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控员”就是中共魔鬼

2020-02-10 05:31 作者: 陈世鹏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是中共重点维稳监控的对象,去年9月份开始听见读脑声音,以前听说过“脑控”,查了不少关于“脑控”的资料,才知道自己以前一直被暗控了。“脑控”普遍认为是高科技迫害手段,最早听说从文革就出现了,现在流传的脑控仪,卫星定位辐射,声波武器等“脑控”设备,难道文革时期就有了吗。现在虽然有很多人被“脑控”,但就是找不到证据和脑控设备。还有的说法是外星人,“死人”,巫蛊魔鬼。我通过大量的试探和摸索,再结合自己的经历验证,我的结论是“脑控”是魔鬼低灵作祟害人。

“脑控”的干扰和迫害手法大同小异。以前老是听见邻居和附近的居民对我造谣攻击,咳嗽吐痰,经常听到各种噪音怪声。知道它们是中共安排的特务,只是给人感觉言行举止很不正常。有一天突然听见它们像在窗外(五楼)骂人,但是打开窗户并没看到人,心里寻思跑得这么快,好几次都是这样,感觉活见鬼了。过了一段时间,它们开始从早到晚不停骂人,读脑,房间里也经常听到。

虽然都说“脑控”是高科技迫害手段,但骂人的还有不少老特务(六七十岁)和小孩,这“脑控员”好像谁都能当,感觉不对劲。想起以前我家人听见有特务在外面喊(大概):“你想什么我都知道”。还说我有大脑,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大脑炎,当时认为这人脑子不正常。

没明控之前,看到过两个戴墨镜的男人以一个姿势坐在商店门口一动不动,大概四五分钟,跟没魂的僵尸一样,又不像是死了,十分诡异,我拿完快递后人就不见了,当时想难道碰到外星人了。我家里人还听到过一个特务这么说:“人家是人,咱们是鬼”,当时认为这特务可能在开玩笑。以前经常听说现在是末法时期,万魔出世,可能这些都不是正常人类,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人。

为了进一步证明“脑控”到底是不是高科技迫害,我顶着压力进行了大量的试探。我对着我家附近的几个“脑控员”多次心里默念“人皮魔鬼”,“人皮妖魔”等话,察言观色,听到过骂人,咳嗽,吐痰等强烈反应,给人感觉像是真的听到了。有的举止没有太明显的反应,但跟以前相比老实了,以前它们经常出来挑衅怪笑,现在比以前笑的少了,也没看出来身上带着什么设备。

在试探过程中,有很多“人”背对或侧对着我,都能像条件反射一样的做出各种反应,突然抬头,低头,做出攻击性的行为,这种情况碰到了很多次,好像它们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像附体之类的东西,你看不见它,但它能看见你。

在试探过程中,竟然从这种“人”背后听到了骂人声,听见了好几次,我认为我没有听错,就是那种带有杂音幻听似的“脑控声”,这种情况也碰见过不少次。最清楚的一次,一个小孩(六七岁)盯着我,嘴角往下撇了一下,但嘴没有张开,竟然从它身上听到了它对着我说:“看,某某某”。看得非常清楚,没张嘴竟然能说话。这小鬼刚开始可能看到我紧张了,想张嘴说话但是没说出来。这种“人”据我观察既能说人话,也能说幻听似的鬼话。

进行试探以后,“脑控员”出现的越来越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以前的熟人。仔细观察过,看着跟普通人没两样,没看出来身上带什么设备。有的也有正常工作,开饭店的,开商店的,上班的,理发的,扫大街的,收废品的等等,好像从事各种职业的都有,但言行跟以前相比都开始带有很强的攻击性和心理暗示,从它们攻击人的流氓手段来看,可以看出它们和那些专业的“脑控员”是一伙的,而且我经常在窗外和家里听到过其中一部分“人”的说话声音。有受害者说好像被自己的熟人脑控,有解释说“脑控”可以模拟变音,但有的可能不是。

网上有受害者说现在有妖道能逆天化鬼,在头部两侧经常有白光闪现,在家里墙上看到过几次手机灯一样的一团白光,从脑控员住的房间窗户经常看到这种白光,我认为所谓“脑控”就是低灵鬼魂作怪。

我看到一篇关于“脑控员”的文章,里面详细写了它们吃人,乱性,乱伦的各种兽行,看了十分反胃。“异术杀人不用刀”,“黯黯阴霾,杀不用刀”,“兽贵人贱”,“豺狼结队街中走”,“群魔妖怪岂能逃”预言了现在妖魔乱世。西方启示录也预言了这个时期魔鬼的存在。三打白骨精和画皮的故事对今天的人来讲很有启发性,现在走在大街上看着像人的不一定是人。

试探了大概3个月,我心里也有数了,它们也不跟我装正常人了,越来越明目张胆的攻击我,还经常开警车和救护车在我眼前转悠。但我想我和它们不是同类,只不过是长得像,精神上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了。通过大量的试探摸索和亲身经历验证,再加上预言佐证,完全可以确定“脑控员”就是有人身的魔鬼 ,出魂离体后就是低灵鬼魂。

