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美国动乱考验世界的政治智慧(图)

2020-06-07 07:45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反法西斯 暴力 美国 抗议
5月31日,洛杉矶,志愿者们清理被抢劫和破坏的商店(图片来源:Warrick Pag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7日讯】本文让“政治正确”的信奉者极不舒服,但请你们耐心看完后再发表高见。

世界觉得美式民主大厦将倾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佛洛依德被警员制伏期间死亡,引发了美国几十个城市的暴力抗议,各地都有抢砸商店(纽约包括金店)的暴力事件发生。全世界左派狂欢,连带中国官媒与五粉残、左派知识人都认为川普(特朗普)的末日已经到来。各种未经事实核查或只报导部分真相的消息满天飞,奥巴马及前朝民主党政府的精英们纷纷表态,民主党不失时机地将竞选主诉从“拜登是领导美国抗疫的不二人选”调整为“反对种族主义”。有人质疑疫情期间、居家令未结束就大规模群聚会导致疫情严重化,纽约市卫生局长公开宣布:这是种族主义的错,不是示威者的错。

事件程序中,左派各种势力纷纷登场,美国极左组织Antifa(反法西斯)出现在许多城市街头发起暴力活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干脆发表声明,称“美国需要领导人”,一副自己能够力挽狂澜于既倒的救世主姿态——5月份,拜登竞选团队在其党内民调首次成为第一时,曾宣布将成立“影子政府”接管白宫权力。

大选之年,本来毫无胜算的美国民主党要抓住一切机会咸鱼翻身,那也是预料得到的事情。但这种无底线的利用事件大打政治牌,与死者佛洛伊德的弟弟特伦斯・佛罗伊德的理性呼吁相比,后者才值得尊敬。6月1日下午,特伦斯・佛罗伊德抵达了其兄遇害的十字路口附近,那里现在是抗议现场。他站在那里呼吁:别再以打砸抢的方式表达我们的愤怒,让我们换种方式,去投票吧!

本文重点谈美国新闻媒体在这次事件中所起的作用。

美国新闻原则之殇

在人类历史上,每每遭遇重大灾难事件,往往是谣言四起的时刻。特别是在网络时代,基于互联网(网络)技术的各类传播平台,为各类资讯自由流动提供了便利,谣言几乎是加速度传播,无疑会加剧公众的焦虑与恐慌。最开始几天的谣言高度发酵之后,人们终于发现,让他们情绪激动的新闻原来并不那么可靠,现实中的暴力又那么让人难以接受,终于冷静下来,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也渐趋平和。

本人经历了2016年大选,那年是美国民调机构折戟沉沙的一年,也是媒体信誉受到严重损害的一年。面对媒体对川普各种真假难辨的抹黑,因为焦虑与不解,美国公众看心理医生的比率据说提高了40%多。我曾是媒体人,美国媒体一直是大陆媒体人心中的标杆,西方的新闻原则“事实是唯一的,评论可以自由”,一直是我批评中国媒体的武器。但在2016年大选之时,我对几家美国名媒的相关新闻十分不解,直到看了《纽约时报》2016年8月9日那篇题为《新闻媒体应该如何报导川普?》之后,才有了答案。这篇文章非常明确地说了,奉行半个世纪之久的新闻原则,在报导川普的事情上可以放弃,不因别的,就因为这个总统候选人太特殊。

这一宣告公然出自每年收获若干普立兹奖项的《纽约时报》,从此以后,每涉及美国国内重大事件,尤其是涉及两党权力之争的任何报导,我都不厌其烦地仔细比对各种资讯,从中找出事件真相。这次佛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美抗议,我依然如此。

真假混杂的新闻报导

佛洛伊德事件能够闹到如此高潮,几大真假混杂的新闻(或政界人士讲话)功不可没:

1、川普开枪镇压反抗者——fake news。事实是:在示威中发生打砸抢等暴力事件后,6月1日,美国防部长埃斯珀在华盛顿布署了200名现役士兵,以备不时之需。在此后两天的抗议期间,军队并未与抗议者对垒,只有员警出动,并用闪光手榴弹和化学喷雾剂驱散了示威人群。6月3日,埃斯珀命令士兵返回营地,并公开发表讲话,称称现役部队只应该在最紧急和最严峻的情况下动用。埃斯珀说:“我们现在还没有面临那种情况。我不支持动用《叛乱法》。”

不少媒体用“川普出动军队镇压示威者”做标题,评论者以此为出发点。我讲清楚上述事实,就为说明一点常识:士兵出动布防震慑,与开枪镇压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

