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嚴重 「鄧樸方」踢爆習近平監控中共一眾大佬(圖)



鄧小平長子鄧樸方(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近期中共內鬥風聲不斷,在全國兩會確定將於5月下旬在北京舉行後,一封以「鄧樸方」的名義寫給兩會代表的公開信在網上熱傳。這封公開信列出了十五個疑問,希望兩會代表思考和解答,條條針對習近平,其中最後一個問題爆稱習用軍警把中共前後任高層都控制起來了。

「鄧樸方」曝習限制前高官和黨政軍大員自由

由署名鄧樸方提出的致兩會代表公開信「十五問」中,最後一問是:「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中央居然動用軍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現任黨政軍大員都加以‘特殊保護’,名為‘特殊保護’,實際上是限止通訊、限止行動自由、限止客人到訪,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又是誰給了他這種權力?」

這當中披露的情形,與習近平最近在公安系中布局親信王小洪的動作疑似對應。

現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與習近平私交甚篤。早在九十年代習任福州市委書記時,王就是福州市公安局長,負責習的安全保衛,算是習的貼身保鏢。習近平上臺之後,王小洪先是2013年到河南當公安廳長,不到兩年就調到北京當上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掌管京城維穩,而且兩年間又繼續升公安部副部長、常務副部長。去年5月公安部新設一個新局——特勤局(公安部八局),由王小洪兼任黨委書記、局長。據《財新網》報導,公安部副部長一般都不再兼任下面的局長,王小洪是個特例。同年11月,王小洪首次以該兼職亮相公開報導。

由此,王小洪身兼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公安局局長(近日卸下),再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成為超級「警霸」。

據悉,公安部特勤局負責的警衛對象,為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中共國家副主席、中共人大副委員長、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共最高法院院長、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以及外國訪華要人。

有評論認為,這當中的中共高官,實際上囊括了七常委之外的所有「黨和國家領導人」。按中共內鬥慣例,說是安全保衛,實際上更是監視監控。

而中央警衛局則負責七常委和政治老人的安全保衛,局長是習的另一親信王少軍。

其實,早有2015年12月23日,香港《前哨》雜誌總編劉達文在接受《看中國》記者獨家採訪時就說,習近平此前已對中央警衛局大換血,清除了警衛局中的政敵親信。比如江澤民目前已經形同軟禁,因為據知隸屬中央辦公廳下面的中央警衛局每個月都為江澤民換警衛,使江無法在短時間內收買那些警衛。

據劉達文說,江澤民的警衛,每天都要向中央警衛局匯報江的行蹤動靜,無論大小事都需要報告。「見了什麼人啦等,還有什麼建議改善呀,這些警衛兵都會報告。」

他透露,習近平規定所有退休的中共老幹部都不得私下見面、聚會,如要私下見面聚會,一定要通過、獲得中央辦公廳批准,所以中共前領導人的私下聚會活動已比較難。

疫情引發政治危機 習近平面臨挑戰

武漢肺炎疫情不但是一場公共衛生危機,也是一場政治危機。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中共政權的核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由於被質疑瞞報和遲報疫情,從習近平到地方官員,以及衛生專家紛紛「甩鍋」,加重了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更令習近平憂心難安的是,中共紅二代大亨任志強,3月初在一篇措辭犀利的文章中抨擊北京當局掩蓋疫情真相,不點名地把習近平稱作「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外界傳出任志強3月12日被抓,在傳言紛紛中,直到4月7日,當局宣布任志強被查。

反習傳聞一直並未消停。除了任志強批習文章,一封標明由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微信轉發的公開信(建議書)3月下旬也在網路流傳。這一匿名信列舉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的議題,其中包括面對當前疫情、國內經濟與國際關心的嚴峻局面,強烈呼籲緊急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及軍委主席的職務等。但這封信至今無人認領。

「新高地」官推上月中發推說,「據可靠消息」,主力反對習近平的「紅二代」及前任委員以上的中共高官家屬都被「特殊保護」,但習近平的處境已經相當被動。

推文說,胡錦濤出面提出一個折中方案,習不必下臺,退居二線即可,由李克強、王岐山主持工作,據說大部分中共元老都表示認可,目前雙方正在協調,習已無退路,軍方也出現異動。

此前,在4月3日,有網友在推特上發布視頻,顯示大批軍人乘坐的沒有牌照的大巴開進北京。同時,在同一條高速路上行駛的開往北京的普通車輛全部被截停,要求掉頭。這些異動也疑與北京緊張形勢呼應。

網傳的「鄧樸方」寫給中共兩會代表的公開信真假仍難分辨

鄧樸方是已故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長子,在中共十九大後,中共內部反習勢力,似乎正以鄧家為旗號得以集聚。近兩年中美貿易戰中,有消息指習近平與鄧小平後代為首的另一幫紅後代之間裂痕增大。

署名是鄧樸方的前述公開信,註明「2020年4月30日寫於北京」。信中開篇就說:「兩會即將召開,在這個特殊時期,我知道大家近來的心情都很複雜,心中都有許多疑惑得不到解答,有些話想說又不敢說,有些問題想問又不敢問,甚至來北京參加兩會都是戰戰兢兢。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

隨後說,「近十年來,因身體原因,我早已不過問政事了。然而,這幾年中國發生了許多大事,有些還是事關國家安危的大事,如果此時還沒有人站出說話,可能今後想說也沒有機會再說了。」

信中連提15個問題,全部直指習當局,內容包括:

1、兩會代表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還是保護某個專權者的權位重要?

2、憲法明確規定,兩會代表有權監督和糾正中央政府的各種錯誤決定,可前幾年,中央推出了「妄議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認為兩會代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3、當權者要定於一尊。請問代表們,我國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襲的皇帝?還是民選的總統?還是黨內公投產生的總書記?既然都不是,哪他又是誰的一尊呢?

4、面對中央屢次出現重大錯誤,黨員提意見是「妄議中央」,民眾提意見叫「煽顛」。請問代表們,我們的國家又究竟是誰的國家?

5、武漢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時間?又是否向公眾隱瞞了疫情真相?我們該不該給全世界人民有個交待?誰又該對這次疫情失控負主要責任?

6、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中央主要領導人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7、香港動盪已持續近一年了,究竟是誰破壞了香港一國兩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領導人對此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8、「一帶一路」無理性投入,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不顧國計民生,中央主要領導人僅憑個人好惡對外四處大撒幣,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今項目要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9、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也不經過專家論證,中央主要領導僅憑幾個人的建議就拍腦袋決定投資上萬億建一個雄安新區,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今項目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0、臺灣與大陸為何會漸行漸遠?中央對此又該承擔什麼責任?

11、大批外企撤離中國,大量民企倒閉,大量工人失業,這與中央的錯誤決策有沒有關係?如果有,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2、現任領導藉助手中權力為自己修憲取消任期制,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如果誰有權就可以為自己立法,國家憲法又有何用?

13、中央已作出決定,準備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計畫經濟模式,這究竟是為了穩固個人政權?還是出於對國家和人民利益考慮?

14、近幾年來,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15、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中央居然動用軍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現任黨政軍大員都加以「特殊保護」,名為「特殊保護」,實際上是限止通訊、限止行動自由、限止客人到訪,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又是誰給了他這種權力?

前述這封信是否出自鄧樸方,目前仍有疑問,不過有觀點說,相比這封公開信提出的十五個問題的答案,它究竟是不是鄧樸方本人所寫,已經不重要了。

對於最近的反習傳言,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後、訪問學者辛灝年曾在推特上公開表示,贊成習近平下臺,但共產黨必須下臺,不是習一個人的事!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