在试探过程中,我一句话都没有用嘴说,以免给它们留下迫害的话柄。但是确实激怒了中共魔鬼,换成我以前的“同学”(25岁左右)来明控我。我对它们的声音和脾气性格,说话的习惯很熟悉,以我对它们的了解,完全可以确定绝对不是模拟变声,有一个在街上碰到还故意冲我咳嗽。我用以前的一些事嘲讽它们,有的突然变成阴阳怪气的妖怪腔调,听着很不舒服,比西游记里的妖怪声音还难听,事实上可以说它们就是妖怪。

低灵(一团白光或闪光)附体到人的大脑上,就能和人的大脑连接上,好像几个人共用一个大脑,你想什么它知道,它想什么你也知道,所以大脑里经常出现乱七八糟的图像和念头,就是不容易分辨是不是自己想的。我认为魔鬼低灵之间能思维传感,读出声来就是明控。“脑控”我的一个魔鬼同学,以前在宿舍里问过(大概):你们觉得人有灵魂吗。它回答(大概):“我认为有,因为人死亡后身体重量会减轻”。一次熄灯前说(大概):“睡着了我们的大脑就能连接起来”。当时只认为它在开玩笑。

有一次在一家魔鬼开得饭店附近,一个低灵在我面前叫了一声,离着饭店一百多米竟然闻到了饭菜的气味,然后马上消失了,好像低灵能从饭店把气体带过来。大部分受害者经常莫名其妙的犯困,无缘无故的愤怒,或身体出现各种不适,还有的发现食物中被下毒,闻到各种怪味。“脑控”我的一个魔鬼同学还在空间讽刺我自带春药,我认为低灵能通过另外空间传输声音或物质,释放一些慢性毒。

那个阴霾换个角度说就是妖气,经常阴霾的地方魔鬼绝对不少。有的受害者使用仪器在家里检测出一定强度的辐射值,像辐射这种对人体有害的负面能量在古代叫做阴气煞气,我认为如果到墓地,太平间,殡仪馆等不干净的地方同样能检测出辐射值来,只不过是听不到电波声。

低灵除了能附人,还比较喜欢附鸡,狗,苍蝇,蚊子。我家附近的魔鬼很多都养着鸡或狗,所以有的时候受害者会经常巧合般的听到鸡鸣和狗叫,当然不是说养鸡或狗的就是魔鬼。无论身上有没有味道都会吸引苍蝇蚊子,还经常听到苍蝇蚊子飞到耳边骂人。现在出现的许多“怪病”,如PATM和肠易激综合症都是魔鬼低灵作怪。

我认为中共的什么网络监控,天眼监控,人工智能,脸部识别等现代科技监控手段都比不上低灵监控。就连自己家低灵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的时候家里的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好像中共比自己都清楚。香港那么多灭绝人性的暗杀,我认为好多都是这种魔鬼警察和特务下的毒手,光凭人工智能和网络监控不可能做得那么隐秘。什么脑控仪,卫星定位辐射,声波武器都是障眼法,一般人看不见低灵,但魔鬼看得见,魔鬼和低灵里应外合,魔鬼就是拿电视遥控器也能“脑控”人。

千万不要被魔鬼的伪善画皮欺骗,我以前的魔鬼同学,有痞子流氓,但是还有三好学生和全班第一,当时从表面没看出什么不正常,感觉这还没几年都变成了下流低级,无道德底线的魔鬼低灵。我一直认为中共只会耍流氓,没想到魔鬼确实天生自带些小能力,我高中时的魔鬼语文老师在课上说过这么一句:“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当时还想,这老师吹捧流氓,人品有问题,现在才知道原来它自己就是流氓魔鬼。

中共的主体是魔鬼低灵,低灵就是一些像附体一样的动物之类的灵体,毛泽东的元神是王八,江泽民元神是蛤蟆,魔鬼转世有了人身,确实可以说成是高级动物,不是人,当然没有人性,也就不把人当人看。再加上它们背后的共产邪灵,真是邪恶至极的红魔。建政前后一直杀人害人制造恐慌动乱,一边利用中国人在现实中帮它们创造价值,一边败坏中国人道德,因为低灵可以从人的负面情绪中吸取负面能量供给共产邪灵,人类对魔鬼来说不过是剥削的奴隶和祭祀的贡品。中共的魔鬼主体严格的来说并不是无神论,因为中共是邪教,信奉的是中共邪灵和魔鬼撒旦,被无神论蒙蔽的中国人也该清醒了。

现在家里天天闹鬼,出门就被攻击,我的压力也是不小,有的地方写得不是很准确,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摸索来判断,但事实确实证明了魔鬼的存在。“脑控”才是真正的洗脑,“脑控”在中国已经相当普遍了,只不过有的人不知道。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彻底认清中共魔鬼的真面目,不再被中共魔鬼所欺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