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专栏】中国封城之难(上)(图)

2020-02-10 06:22 作者: 王尚一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封城后冷冷清清的大街一景
武汉市封城后冷冷清清的大街一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0日讯】封城,是小农经济和文化的行为,以愚昧、粗暴、丑陋的方式,对待源于武汉的瘟疫蔓延。在经济和社会模式上,中国已经表现为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特征。小农式的粗暴封城,不仅不能解决瘟疫问题,还全面摧毁中国当前的工业化经济和社会,造成更加深重的灾难。

随着瘟疫蔓延,中国社会的本质暴露。中共除继续封堵真实信息、全力宣传洗脑之外,缺乏基本的危机组织应对能力,阻断民众自救、抢夺重要物资、发国难财…… 中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王朝末日的无序状态。随着中共灭亡,中国绝大多数人为中共陪葬,中国大物理从前奏的癌瘤高发期进入必需品物资短缺期,进而人口大灭损。 

瘟疫如同脑溢血,需要对病人实施开颅手术。高超的医生在此时,拿起精巧的手术刀,实施精细的疏离手术。而封堵如同农民挥舞镰刀斧头,用斧头砸开头颅,造成更加灾难的后果。此时,医术再高超的医生也无法挽回,只能做很有限的局部补救。

本文简单分析两个问题,一是小农社会与工业社会的区别,二是封堵与灾难后果。

一 小农社会与工业社会的区别

中国是系统割裂的社会。在经济机制上,中国人普遍追求工业化和城市化;在政治机制和文化上,中国停留在原始落后的小农社会,共产主义强化小农社会模式。

封城是小农机制暴露的结果。在根本机制上,工业社会和小农社会相互矛盾,不可调和。平时,中国人为了追求物质和享受,遵循工业社会的经济机制,但在危机面前,中国政府和民众共同行动,迅速回到小农社会的危机应对模式。

1. 小农社会的模式和文化

封堵是原始落后的小农社会,应对瘟疫、饥荒等灾难的一个方法。面对危机,统治者经常采取封省封城封村等措施,起到稳定统治的效果。

比如1960年中国大饥荒期间,个别地方政府在抢夺农村农民的粮食后,造成农村的大规模饥饿。随后,地方政府组织当地武装力量,以机枪封堵这些农村的路口。当饥饿的农民到达路口,试图到外地讨饭时,机枪对农民扫射,迫使农民回到农村,在本地饿死。通过这种方式,中共防止大规模流民产生,维护中共政权。

封堵措施能成功,基于小农社会的社会模式和文化思维两个支柱。两个支柱相互支持,构成小农社会的运转模式。

小农社会的社会模式,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自给自足的小区域自然经济:小区域经济自成系统,与外界的经济交换很少,经常是95%以上的物资由内部产生。

交通运输不便:由于大部分地区自给自足,对于交通运输的需求很少,因此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很少,交通运输不便。大多数人日常生活在8公里半径的范围内,一生到过的地方在80公里范围内。 

生活物资简陋和匮乏:自给自足的经济生产能力弱,效率低,产品数量少,产品简陋粗糙。

知识极为贫乏:社会模式所限,知识成本极高,人们既难以亲身经历,又支付不起书本教育成本,民众的知识极其贫乏。 

缺乏基础的医疗条件:抗病主要靠自己的身体条件,各类巫医利用当地的动植物制造所谓的药品,给民众“治病”。

封堵是小农社会应对危机的主要手段。小农社会的社会模式决定,当一个地区面临饥荒或者瘟疫,中央政权可以立即下令封锁当地。在全面封堵后,对其它地区的生产和生活,不会造成显著负面影响。1910年,伍连德在哈尔滨阻止瘟疫,采取封城措施,获得成功,其背景就是小农社会的社会模式。

中国小农社会的文化模式。中国是无神论加大一统文化下的小农文化系统,其文化模式具有几个特点:

集权/极权社会的皇权崇拜:中国皇权全面垄断政权和教权,是典型的政教合一模式。共产主义的极权思维和宣传洗脑手段,进一步强化皇权崇拜。不管毛泽东的造神运动,还是习近平仿效毛泽东和金正恩,都是标志。

官僚和知识分子集团支持集权/极权:中国知识分子以集权专制/共产主义为导向。以西方知识为伪装,以中西结合的洗脑知识为工具,支持集权系统统治民众,从集权系统中分一杯羹。

中国民众:愚昧、短视、自私、懦弱、勤劳。即使在信息社会,对社会、科学、世界毫不关心,不积极了解和学习真实的信息和知识,而是自然接受愚昧的洗脑方式。

互恨和互害:中国文化促使民众之间互恨和互害,共产主义强化互恨和互害的行为。在政权层面,统治者将民众看作韭菜、代价、炮灰;在社会层面,民众之间内心相互仇恨,为一己私利而互害,随时发动你死我活的斗争。

