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X疾病”预言成真 中共肺炎并非无解(图)

2020-03-06 17:22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5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按《后汉书●五行志》所载疾疫是“邪乱之气所生”,则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这股邪乱之气所催生。
按《后汉书●五行志》所载疾疫是“邪乱之气所生”,则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这股邪乱之气所催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5日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两军对阵,最可怕的莫过于对敌人一无所知,譬如眼下的这场疫情

“X疾病”预言成真

2018年世卫组织预言了一种“X疾病”(Disease X),即病原体未知、且有大爆发危机、难以防范的国际流行病。如今,世卫专家、荷兰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病毒学负责人库普曼斯宣称中共肺炎疫情“正在迅速成为第一个真正符合X疾病的真正流行病挑战。”

是的,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对于人类而言,它有太多的“X”,太多的未知性:病原体未知,传播途径多种,潜伏期不确定,症状不确定,治愈可能性不确定……

从传播途径讲,中共肺炎几乎囊括了各种传染病的传播途径:接触传染、消化道感染、呼吸道传染、血液传染、空气传染……

从潜伏期上看,疫情初期,人们的结论是潜伏期14天,后来惊爆24天的病例,再后来出现40天,最长的是河南出现94天超长潜伏期病例。中共肺炎潜伏期到底是有规律可循,还是完全随机,令人茫然。

从发病症状上看,有的人有症状,有的人完全没有症状预警就猝死街头。从疫病检测上看,检测呈阳性的故然是被病毒感染,后来出现检测呈阴性的同样也被病毒感染的案例,而近日台湾专家、台大医院儿童感染科主任、感染症医学会理事长黄立民更直言“验不到不代表就没事”。

从治愈情况看,目前疫情属于无药可治,只是采取一些安慰疗法,所以治愈率也极低。然而这种情况下,一些被治愈者出院后竟又复发,让人们对所谓的治愈产生怀疑。而按中共专家的最新说法是,病毒将与人类长期共存,更加令人不知所措。

儒家智慧给我们启示

病毒尚未搞清,中共却来个久病成良医,出书《大国战疫》,内容不值一论,效果且看武汉。所以指望大国战疫显然此路不通。未若回归传统,看看祖祖辈辈们传下来的那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是否真的不合时宜,还是蕴藏真机。

传统的儒家思想中有一个理念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谓修身,也就是按儒家道德标准仁义礼智信等提升自己的修为,按现代观念看,这属于精神范畴的内容。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就是管好家,治好国,造福天下,按现代观念看,属于行为活动,可以称其为物质范畴的内容。也就是说,在中国古人看来,精神与物质不仅不是两不相关的东西,相反,精神与物质具有不可分割的同一性。修身之类的精神活动能够影响到家国天下的物质表现,有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就有什么样的物质表现;有什么样的指导思想,就有什么样的物质结果;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就有什么样的物质存在。而中国古人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一种人生理念,正是参透了精神与物质的同一性,从而倾其一生去实践一种由内而外,由己及人,由微观至宏观,由精神至物质的道。

那么当身、家、国、天下在物质层面上出现了问题时,就要从初始的精神层面也就是“修身”上去找原因。所谓修身,虽然说开来包括仁义礼智信等诸多方面,但概括说来却无非两种,或为正,或为邪。古人将这两类精神用一种物质概念“气”来描述,也就是正气,邪气。人不能以正气修身,就必然被邪气侵体,并且,后果不仅及于自身,还将延伸到家,波及于国,祸乱于天下。

能够祸乱身家国天下的邪气表现有多种,其中一种就是疫病。如《后汉书●五行志》中所载疾疫是“邪乱之气所生”、《伤寒指掌》所载“不正之邪气而成瘟疫也”、《伤寒论集注》有载“病者邪气也”,说的都是一个意思,疫情是由邪气所生。所以回到中共肺炎的话题上,如果用古老的儒家智慧去解读,这场祸乱身家国天下的中共肺炎是由邪气所致。

找到病源 看透社会乱象

所以,虽然我们对病毒尚有许多未知,但未知的只是病毒的具体表现,而对病毒的根源,并非一无所知。相反,传统的儒家思想中已经揭示了答案,哪怕病毒有一百种修罗变相,本质上都是一股邪气所致。所以只要找出造成疾疫的邪乱之气,也就找到了驱除疫病的方法。那么,按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社会观,我们沿着身家国天下这条线一路查下去,确实看到一股邪乱之气无处不在,在每一个环节与层面上催生着疫病的发展,现仅列出五点如下。