2、总统川普要求出动军队平息抗议活动是严重违法。

6月2日,美国部分城市夜间发生的骚乱使局面处于失控状态,骚乱中愤怒的抗议者向员警开枪并投掷石块。抗议者在纽约打碎了第五大道奢侈品商店的橱窗,并在洛杉矶的一个购物中心纵火,圣路易斯有四名警官中枪,拉斯维加斯有一名警官遭枪击,伤势严重。川普当天威胁要援引一项法律,允许他授权现役部队无需各州州长同意而平息抗议活动。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沃伦・伊莉莎白当天发表视频讲话,称川普未经国会同意,动用军队平息抗议是严重违法,要求追责。一时之间,一些报导跟着起哄。但相关法律专家很快出来说明,美国联邦法律规定,通常情况下,现役部队(包括陆海空三军)不能参与国内执法,但总统可以启用启用美国1807年通过的《叛乱法》(Insurrection Act)。该法规定,美国总统可以不经国会批准,调动联邦现役部队参与“镇压任何州的任何暴动、国内暴力、非法聚集或串谋”。

总统启用《叛乱法》并非没有先例。比如1943年罗斯福在底特律;1957年艾森豪在阿肯色;1968年4月,马丁・路德・金遇刺后的骚乱期间,林顿・詹森向三个城市派兵。其中包括在州长反对的情况下派遣军队。比如1957年,阿肯色一所学校内黑人和白人孩子同校事件导致抗议、骚乱,局面迅速失控,州长被指“无为”,艾森豪总统派遣联邦军队前往。老布什总统一任总统期间,曾经两次启用《叛乱法》,1989年,飓风“雨果”给维珍群岛造成严重破坏,引发严重抢劫,当地政府请求联邦政府帮忙,老布什总统依据《叛乱法》派兵帮助。1992年。当时洛杉矶发生严重骚乱,时任总统老布什应加州州长请求、调用近四千官兵前往平息事态。

因此,舆论如果认为总统派兵平息抗议应该慎重,那是对的;但如果怒斥川普出动军队平息暴乱是违法,听起来正义满满,但实际上是批评者在犯错误。也因此,美国防长只说出动军队不是时候,没说川普违法。

3、员警下跪支持骚乱者——这条新闻在全球不胫而走,有的媒体干脆只引用图片,给人造成的印象是:这次席卷美国的暴力包括Antifa在内,是得道多助的一方,连员警都为此下跪赔罪。但是,这是一条只报了一半事实的新闻。以美国之音这条《美国抗议活动中多名员警单膝下跪支持示威者》为例,标题做成这样,但文章还是报导了全部事实:数地员警单腿下跪是事实,但他们同时说了更重要的诉求:你们有集会权利以及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发言权,我们保护这种权利;但你们正在做的事情(指暴力行为)是错的,请你们停止。

互联网(网络)时代,每天有海量新闻出现,大多数人只扫一眼新闻标题就算“已阅”,这种只报导一半事实的新闻,或者只在标题上报导一半事实的新闻,明显有误导企图。

4、黑人在各族裔中,被员警粗暴执法致死比率最高。

这条新闻引用了各族裔死于员警执法暴力的比率资料并做成图表,BBC在《佛洛伊德事件:美国法律下,非裔人士到底受到怎样的对待》等多篇文章反复引用,对一般读者误导最大。因为这种统计不符合犯罪学统计的专业要求。从专业角度来看,应增加两个比率:每个族的犯罪者占人口比率(各族犯罪率);各族犯罪率与受惩率。如果某族裔犯罪率较高,受惩率较低,就不能说明受到不公平对待。这一点,美国近年崛起的反政治正确的黑人政治活动人士Candace Owens女士在她的视频(影片)里有说明,“黑人被员警杀死人数应和黑人犯罪人教对应,而非总人口,撞到枪口上的人多,死亡率当然会高”。

美国媒体业能否反省一下自身

这次美国的示威游行出现普遍的暴力犯罪,与Antifa这个近年活动颇多的极左组织有密切关系,美国总统川普因此宣布Antifa是恐怖组织,但美国新闻媒体对此讳莫如深。立场上亲近民主党、但不算极左的拉斯穆森民调在事件发生后就Antifa做了一项民调,结果如下:49%的受访者认为Antifa是恐怖组织。有69%的共和党人和47%的无党派选民认为,此次抗议活动中的暴民暴力现象,是因为犯罪分子利用鼓动。但有58%的民主党人认为暴力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合法的暴行。

新闻界各种奖项当中,普立兹奖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真希望美国媒体业者能够好好理解普立兹的名言“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头的了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并及时发出警报”,用错误的资讯去鼓动社会情绪达到政治目的,不是社会危机的预警者,而是社会危机的恶意制造者。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大学研究犯罪学的专家人才辈出,犯罪经济学的鼻祖贝克教授就在芝加哥大学经济系,是著名的芝加哥学派代表人物。贝克教授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在犯罪经济学方面的开创性贡献,我从其理论中受益良多——“政治正确”这道迷幻药,有时真的能够让学界智珠失色。

对于美国人来说,2020年的大选,其实就是在两者中选择:一边是法律与秩序,另一边是社会失序与按闹分配;一边是常识,另一边是反常识。有时间,我会就《西方左派的民主——按闹分配》写篇文章。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