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起疫” 北京面临全球孤立(下)(图)

2020-02-12 05:51 作者: 朱莉 闻天清

手机版 正体 1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北京当局也陷入公共卫生危机与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北京当局也陷入公共卫生危机与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图片来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朱莉、闻天清采访报道)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在恶化,中共官方确认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当年SARS全球致死人数。从疫情初期的可防可控、没有出现人传人的现象,到小区封闭式管理,甚至封城、封省,导致千百万人生计无着、病人难以就医等人道主义灾难。官方专家所预估的元宵节疫情拐点并未如期而至,北京当局也陷入公共卫生危机与前所未有的被全球孤立的困境。

“武汉起疫” 北京面临全球孤立(上)

章天亮:中共认为武汉肺炎是一个政治问题

对中共治下的武汉肺炎疫情持续不断蔓延,旅美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说:“中共它是一个政治挂帅的体制。其实像肺炎这种东西,它是属于公共安全问题,属于公共卫生问题。但是对中共来说,它是一个政治问题。它比较担心,如果这个疫情一旦扩散之后会影响到它的经济。因为中共它的合法性是跟它的经济绑定在一块儿的。如果要是经济不行的话,中共感觉就是它的统治就比较难以维系。”

章天亮认为中共非常注意宣传自身形象的问题,这也是武汉肺炎疫情错失防控良机的原因之一。他说:“再一个就是共产党它想给老百姓树立一个形象,就是它是无所不能的,它什么都能战胜,好让大家去相信它。但是就是这个疫情的话,它其实战胜不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它就是在赌。赌什么呢?就是希望这个疫情到温度不太合适的时候突然就受控制了。就像那个萨斯一样自然就消失了。所以,它当时实际上赌的是这个疫情不会传播那么广,不会人传人。或者即使人传人的话,传播力不会那么强,强的话也不会死,死的话也是短暂的,就是它赌很多东西。然后它就不把这个东西告诉给大家。但是现在因为这个不是瞒不住了嘛!他就不得不说了。”

章天亮表示,在美国这种民主国家,其政治跟经济是分开的。对美国政府来说,类似武汉肺炎疫情对其执政合法性不会造成任何挑战。“就是经济也好,疫情也好,对他的执政合法性不会造成挑战。所以这种情况下,加上是民主国家,如果你要是对人民的这种安全不能提供有效保护的话,那老百姓肯定会把你选下台的。所以这种制度的话就决定了它一定会尽快、尽全力把疫情的影响缩到最小。”

陈破空:美国民主本质与中共独裁完全不同

旅美作家、政治评论家陈破空认为,美国是一个民主大国和社会,如果发生任何的公共危机、天灾人祸,就会是整个社会的动员。首先媒体、记者会赶到现场进行采访报导,然后地方政府等任何负责方就会举行记者会发布处理的情况,由于美国地方政府拥有自治能力,可以调动人力、物力、财力进行支援,各部门都会投入拯救生命或者是抗击灾害这种程序运作中。

陈破空说:“联邦政府,中央政府也是在透明的情况下运作。他必须一方面是要拨出援助,再一个就是要赶到现场。像美国如果发生洪水的话,通常总统都是首先要到达现场,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如果稍微有迟缓,他会受到选民的抨击,甚至有可能给他自己的政治带来不利。比如说遇到选举,不仅对他本人不利,有可能对他的执政党、他所在的党都带来不利。所以美国是个充分民主的国家,高度民主的国家,是人类社会民主的一个成熟的形态。”

陈破空表示,美国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与政府所受到监督和制衡必然表现出整个社会一种同心协力、一种全方位的关注。新闻媒体上也会以头版头条进行报导。这跟中国就形成了完全的对照,所以为什么这些事都发生在中国。不管是2003年的SARS瘟疫,还是近几年的禽流感、非洲猪瘟和鼠疫,一直到现在的武汉肺炎

