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情报:北京蓄意隐藏或销毁疫情爆发证据(图)


武汉肺炎 疫情 北京 五眼
澳大利亚媒体5月2日披露,“五眼”联盟情报文件显示北京当局蓄意隐藏或销毁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证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5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闻天清编译)来自由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组成的情报联盟——“五眼”联盟(Five Eyes)的一份长达15页文件被媒体曝光,其内容显示北京当局蓄意隐藏或销毁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证据。

澳大利亚媒体《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5月2日引述《星期六电讯报》(The Saturday Telegraph)报导称,“五眼”联盟情报文件显示,北京当局在武汉肺炎疫情初期就公开否认中国大陆出现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人传人的现象,并责令吹哨的医生噤声或被“消失”,破坏(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相关证据,还拒绝向从事疫苗科研工作的国际科学家提供病毒活体样本。

“五眼”联盟情报文件称,从2019年12月31日起在网络与社交媒体上,北京当局就已经开始对有关中共病毒的新闻消息进行严格审查,删除、屏蔽“SARS变体”(SARS variation)、“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不明肺炎”(Wuhan Unknown Pneumonia)等所谓敏感词。

2020年1月3日,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下令将引爆武汉肺炎疫情的病毒的样本或是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或是销毁。与此同时,还发布与武汉肺炎疫情有关的“禁止公开发布令”(No-publication order)。

五眼”联盟情报文件还报告了北京当局混淆的时间表,例如:1月5日,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停止发布有关武汉肺炎新增病例数的每日更新信息,并且持续13天没有公布任何相关信息。 1月10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专科医生王广发(经查证应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正在湖北武汉调查当地疫情,他公开宣称,武汉肺炎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大多数感染者都是属于轻度病症患者。( 然而,王广发本人却在12天之后透露他自己已感染了中共病毒。)

来自上海的一个实验室在与外界共享了有关中共病毒基因序列数据信息之后,1月12日该实验室被关闭。 1月24日,北京当局官员阻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德克萨斯大学实验室共享中共病毒样本。

“五眼”联盟情报文件称,最令人发指的是“尽管当时已有证据显示中国大陆是从2019年12月初就已出现人传人的现象”,但今年1月20日之前北京当局一直都在否认这种病毒存在人传人的可能性。

情报文件也同样对世界卫生组织(WHO)保持沉默提出了质疑,虽然台湾官员在2019年12月31日就发出了武汉肺炎疫情的相关警示,香港专家在今年1月4日也同样发出了类似警示,但世界卫生组织还是选择支持北京当局所宣称的病毒不存在人传人的结论。

截至发稿时,世卫组织官方推特(Twitter)帐户仍然保留着1月14日发布的一条推文:北京当局经过初步调查发现,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新型冠状病毒 #coronavirus(2019-nCoV)存在人传人的现象。

今年2月,北京当局成功“施压”美国、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邻国(原文如此)以及其他国家不要通过旅行限制来保护自己,即使北京当局已经强行实施严格的“封城”防疫措施。

“五眼”联盟情报文件称:“(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北京在1月23日封锁这座城市之前,数百万人离开了武汉。”“当欧盟外交官准备关于大流行的报告时,(北京当局)成功敦促布鲁塞尔就虚假疫情信息发表了相关措辞。”

同样,“当澳大利亚呼吁对(武汉肺炎)该流行病进行独立调查时,(北京当局)威胁要中断与澳大利亚的贸易;(北京当局)也同样对美国要求疫情透明度的呼吁做出了强烈反应。”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和北京当局均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星期六电讯报》报导称,武汉病毒研究所关键人物曾在澳大利亚政府实验室工作或接受培训,在那里他们依然持续与中国科学院进行合作,对活蝙蝠所携带的病原体进行科学研究。

武汉病毒研究所团队在武汉实验室的工作涉及云南省一山洞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样品,并合成无法治愈的蝙蝠衍生的冠状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