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确诊数暴增近1.5万 新官上任先甩锅?(图)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左)、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右)
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左)、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右)(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2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在湖北蔓延,在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换人后,湖北当局通报修改诊断标准后的数字,全省12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外界质疑这现象涉及官场某种潜规则。

13日上午,中共官方突然宣布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担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担任武汉市委书记。

同时,一天前湖北的新增病例只是1638,但在湖北和武汉换一把手当天,新增病例数猛增14000,死亡病例暴增254例。当局解释说,这是对以往的疑似病例开展了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了订正所致,也就是说,数据发生巨大变化是因为确诊标准发生了改变。

据官方通报称,根据新的诊疗方案,湖北将对以往的“疑似病例”展开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订正。临床诊断,指的是医生给病人检查疾病,并对病征做出分类鉴别。不一定经过病毒核酸试纸检测化验,就可以断定疾病种类和制定治疗方案。就拿新冠肺炎来说,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等特征的,就列为临床诊断病例,也就是确诊。

采用临床诊断后,湖北的确诊病例因而出现了火箭式的窜升,死亡数字也大幅上涨。

但这一突变令外界吃惊,质疑中共瞒报之声不绝于耳。外界认为,这个现象足以证明,此前有非常多的患者没有被确认。当然,这也不等于今后这些非常多的被隐瞒的数据已经真正消除。

对这一数据变化的小动作,坊间猜测,“可能就是新换上的官员不想背锅”。

因为2月10日,原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武汉的人数排查高达99%,1499名重症确诊患者全部入院。他的说法引起很多人质疑,认为当局仍然在撒谎,隐瞒真实情况。

12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指,湖北和武汉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他更指出,武汉疫情存在不确定性。与输入地相比,武汉感染者底数还没有完全摸清,蔓延扩散的规模也没有较为精准的估计预测。据有关方面推算,武汉潜在被感染的基数可能还比较大。

于是在换上新的党官后,数字就出现了窜升。有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怪不得一下子一晚上突然增加了一万多,原来是为了盘帐、理库存,毕竟换了掌柜,不能把老帐算到新掌柜身上。”追责风暴是在找替罪羊?

旅美学者何清涟表示,“实情是湖北和武汉书记双双被免职,上海应勇和济南王忠林赴鄂救火,不想代替前任背锅,要求实报,于是病例飙升。我个人认为还是打了折扣,几折不知。”

《纽约时报》引述华盛顿大学大流行病防备和全球卫生安全中心专家拉比诺维茨指,诊断的变化可能使追踪流行病变变得更加困难,这意味着,新冠病毒疫情远远未得到控制,来自中国的流行病学信息并不完整,专家估计,这样的疫情可能会断断续续地上升,回落然后卷土重来。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传染病专家佛格森(Neil Ferguson)则认为,数据仅代表症状最严重的病例,最低可能仅有10%病例被正确诊断出来。根据佛格森的报告,武汉大约19起确诊病例中官方仅通报一起。

武汉肺炎确诊和死亡数字早被曝与官方公布不符。中国财经杂志月初发布一篇报导,题为“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当中提及,武汉当地有病人因在确诊前就病亡,没有列入官方统计,作为统计数据之外,被冠以“肺部感染死亡”,而出现症状却不能住院的也不算确诊病例。报导暗示未能确诊新冠状病毒或者死于这一病毒的患者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但随着当局近日进一步收紧媒体言论,这篇报导被删除。

多方观察认为,中国疫情泛滥到越来越难以收拾的局面,主要是因为中共各级官员的掩盖真相、隐瞒事实,而且官场换血后,隐瞒疫情的情况并不会根本改变。

除了现已下台的蒋超良和马国强这两个替罪羊,此前的湖北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卫健委主任刘英姿已经被撤职。有消息称,“临危受命”南下湖北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将接替王晓东出任湖北省长;武汉市长将由上海闵行副区长吴斌接任。不过目前未获官方消息证实。

武汉市长最早甩锅引发震动 习近平和中共体制都被指是个问题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之前央视直播中表示,公布疫情必须要上级授权。日前出版的武汉官网《汉网》发表了一篇替他叫苦的文章,周先旺明确表示,早在12月,已经把相关情况上报了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也到武汉调研,并给出了“初步结论”。文章质疑“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法广评论说,周先旺如此大胆,大约知道自己已经是煮熟的鸭子,无处可逃,与其乖乖的当替罪羊,不如先把中南海早知道武汉疫情这件事捅出去。至少,北京罢免他,或许还要向他问罪的时候,他已告诉世人,他所做的都是在执行中央的指示。周先旺这一招比较狠。但是周先旺会被如何处理,北京不会找不到名目。

其实,在2003年SARS之后,当局建立了一套全天候直报传染病等重大疫情的先进系统。这个系统不需要经过层层官僚,主治医生、专家或发现疫情的医院等可以直接报告中央。

法广认为,这次疫情并不是湖北当局、或者中共疾控中心完全压着,是“不符合事实”的。北京之所以在20天后才下令处理疫情,或许有三种可能。一是北京对疫情缺乏敏感性,或以为传染病没什么可怕的,顶多死几个人,没什么了不起。二是当时美中贸易谈判正在进行中,北京可能希望等到谈判落定再决定。三是北京可能与湖北官员一样,希望快快乐乐地过年,开完两会再处理。

专研大陆社会问题的国立政治大学的东亚研究所所长王信贤,1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这场疫情“把中国大陆治理的缺点都暴露出来了”。习近平应该早就得知有武汉肺炎疫情的消息,但是当时正值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等事项,他又将权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因此当疫情尚处于模糊的阶段时,“没办法排上习近平的首要考量”。疫情延烧至此,“最重要的是中共体制上的问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