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战疫 中共有无最终解决方案(图)

2020-02-10 09:10 作者: 卓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关于战疫中共有无最终解决方案
网络曝光方舱医院内部(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2月10日讯】熟悉纳粹历史的人,对“最终解决方案”这个字眼都不会陌生,那是希特勒和他的核心同道们之间的密语,是关于如何实现亚利安民族净化,从根本上解决犹太人带来的麻烦,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秘密行动方案。

当“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像海市蜃楼般拔地而起,武汉市民也许曾经燃起过一丝希望,可是当“方舱医院”影像曝光之后,人们不禁开始狐疑:这哪像是用来救人的医院?根本就是奥滋集中营的现代翻版呐!

初始,雷火二神还摆摆样子,一房两床,也有一些简略的医疗器械如呼吸器等,但是网上出现一些内部实测视频时,发现病房有铁窗隔阻、只留了一道送食口、门只能由外面开……,与其说这是病房,还不如说是牢房。几天后,武汉洪山体育馆进驻了800张床,一夜之间变身为野战医院,把防疫作战办成了睡衣趴,中共引以为傲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管治效率,开始令人惶惶不安……

从先后已有七十几座规模城市封城来看,中共显然已经做足了此事不能善了的心理准备,这种心理质素可以从独裁者的历史行为里找到答案。希特勒认为逐一消灭犹太人,既浪费作战资源又没效率,于是毒气室集体消灭便成为理想的“最终解决方案”,六百万人灰飞烟灭,连子弹都省了。

许多专家开始怀疑,武汉冠状病毒不像自然病毒,怀疑它是用基因嫁接合成出来的人造病毒,是P4实验室搞生化武器捅出了大漏子,果真如此,就十足应了“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的古训了。人所闯的祸,就得用人为的手段来收拾,天理人道都不管用,于是封城、截堵、损害控管就成为思维主轴,牺牲局部以保全大部就是不得不然的选择。

郭文贵说中共高层一开始就有最坏的打算,可以付出的代价介于一千万至一亿人命之间,也许有点夸张,但中共应付三、四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是有其历史经验的。

不管旁人怎么看,当我看到武汉台办可以塞一个确诊病例给台湾时,我们就必须理解,他们心里是没有一丝道德负担的;同理,当我看到火神雷神及方舱“医院”相继启用时,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脑中联想的画面,一是电影奥滋集中营,二是每当口蹄疫、禽流感爆发时,防疫人员全副生化装,将一车一车的牛猪鸡鸭往坑里倒,然后洒上石灰填土的画面。

如果这就是中共面对世纪浩劫的“最终解决方案”,那也只能承认“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确有几分道理,仅存的差别,或许就只剩下“全面扑杀”或“隔离等死”的取舍了,如此一来,吹哨者李文亮医生的悲壮牺牲,便显得一文不值了。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