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严重 “邓朴方”踢爆习近平监控中共一众大佬(图)



邓小平长子邓朴方(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5月3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近期中共内斗风声不断,在全国两会确定将于5月下旬在北京举行后,一封以“邓朴方”的名义写给两会代表的公开信在网上热传。这封公开信列出了十五个疑问,希望两会代表思考和解答,条条针对习近平,其中最后一个问题爆称习用军警把中共前后任高层都控制起来了。

“邓朴方”曝习限制前高官和党政军大员自由

由署名邓朴方提出的致两会代表公开信“十五问”中,最后一问是:“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中央居然动用军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现任党政军大员都加以‘特殊保护’,名为‘特殊保护’,实际上是限止通讯、限止行动自由、限止客人到访,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又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

这当中披露的情形,与习近平最近在公安系中布局亲信王小洪的动作疑似对应。

现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与习近平私交甚笃。早在九十年代习任福州市委书记时,王就是福州市公安局长,负责习的安全保卫,算是习的贴身保镖。习近平上台之后,王小洪先是2013年到河南当公安厅长,不到两年就调到北京当上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掌管京城维稳,而且两年间又继续升公安部副部长、常务副部长。去年5月公安部新设一个新局——特勤局(公安部八局),由王小洪兼任党委书记、局长。据《财新网》报导,公安部副部长一般都不再兼任下面的局长,王小洪是个特例。同年11月,王小洪首次以该兼职亮相公开报导。

由此,王小洪身兼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公安局局长(近日卸下),再兼任特勤局党委书记、局长,成为超级“警霸”。

据悉,公安部特勤局负责的警卫对象,为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中共国家副主席、中共人大副委员长、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最高法院院长、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以及外国访华要人。

有评论认为,这当中的中共高官,实际上囊括了七常委之外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按中共内斗惯例,说是安全保卫,实际上更是监视监控。

而中央警卫局则负责七常委和政治老人的安全保卫,局长是习的另一亲信王少军。

其实,早有2015年12月23日,香港《前哨》杂志总编刘达文在接受《看中国》记者独家采访时就说,习近平此前已对中央警卫局大换血,清除了警卫局中的政敌亲信。比如江泽民目前已经形同软禁,因为据知隶属中央办公厅下面的中央警卫局每个月都为江泽民换警卫,使江无法在短时间内收买那些警卫。

据刘达文说,江泽民的警卫,每天都要向中央警卫局汇报江的行踪动静,无论大小事都需要报告。“见了什么人啦等,还有什么建议改善呀,这些警卫兵都会报告。”

他透露,习近平规定所有退休的中共老干部都不得私下见面、聚会,如要私下见面聚会,一定要通过、获得中央办公厅批准,所以中共前领导人的私下聚会活动已比较难。

疫情引发政治危机 习近平面临挑战

武汉肺炎疫情不但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场政治危机。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中共政权的核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由于被质疑瞒报和迟报疫情,从习近平到地方官员,以及卫生专家纷纷“甩锅”,加重了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更令习近平忧心难安的是,中共红二代大亨任志强,3月初在一篇措辞犀利的文章中抨击北京当局掩盖疫情真相,不点名地把习近平称作“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外界传出任志强3月12日被抓,在传言纷纷中,直到4月7日,当局宣布任志强被查。

反习传闻一直并未消停。除了任志强批习文章,一封标明由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微信转发的公开信(建议书)3月下旬也在网络流传。这一匿名信列举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的议题,其中包括面对当前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心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等。但这封信至今无人认领。

“新高地”官推上月中发推说,“据可靠消息”,主力反对习近平的“红二代”及前任委员以上的中共高官家属都被“特殊保护”,但习近平的处境已经相当被动。

推文说,胡锦涛出面提出一个折中方案,习不必下台,退居二线即可,由李克强、王岐山主持工作,据说大部分中共元老都表示认可,目前双方正在协调,习已无退路,军方也出现异动。

此前,在4月3日,有网友在推特上发布视频,显示大批军人乘坐的没有牌照的大巴开进北京。同时,在同一条高速路上行驶的开往北京的普通车辆全部被截停,要求掉头。这些异动也疑与北京紧张形势呼应。

网传的“邓朴方”写给中共两会代表的公开信真假仍难分辨

邓朴方是已故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长子,在中共十九大后,中共内部反习势力,似乎正以邓家为旗号得以集聚。近两年中美贸易战中,有消息指习近平与邓小平后代为首的另一帮红后代之间裂痕增大。

署名是邓朴方的前述公开信,注明“2020年4月30日写于北京”。信中开篇就说:“两会即将召开,在这个特殊时期,我知道大家近来的心情都很复杂,心中都有许多疑惑得不到解答,有些话想说又不敢说,有些问题想问又不敢问,甚至来北京参加两会都是战战兢兢。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

随后说,“近十年来,因身体原因,我早已不过问政事了。然而,这几年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有些还是事关国家安危的大事,如果此时还没有人站出说话,可能今后想说也没有机会再说了。”

信中连提15个问题,全部直指习当局,内容包括:

1、两会代表是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还是保护某个专权者的权位重要?

2、宪法明确规定,两会代表有权监督和纠正中央政府的各种错误决定,可前几年,中央推出了“妄议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认为两会代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3、当权者要定于一尊。请问代表们,我国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袭的皇帝?还是民选的总统?还是党内公投产生的总书记?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谁的一尊呢?

4、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民众提意见叫“煽颠”。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

5、武汉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又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谁又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

6、中美关系持续紧张恶化,中央主要领导人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7、香港动荡已持续近一年了,究竟是谁破坏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领导人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8、“一带一路”无理性投入,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不顾国计民生,中央主要领导人仅凭个人好恶对外四处大撒币,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要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9、不经过全国人大批准,也不经过专家论证,中央主要领导仅凭几个人的建议就拍脑袋决定投资上万亿建一个雄安新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今项目流产了,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0、台湾与大陆为何会渐行渐远?中央对此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11、大批外企撤离中国,大量民企倒闭,大量工人失业,这与中央的错误决策有没有关系?如果有,这个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12、现任领导借助手中权力为自己修宪取消任期制,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如果谁有权就可以为自己立法,国家宪法又有何用?

13、中央已作出决定,准备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计划经济模式,这究竟是为了稳固个人政权?还是出于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考虑?

14、近几年来,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国家信用荡然无存,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15、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集体动议,中央居然动用军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现任党政军大员都加以“特殊保护”,名为“特殊保护”,实际上是限止通讯、限止行动自由、限止客人到访,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又是谁给了他这种权力?

前述这封信是否出自邓朴方,目前仍有疑问,不过有观点说,相比这封公开信提出的十五个问题的答案,它究竟是不是邓朴方本人所写,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最近的反习传言,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访问学者辛灏年曾在推特上公开表示,赞成习近平下台,但共产党必须下台,不是习一个人的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