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起源说?法意军人:去年10月在武汉运动会染疫(图)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繪出中共病毒的效果圖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绘出中共病毒的效果图。(图片来源:CDC)

【看中国2020年5月8日讯】法国31岁军人克洛夫(Elodie Clovel)在3月25日接受访问时透露,她早在去年10月至武汉参加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Military World Games)之时,就已经感染了武汉肺炎,而且同团中也有许多人生病。据法媒报导称,法国军方在这个消息曝光之后,下达了封口令,并要求曾经前往武汉的运动员们,不要回答记者的提问,而将媒体的询问,转介给军方通讯部门。

法国军人克洛夫精通射击、击剑和马术,也是奥运常胜军,更是现代5项的世界冠军。她在3月25日接受访问时被问到,对于将至日本参加奥运一事,是否会担心武汉肺炎疫情?她竟突然回答说,在去年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之时,就已经感染了武汉肺炎,甚至包括她男朋友瓦伦丁(Valentin Belaud)及另一名世界冠军在内的不少人,也都同样感染了中共病毒。当时我出现了以前没有过的症状,但我们并未因此而特别担心,因为当时还无人在讨论这件事。

克洛夫表示,有许多参加运动会的同袍们,在回国以后也都得了一场重病。最近两人刚好与其中的一位军医联络,他告诉我们说,我认为你们都被感染了,因为代表团内有很多人也都生病了。

据《每日邮报》报导,当克洛夫的言论曝光以之后,法国军方则要求曾经至武汉参加运动会的军人,千万不要回答记者的提问,且将媒体的询问都转介至军方通讯部门;甚至在几周前,也曾致电安抚情绪。其中一位匿名的运动员称,我们被告知没有风险,因我们已在10月28日就离开,而病毒是在11月1日才入侵的。

据法媒BFMTV报导,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是在去年10月17日至28日于武汉举行,全球有逾1万名军人参加。在法国代表团方面,则派出402名军人参赛,可是有许多人在回国之后,就出现了发烧、肌肉酸痛等不寻常症状。当时的法国代表团成员之中,并没有人接受检测。有一名匿名军人说,他一开始以为自己仅是感冒而已,但在疫情消息爆发之后,有许多运动员都怀疑自己是否染疫了。

据了解,在其他国家亦有运动员代表也生病了。到武汉参加击剑比赛的意大利运动员马泰奥·塔格里雅欧(Matteo Tagliariol)还向意大利体育报纸“ Gazzetta dello Sport”讲述了他可能染病的经历。 “当我们到达武汉时,我们6人都病了。但是最糟糕的事情是回家。一周后,我发高烧。我觉得我没有呼吸。吃抗生素也没用,三周后我才康复,并长期处于虚弱状态。然后我儿子和我的伴侣也生病了……当公众开始谈论该病毒时,我对自己说我也已被感染。”去年瑞典国防军(Swedish Armed Forces)派出100人参赛,并于武汉待了2周之久,有许多参赛者也出现了症状,其中有几个人在之后有接受检测,但目前尚无报导指出是否有人确诊。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的起源地?

尽管有多国认定中国即是中共病毒的起源地,但中国却坚决否认,并动作频频试图推卸责任。日前有中国官媒及网军却指称,美国可能是中共病毒的起源地,甚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还在推特上宣称,是美国军人将该病毒带至武汉的;有一位美国陆军预备队女兵马蒂亚(Maatje Benassi)更在中国官媒与极端阴谋论者的强力抹黑下,遭诬赖成为“零号病患”、“生化武器”。后来她虽然经检疫后证实从来没有感染过武汉肺炎,可是生活已不断遭到威胁及骚扰。

6日,中共政府拒绝了国际专家前往调查中共病毒源头的要求。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也扬言将公布证据确凿的报告,以揭露病毒就是源自于中国。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