邪乱之一:从病毒发源来看,中共肺炎病毒系武漢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流出,且极有可能为人工制造,多国专家对此有过分析论述,这里不再缀述。加之疫情初期,中共一直掩盖真相,导至疫病失控,所有这些都让公众形成了一个共识,没有中共邪党就没有新冠病毒(又称中共病毒,COVID-19)。

邪乱之二:从病人救治上看,隔离点没有隔离的措施,病人交叉感染,轻症拖成重症。隔离点包括医院缺医少药,有的连安慰治疗也没有,等于让病人自生自灭。一些重症患者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被装入尸袋,扔进焚尸炉中。种种乱象,触目惊心。

邪乱之三:从以家庭为单位的防疫措施看,中共一方面进行缺乏配套措施的封闭管理,引发次级人道灾难;另一方面,中共又因限制确诊名额,致使大批病患不能及时住院,而是被封堵在家中,导至家人也被传染,以至灭门绝户的惨剧不断上演。

邪乱之四:从政府的作为上看,一方面,宏观措施一片混乱,从封城令到复工令,自相矛盾,朝令夕改。另一方面,具体机构或官员趁机腐败,至有截留扣押防疫物资,转手倒卖,大发国难财。此外,政府机构与官员虽然对疫情束手无策,却忙于层层造假,甩锅委责,邪乱之象,处处有之。

邪乱之五:从疫情在全球传播上看,中共对世界说谎,并借世卫(WHO)之口为自己背书。使得国际社会对疫情放松警惕,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防疫措施。疫情扩散到世界后,中共无可掩盖的情况下,还在阻挡国际专家,特别是美国专家进入中国共同应对疫情。并且,中共不止隐瞒死亡人数,还下令各地销毁疫情数据。然而,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在疫情肆虐时,中共竟出书《大国战疫》,并译为五种文字对外出版发行,俨然以全球抗疫的领跑者姿态,将无耻、无知、无畏的三无精神发挥极致。

由是观之,按《后汉书●五行志》所载疾疫是“邪乱之气所生”,则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这股邪乱之气所催生。

对症下药 以正压邪

找到造成疫情的邪气之源,接下来就可对症下药。人不能以正气修身,就必然被邪气侵体,要想摆脱邪气,就要正气充盈。所以,药方就是正气。所谓正气,孟夫子称之为浩然之气,文天祥称之为天地正气。说的都是一个意思。

文天祥在他的《正气歌》序言中谈及他被俘后关入土牢中的经历。土牢环境幽暗潮湿,密不通风,粪尿腐鼠,污秽不堪,文天祥将其概括为七种邪气。他说自己在这种环境中被关押了两年,却身体健康无病,是因为他注意修养天地之正气,也就是孟子所说的浩然之气。这是一个很说明问题的例子。文天祥在那样污秽的环境中无病无恙,是因为心怀正气,精神决定物质,于是身体健康不染疫疾。

而明人张介宾所著《景岳全书》中所收避疫法则为文天祥的故事提供了医学注解。按《景岳全书》避疫法所载,瘟疫是存在于天地间之邪气,“若人身正气内固,则邪不可干,自不相染。”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人身存有正气,才能邪气不侵。

精神的作用非是迷信

说到此,相信还是会有一些朋友受到无神论的影响,认为精神决定物质是一种迷信,对精神与物质的同一性不能理解。也许另一种思路可以帮您解惑,那就是看看无神论思想的来源。这个来源不外乎两种,或者来源于中共宣传,或者来源于科学观念。如果是来源于中共宣传,只需看看中共的官员们自己是如何做的。从毛时代开始,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坊间有诸多这方面的传闻就不再缀述。直到现在,中共体制内官员们无不“迷信”。江泽民因作恶心虚于是抄写地藏经以求保命,李小琳请和尚做法事超度其父李鹏;孙政才被抓后,在他的家中发现他供奉的龙袍;还有释永信之流的和尚凭着给手机号开光之类装神弄鬼的本事混迹官场。由此可见,所谓无神论,只是中共党官们愚民的手段,而他们自己虽然不信正神,却跟随马列邪灵,供奉狐黄白柳。

