄门”进行大肆渲染。库什纳在川普政府中扮演的角色比人们想像的要重要得多。

库什纳对韦德表示:“削减监管可能会是一件大事。但相反,他们却对我们的具体工作视而不见,也因此,我们能够(无阻碍地)启动经济腾飞。”

韦德说: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想做的就是,把准确的故事、真实的故事写在纸上,使之成为纸上的真相。”

韦德说:“我曾对伊万卡说过,即使100年后,也仍然会有关于川普家族的书籍和戏剧上演。但是,它是否将被视为与可恨的波吉亚家族、美第奇家族一样,还是像堂皇的肯尼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等某个伟大家族那样,一切都取决于现在对它的描述和评价。”

“不是传闻,而是原始来源。”韦德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