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来一大千”慧眼识邪灵(图)

2020-02-22 09:30 作者: 戴东尼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张大千 (图片来源:网络公有领域)

在中国画坛上有这么一位画家,他在近代的中国画家当中,一生展览最多,画册最多,传奇故事最多,生前死后传记版本最多,报章杂志介绍报导最频繁,拥有私人园林最大,胡子留的最早,学习古代名家数量最多,对传统吸收得最多,了解得最深,也表现得最好,以及有生之年知名度最大,画价最贵。他喜爱身着中国传统长袍,头戴高冠,长髯飘拂;他临摩研习的书画纵贯古今,历经清、明,直追宋唐晋魏;他的足迹遍及海内外,四川是他家乡,阿根廷、巴西、美国旧金山、台湾都曾是他人生旅途的歇脚处。他就是被誉为“五百年来一大千”的张大千

张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名爰,字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他的画作“包众体之长,兼南北二宗之富丽”,集文人画、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概括来说张大千30岁以前的画风可谓“清新俊逸”,50岁进于“瑰丽雄奇”,60岁以后达“苍深渊穆”之境,80岁后“气质淳化”。他擅长所有传统中国画的主要门类,无一不精通。张大千的一生,他所尝试过以及开创出的画风,几乎涵盖了自5世纪以来各个时期的创作理念,因此他的画作为新世纪见证了一部千年宏观的艺术史,是几乎涵盖了自五世纪以降的一部中国绘画史。

除了本身在中国艺术成就之外,张大千有生之年往来亚、欧、美各地举办画展,为宣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不惜余力,并作出了卓著的贡献。他还是画家中的名厨,美食家。大千先生的穿着、生活习惯和礼节,比任何一位住在中国的中国人,要更加中国、更加传统。

很多人认为张大千之所以绘画成就这么高是因为他是天才,可张大千却不这么认为。他说:“有人以为画画是很艰难的,又说要生来就要有绘画的天才,我觉得不然。”他认为只要自己有兴趣,“找到一条正路,又肯用功,自然而然就会成功的。”他还强调说:“尤其是在基础上下功夫是最重要!”


张大千 松下高士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佳士得拍卖行)

张大千所作的这幅“松下高士”,以文人水墨风格为主的技法完成,人物主要以白描法画出,从线条上来看,非常流畅,充分发挥了张大千用线的功力,用笔紧密延绵,在细致中有一种遒劲的力道。整个画面非常浑厚、精美,成为一体,人物画得尤为传神,从画面人物的面部也透出自然和谐。中国古代文人喜爱寄物喻志,借大自然中的境物来表现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对精神境界的追求。坚毅不拨的青松四季常青,姿态挺拔,在万物萧疏的隆冬,松树依旧郁郁葱葱,精神抖擞,象征着青春常在和坚强不屈。这幅画可以看作张大千当时心志一种抒情。

为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吸取更多的营养,张大千还去到塞外敦煌莫高窟。在莫高窟看到这数以千计的三唐六代之精英,佛法诸天之神变,光彩夺目,张大千倾慕喜爱之情达到极点。敦煌壁画,气势宏伟,结构谨严,人物生动富丽,画幅高大。张大千以他忠于绘画艺术事业的精神,和他豪迈的艺术家风度,立志按原作大小尺寸临摹,恢复原作本来面目。他研究临摹壁画达两年六个月有余。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乐轴 (图片来源:网络公有领域)

自敦煌回来,张大千作画,气势更加坚实雄伟,色彩更为富丽多变,画风又为之一新。大千先生的朋友,近代著名书法家沉尹默曾题诗赞他:“三年面壁信堂堂,万里归来须带霜。薏苡明珠谁管得,且安笔砚写敦煌。”有人还放风称,张大千在莫高窟留下了损害。其实,早在1981年,就有署名石湍的作者在《旅游天府》发表《张大千并未破坏敦煌壁画》一文中作证说,当时自己在敦煌莫高窟工作过十余年,从未亲眼见张大千破坏过敦煌壁画,相反对敦煌壁画的恢复和整理工作做不少贡献。更早的证明还有1949年3月,当时国民党甘肃省参政会对控告张大千“破坏敦煌壁画”一事,作出了最后结论:张大千在千佛洞,并无毁损壁画情事。但此结论,国民党政府没有公开。后经大陆研究张大千的专家李永翘先生于1986年8月,查找到1949年的裁决书原件,才使世人得知真相。公认的真相是,张大千是保护敦煌莫高窟的大功臣,也为弘扬敦煌艺术做出了巨大贡献。

张大千还慧眼识邪灵,远离中共,不被中共所骗的见识体现了他不凡的大智慧。

1949年夏天,张大千原本想先来台湾看看生活环境,回头再接上一家老小,举家迁台。但是,局势的变化太快,张大千赶回家,接上一家老小时,没想到,机位不够。他一家仅分到三个机位,在当时那种局势下,这还是一种特殊待遇。张大千当机即断,带上四太太徐雯波,以及三岁的幼女张心沛飞离成都,随民国政府到了台湾,从此再未回中国大陆。虽然远离了中国,但中国政府还是想把张大千骗回中国大陆,为其所利用。张大千离开大陆后,当时的统战高官陈毅、周恩来等多次邀请张大千回大陆,周恩来以帮其还债为条件促其回国,并应允用2万美金买下其藏品,另外发2万美金供其自行开销。但被张大千一口拒绝,张大千先生回答:“一个能随便答应用公款替我退还私人债务的政府,实在不如老蒋,不回也罢!”

1950底年张大千回到香港,租了九龙一处院落住了下来。没多久四太太徐雯波便生下一男婴,张大千取名为心印。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放出张大千四个儿子,包括张心智、张心一、张心澄、张心夷到香港劝张大千回大陆。张大千原本见到四个儿子们当然很高兴,但很快就觉得不对劲,几个儿子怎么一个调门都劝他回大陆。张大千眼见自己的亲生儿子被洗脑后,成为“统战工具”,就明白的告诉他们,你们究竟是要我这个老头子,还是要什么人民政府?要老头子就留下来跟着我,要跟什么人民政府,马上就滚蛋!总之你们休想骗老子跟你们回去!

张大千不愿四个儿子回大陆受罪,就告诫他们说,在这儿,你们还能叫我爸爸,真要回去了,苦日子还在后头呢!总有一天,你们连我这个爸爸想认都不敢认了!在张大千的劝说下,四个儿子决定不回大陆了。张大千四个儿子是幸运的,因为他们信了他们爸爸的劝说。从此,张大千带着家人展开了他在海外辉煌的艺术之旅。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