如果说头脑中的无神论思想是来源于科学知识,我想说这其实是对科学的理解有些偏狭所至。但这个问题说起来又要牵扯得很多,所以不在此详述。但仅从现象上,我们知道很多了不起的科学家,并未以科学卫道者的姿态将他们的科学精神与神学信仰相对立。如牛顿,他在神学领域的研究热情绝不逊于他对科学研究的兴趣。又如爱因斯坦,也有他的一套神学解见。至于物质丰富科技发达的当代社会,精神支柱的力量仍不可小视。如2017年哈维飓风袭击美国时,川普(特朗普)与内阁成员一起祈祷,并将9月3日定为全国祈祷日。在2019年12月6日,全美50名著名的基督教领袖到白宫,为面对弹劾和其它重大挑战的川普总统做祷告。

这些现象我们不能武断的将其划为迷信无知,亦不应简单视其为一种文明仪式。相反,这些现像的存在值得我们深思,给予我们借鉴和启示。

红色宣传只能助“疫”

事实上,作为造成这场疫病的邪气之源中共,其本质正是一个邪灵。这一点,《共产党宣言》的开篇中,它就已自报家门,自称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只是人们多把它当成一种比喻,却想不到,它真的是一个幽灵,邪灵。这个邪灵比人类更为清醒。譬如现在,很多人尚不知中共邪灵正是导致瘟疫的根源。然而,不论人们是否理解精神与物质的同一性,是否相信正气会带给人好运,邪气会导人毁灭,中共邪灵对此却十分清楚,所以大疫当前,我们看到中共加紧红色宣传,它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行动力远大于振灾防疫。

前文中,我们从五个方面总结了中共的邪乱之象,这五个方面,可以概括为两点:欺瞒造假和粉饰邀功。然而,如果说疫情之下,中共欺瞒造假是出于习惯性说谎,粉饰邀功是出于一惯的无耻,那么还有一类乱象则充满了另类的诡异,这就是疫情之下中共的红色宣传。

从疫区民众传出的视频中看到,在方舱医院里,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领着患病的人们,跳广场舞,跳新疆舞,歌舞升平中,弥漫着末日狂欢的气息。几张床位上躺着病得起不来床的重病患,工作人员却带领着一大群人围着他们高唱红歌,亢奋的声音好像撒旦声嘶力竭的嚎叫。还有入院的病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火线入党,举着拳头向着血旗发毒誓,要把生命献给党,让人搞不清这是救命还催命,是治病还是送死。可以说,这些红色宣传与医疗防疫毫无关系,那么中共为何还要搞这些形式呢,唯一解释就是,这不只是一种形式,而真的是在为中共邪灵补充能量,从而邪气高涨,夺人性命。

如何抵制邪气?修养正气

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中国人要如何抵制邪气呢。刚才讲过文天祥在土牢里修养正气的故事,说古是为鉴今,当今身处疫区的民众们也要修养正气,而修养正气摆脱邪气的第一要务,就是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也就是三退。第二要务,则是在行为上要遵循良知。比如,中共造假中,有配合中共造假的,亦有站出来揭露真相的,后者就是能够在安危之间,选择良知的,而上天也一定会回报于他,让他正气充盈,少灾多福。

当下,疫情正在向全球扩散,国际社会上的人们要如何抵制邪气呢?道理与中国疫区一样,无论哪个国家出现了疫情,人们除了要采取通常的防护治疗措施外,都应重视以正气修身,才能早日从根本上摆脱疫病的侵扰。特别是近年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党文化输出、技术盗窃、间谍渗透和不公平贸易等终于有了警觉,加之去年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中共的残暴在国际社会上暴露无遗,于是新一波反共产主义浪潮在全球掀起,与之相应的则是一场世界范围的全民觉醒运动。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回到刚才的话题,国际社会上的民众们如何修养正气,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则是对邪恶之源的中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受其欺骗,更不能助其为虐,与之为伍。

此外,还要人心向善回归传统。说到传统,各个民族间传统的价值观以及今天的普世价值观,都是差不多的,只是表述上有所不同,内涵都是导人向善,修养正气。只要远离中共,并加强道德修养,按中国人传统的养生理念讲,必然会正气浩然,邪气不侵,用现代科学的话说,人体的免疫力会大大增强。

修养正气 度过中共之劫

就在中共肺炎疫情肆虐之时,又传出草地贪夜蛾突袭云南四川113个县。更有数千亿蝗灾预警,今年粮食安全前景堪忧。可以说,疫病只是邪气的一种表现,邪气还可以表现为各种灾害,说到底都是因中共邪灵在祸乱身、家、国、天下。庆父不去,鲁难未已,中共不去,灾难不息。大疫当前,只有明确了精神与物质的同一性,从精神层面修养自身正气,抵制中共邪气,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从而平安度过中共之劫,走向美好的未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