中国社会的文化模式,支持文盲习近平的上台和不断集权。在中国的工业化背景下,以小农文化的愚昧、粗暴和丑陋的治理手段,给中国带来一个又一个的灾难。支持习近平的权贵、知识分子和民众,共同扩大灾难,并将灾难传播到全世界(相关内容在《中共灭亡在即》一书中有系统分析)。

封城是中国小农文化应对现代工业经济的措施。其结果不仅导致中共灭亡,更加速对中国工业经济机制的全面摧毁,引发中国绝大部分人死亡的中国大物理。

在心理上,封堵措施加剧社会矛盾和仇恨,为后续的惨烈大物理做铺垫。疫情爆发后,部分受感染的武汉人只考虑自己,丝毫不关注公共利益,不自我隔离,肆意妄为到各地和国外的公共场合传播病毒。同时,其它地区出于瘟疫的恐惧积极封堵,防范武汉人和外地人。随着形势进展,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仇恨不断累积。

2. 工业社会的模式和文化

在经济机制上,中国经济已经属于工业化经济,甚至是过度工业化经济。中国GDP的95%以上属于工业化经济。即使中国农业,大部分也是工业化农业,而且需要工业化运销系统的支持。

工业社会的优势是各方面更先进发达,同时各种危机显现。由于工业社会的系统因素,危机很容易被放大和传播,造成社会问题,甚至引发工业经济的崩溃。在工业社会和文化中,防范风险和应对危机应当是首要任务。

疏离是工业社会应对危机的关键模式。疏离指疏导和分离。疏导是在经济危机、自然灾害、瘟疫等危机事件发生时,进行系统的危机管控。在管控过程中,不断分离危害的部分,保护有益的部分。

疏离操作,如同精细的外科手术,是复杂的专业化系统操作。疏离操作的主要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必然性,封堵的粗陋操作,无法解决工业化社会的危机,反而加重危机;二是可行性,工业化社会模式和文化模式,是高技术的系统结晶,有能力实施疏离操作。

工业社会的社会模式,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大系统的社会分工与合作:工业与社会分工合作相辅相成,工业化程度越高,代表社会分工和合作的程度越高、水平越高、规模越大。

交通运输发达:大系统分工与合作,需要跨区域分工合作,对交通运输的要求高。全球化经济环境下,航空和海运支持全球化的工业分工合作。商业客运飞机的经济航速是每小时800公里左右,达到小农经济时代绝大多数人一生活动范围的10倍。 

生活物资丰富和精细:在人们的生活中,工业产品极大丰富,而且技术含量高。 21世纪的一辆汽车或一个IPhone手机,其技术含量超过20世纪之前的所有科技总和。

知识极大丰富:由于信息技术的快速升级与传播,信息泛滥,普通知识的获取成本极低。人们面临的知识成本,不是获取知识的成本,而是辨别真假知识的成本。

医疗系统日益发达:只要合理投入大量资源,可以建立完善和发达的医疗系统。

工业经济和社会的运转,需要工业化系统模式和文化。其中,防范风险是工业社会的生存基础,即工业社会文化的基础部分。从防范风险的角度,优秀的工业社会文化,主要体现为几个特点:

高素质、多专业集合的领导团队:对工业经济和社会极为了解,随时警惕和关注风险。在风险到来之前,做好各种应对计划和具体准备工作;对即将到来的危机,及时警示社会,带领社会全面防范危机;在危机爆发后,以高超的疏离手段,将危机和灾难的危害降到最低。

维护工业经济和社会运转的知识系统:各类职能人员掌握重要的知识和技术,支持工业经济的运转,维护工业社会的平稳。以个人的知识和技能,最大化降低风险,保障安全,降低损失。

社会民众:关注各类危机,拥有基础的危机意识、应对危机的能力、一定的危机储备、应对危机的团队能力。面对危机时,听从领队团队和知识系统的指导,以较强的团队组织,应对风险和危机。

互爱文化:优秀的工业文化将个人视作财富,具有团队意识、专业能力和献身意识的人才是宝贵的财富。团队文化基于互爱,对个人价值的尊重。在面对危机时,以应对危机为标准,对个人实施疏离和分离。

根据上述标准,中国大陆是工业经济残缺,工业文化完全缺失,社会仍处于愚昧的小农政治系统和文化系统的国家。而且,在全世界华人中,从掌权者到知识分子,再到民众,具有较高工业文化素养的人,凤毛麟角。

华人社会的愚昧文化,不仅意味着华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极少,而且无法认识危机、预见危机、危机预警和应对危机。在面对大危机时,华人往往采取最坏的措施,把危机变成灾难,进而变成巨大灾难,再将巨大灾难推向世界。(未完待续)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供稿,2020年2月5日)

公告:王尚一的电子书在售中,《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川普风暴》、《中国经济分析合集》,《中共灭亡在即》可以在《看中国》网站在线购买,也可以联系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email protected]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