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P4生物实验室为毒源?80后女所长上位疑云(图)



网络传言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左)和她老公武汉大学的院士舒红兵是师生恋。(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2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董林杉综合报导)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扩散,然而至今引发中共肺炎疫症的具体源头尚未确定。日前美国国会参议员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疑来自于中国最早建立的P4生物实验室。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因年轻上位、背景不凡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生物安全最高等级),于2018年1月5日正式运行。中共宣称实验室用于控制新兴疾病,并储存纯化的SARS和其它类型病毒。

据《希望之声》报导,美国国会汤姆·科顿(Tom Cotton)参议员1月31日敦促川普(特朗普)政府立即限制美中之间的所有商业交通旅行。科顿指责中共政府一直撒谎,导致疫情失控,他还指出武汉P4生物实验室拥有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

汤姆·科顿表示,“我们仍然不知道冠状病毒起源于何处。可能是来自于市场、农场、食品加工公司。我要指出的是,武汉拥有中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的超级实验室,可以处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包括冠状病毒。”

日前名为[email protected]的人发推文指出:“华人论坛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武汉P4实验室为其下辖机构。盐碱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归长江学者一步登天。这么危险的实验室遇到这么奇葩的管理者,发生什么妖异之事都不奇怪。”

推文说,导致是次中共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王延轶主要研究方向恰巧为病毒与宿主的相互作用机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内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为研究模型,运用表达克隆、亲和纯化等多种筛选方法,寻找病毒通过模式识别受体诱导I型干扰素表达这一过程的关键调节蛋白,从分子、细胞、动物模型等层次阐述它们的生物学功能与调节机制,揭示这些调节蛋白的失调在感染与免疫疾病发生中的作用。”

推文质疑:“看履历,王延轶不会北大本科时就和舒红兵结识吧,然后去舒红兵所在的科罗拉多?”“这次应对肺炎病毒,武汉P4的似乎还没上海和浙江的两座P3实验室作用大。”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0月底,王延轶升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长(正厅级)。拥有博士学位的王延轶,她生于1981年,200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后留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获硕士学位。当年她来到武汉大学,6年间任武大生命科学学院讲师、副教授。2012年3月,王延轶调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先后任分子免疫学学科组长,病毒病理研究中心副主任,2014年12月任所长助理,一年后升任武漢病毒所副所长,直至2018年10月底升任所长。

王延轶的丈夫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

据悉,舒红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职于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及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免疫学系。目前,舒红兵是中共政协委员、国家科学院院士,同时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发现多个抗病毒天然免疫与炎症反应的关键信号和调节蛋白。
 


武汉拥有全中国唯一的“P4级病毒实验室”(图片来源:翻摄自微博)

病毒来源于武汉P4生物实验室

一些国际研究机构怀疑,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是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中共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华盛顿时报》1月24日报导,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肖汉姆(Dany Shoham)披露,武汉的P4实验室也与中共军方有关,并可能参与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中共的抗SARS疫苗就是在那里生产的。

肖汉姆说:“这意味着SARS病毒将在那里保存和繁殖”,但是他认为SARS病毒与中共肺炎病毒并不完全相同。肖汉姆的研究团队推测或者判断:此次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是在武汉P4实验室人工改变病毒基因而产生,可能是中共军方研制生化武器的一种。

当被问及新的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时,肖汉姆说:“原则上,病毒跑出来既有可能是泄漏,也有可能是相关人员在里面感染而未知,通过正常管道离开有关设施所带出来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已发生这种事件。”

《华盛顿时报》说,在研究人员对新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后,将有可能确定或提示病毒的来源。

英国《每日邮报》早前的报导表示,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表达了对中国设立P4实验室可能会造成病毒外泄的担心。他认为,中国体制下创造的文化会使实验室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对科学发展尤为重要。

文章指,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一是,自然变异;二是,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是谁精准地改变了病毒的4个蛋白呢?问题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