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東尼專欄】「五百年來一大千」慧眼識邪靈(圖)

2020-02-22 09:30 作者: 戴東尼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張大千 (圖片來源:網絡公有領域)

在中國畫壇上有這麼一位畫家,他在近代的中國畫家當中,一生展覽最多,畫冊最多,傳奇故事最多,生前死後傳記版本最多,報章雜誌介紹報導最頻繁,擁有私人園林最大,鬍子留的最早,學習古代名家數量最多,對傳統吸收得最多,瞭解得最深,也表現得最好,以及有生之年知名度最大,畫價最貴。他喜愛身著中國傳統長袍,頭戴高冠,長髯飄拂;他臨摩研習的書畫縱貫古今,歷經清、明,直追宋唐晉魏;他的足跡遍及海內外,四川是他家鄉,阿根廷、巴西、美國舊金山、臺灣都曾是他人生旅途的歇腳處。他就是被譽為「五百年來一大千」的張大千

張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名爰,字大千,別號大千居士。他的畫作「包眾體之長,兼南北二宗之富麗」,集文人畫、宮廷畫和民間藝術為一體。詩文真率豪放,書法勁拔飄逸,外柔內剛,獨具風采。概括來說張大千30歲以前的畫風可謂「清新俊逸」,50歲進於「瑰麗雄奇」,60歲以後達「蒼深淵穆」之境,80歲後「氣質淳化」。他擅長所有傳統中國畫的主要門類,無一不精通。張大千的一生,他所嘗試過以及開創出的畫風,幾乎涵蓋了自5世紀以來各個時期的創作理念,因此他的畫作為新世紀見證了一部千年宏觀的藝術史,是幾乎涵蓋了自五世紀以降的一部中國繪畫史。

除了本身在中國藝術成就之外,張大千有生之年往來亞、歐、美各地舉辦畫展,為宣揚中國傳統文化藝術,不惜餘力,並作出了卓著的貢獻。他還是畫家中的名廚,美食家。大千先生的穿著、生活習慣和禮節,比任何一位住在中國的中國人,要更加中國、更加傳統。

很多人認為張大千之所以繪畫成就這麼高是因為他是天才,可張大千卻不這麼認為。他說:「有人以為畫畫是很艱難的,又說要生來就要有繪畫的天才,我覺得不然。」他認為只要自己有興趣,「找到一條正路,又肯用功,自然而然就會成功的。」他還強調說:「尤其是在基礎上下功夫是最重要!」


张大千 松下高士 (图片来源: 公用领域 香港佳士得拍卖行)

張大千所作的這幅「松下高士」,以文人水墨風格為主的技法完成,人物主要以白描法畫出,從線條上來看,非常流暢,充分發揮了張大千用線的功力,用筆緊密延綿,在細緻中有一種遒勁的力道。整個畫面非常渾厚、精美,成為一體,人物畫得尤為傳神,從畫面人物的面部也透出自然和諧。中國古代文人喜愛寄物喻志,借大自然中的境物來表現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對精神境界的追求。堅毅不撥的青松四季常青,姿態挺拔,在萬物蕭疏的隆冬,松樹依舊鬱鬱蔥蔥,精神抖擻,象徵著青春常在和堅強不屈。這幅畫可以看作張大千當時心志一種抒情。

為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吸取更多的營養,張大千還去到塞外敦煌莫高窟。在莫高窟看到這數以千計的三唐六代之精英,佛法諸天之神變,光彩奪目,張大千傾慕喜愛之情達到極點。敦煌壁畫,氣勢宏偉,結構謹嚴,人物生動富麗,畫幅高大。張大千以他忠於繪畫藝術事業的精神,和他豪邁的藝術家風度,立志按原作大小尺寸臨摹,恢復原作本來面目。他研究臨摹壁畫達兩年六個月有餘。


張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樂軸 (圖片來源:網絡公有領域)

自敦煌回來,張大千作畫,氣勢更加堅實雄偉,色彩更為富麗多變,畫風又為之一新。大千先生的朋友,近代著名書法家沉尹默曾題詩讚他:「三年面壁信堂堂,萬里歸來須帶霜。薏苡明珠誰管得,且安筆硯寫敦煌。」有人還放風稱,張大千在莫高窟留下了損害。其實,早在1981年,就有署名石湍的作者在《旅遊天府》發表《張大千並未破壞敦煌壁畫》一文中作證說,當時自己在敦煌莫高窟工作過十餘年,從未親眼見張大千破壞過敦煌壁畫,相反對敦煌壁畫的恢復和整理工作做不少貢獻。更早的證明還有1949年3月,當時國民黨甘肅省參政會對控告張大千「破壞敦煌壁畫」一事,作出了最後結論:張大千在千佛洞,並無毀損壁畫情事。但此結論,國民黨政府沒有公開。後經大陸研究張大千的專家李永翹先生於1986年8月,查找到1949年的裁決書原件,才使世人得知真相。公認的真相是,張大千是保護敦煌莫高窟的大功臣,也為弘揚敦煌藝術做出了巨大貢獻。

張大千還慧眼識邪靈,遠離中共,不被中共所騙的見識體現了他不凡的大智慧。

1949年夏天,張大千原本想先來臺灣看看生活環境,回頭再接上一家老小,舉家遷臺。但是,局勢的變化太快,張大千趕回家,接上一家老小時,沒想到,機位不夠。他一家僅分到三個機位,在當時那種局勢下,這還是一種特殊待遇。張大千當機即斷,帶上四太太徐雯波,以及三歲的幼女張心沛飛離成都,隨民國政府到了臺灣,從此再未回中國大陸。雖然遠離了中國,但中國政府還是想把張大千騙回中國大陸,為其所利用。張大千離開大陸後,當時的統戰高官陳毅、周恩來等多次邀請張大千回大陸,周恩來以幫其還債為條件促其回國,並應允用2萬美金買下其藏品,另外發2萬美金供其自行開銷。但被張大千一口拒絕,張大千先生回答:「一個能隨便答應用公款替我退還私人債務的政府,實在不如老蔣,不回也罷!」

1950底年張大千回到香港,租了九龍一處院落住了下來。沒多久四太太徐雯波便生下一男嬰,張大千取名為心印。在這個時候中國政府放出張大千四個兒子,包括張心智、張心一、張心澄、張心夷到香港勸張大千回大陸。張大千原本見到四個兒子們當然很高興,但很快就覺得不對勁,幾個兒子怎麼一個調門都勸他回大陸。張大千眼見自己的親生兒子被洗腦後,成為「統戰工具」,就明白的告訴他們,你們究竟是要我這個老頭子,還是要什麼人民政府?要老頭子就留下來跟著我,要跟什麼人民政府,馬上就滾蛋!總之你們休想騙老子跟你們回去!

張大千不願四個兒子回大陸受罪,就告誡他們說,在這兒,你們還能叫我爸爸,真要回去了,苦日子還在後頭呢!總有一天,你們連我這個爸爸想認都不敢認了!在張大千的勸說下,四個兒子決定不回大陸了。張大千四個兒子是幸運的,因為他們信了他們爸爸的勸說。從此,張大千帶著家人展開了他在海外輝煌的藝術之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