陈破空说:“这些事情发生在专制的中国,不是在相对自由的香港,不是在民主的台湾,也不是在民主国家日本,也不是在民主国家美国,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它的起因,它发生的本身就是制度的弊端,制度之祸,制度之恶,制度所开的恶之花。所以这个制度我们看到,不仅这些灾难是这个制度带来的,灾难发生之后,这个制度在灾难上可以说是把天灾人祸交加在一起,人祸复人祸,人祸何其多。我们看到它跟美国或民主社会的对比,第一:新闻,所有的新闻,电视、报纸、网站都由党来控制。而它的控制主要就是掩盖,就是掩盖分歧。然后政府与政府之间互相推诿,和地方政府失去自治能力,不能做主,完全依赖中央政府,所谓定于一尊来拍板。”

陈破空还提及民间力量和公民社会在美国的重要性。他认为,非政府组织包括公义社会、公义组织等都被中共斩尽杀绝了。尤其最近这几年,中国社会自救能力也完全被削弱、被剥夺,只能坐等中共政权采取行动。然而,中共当局往往都是行动迟缓。因为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来去互相推托,再加上信息掩盖,就耽误了宝贵的抢救生命的最佳时机。最后不管是时间成本,还是人力成本,都叠加在那里,可以说使人祸触目惊心,后果相当的严重。

谈到美国与中共政权的本质不同时,陈破空说:“美国这个社会啊,是小政府大社会。它主要靠社会的动员,而政府受到充分的监督。所以,政府犯错,或者是制造人祸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而中国刚好相反,它是大政府小社会。所以这个大政府呢,就是很容易制造人祸,而社会对它的监督和约束能力呀几乎等于零。”

陈破空认为,由于是小政府大社会,三权分立,互相监督、互相制衡,这种民主制度就必然使政府将大量的资金、资源、人力、物力投入到与民众切身利益相关的方面。比如说民生、卫生、教育或者是福利,或者是社会应急机制等。但中共专制的社会则相反,首先投入的是确保所谓政权安稳,或者是政权的民生。所以,中共最大的人力、物力等资源投入首先是维稳开支费用。而这个维稳就是将枪口指向了人民,随时会封口,封杀言论,封锁人们的信仰、自由或者是基本的权利。

中共维护其独裁政权的稳定必然要依靠军队,陈破空表示,通常在正常国家中,军费本来是作为国防用途,这是真正的军费。中共掌控的军队是枪口朝内的,就像这次武汉发生事情一样,中共都是军方人员去接管医院。中部战区军队围困武汉及湖北,实际上是防止民变。这些军方人员并不都是军医,大部分人与医学领域毫无关系。它的出发点,一方面是为了封口,另一方面是随时镇压民众游行、示威、抗议,或者是起义和民变。

陈破空说:“所以这样的话,当中国发生大灾难的时候,应对灾难应急的资源根本不够。就我们看到这次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号称可以上太空,可以下深海,可以快速建成人工岛,可以在南海扩张,让小国不敢吱声。但是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大国,连口罩都不够,连口罩都生产不出来;连医疗设备,连医疗资源都不够,是因为它根本没有在这方面有投入。第二他们成立了所谓应急管理部根本也没有起作用,在2018年初建立了应急管理部有什么作用?应急管理部成立以来,它的部长,一个叫王玉普的部长,根本就销声匿迹,根本这种政治上莫名其妙。为什么一个部长出任之后两年都没有露面?是重病那就应该换;如果是落马了,那应该有新人换上。如果是其它原因,政府做个解释,所以连应急管理部也不能起作用。最后都是听所谓党中央一声令下。到最后是所谓要定于一尊的这个最高领导人来发号施令。”

因此,权力不平衡,政府与社会权力的不平衡,还有中国大陆地方自治的瓦解、公民社会的匮乏,最后导致中国大陆没有应急管理能力。如果说发生天灾,那上面会叠加人祸;如果说发生人祸,就会人祸加人祸。所以,中共治下的社会必然一面再、再而三的出现这样的惨祸,最后受损害的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的制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