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拍摄纪录片遭逮捕 导演邓卓儒:难以置信(视频)



《艺术很有事》2019年10月中,旺角街头上撑伞的妇人,望向远方的警察防暴阵。(图片来源:公视提供)

公视“艺术很有事”去年与2名香港导演邓卓儒、林子颖合作,拍摄“反送中”歌曲纪录片。不料邓卓儒拍摄途中遭港警逮捕,事后他感慨:“简单的艺术节目,也会遭遇如此对待。”

2014年雨伞革命至今,26岁的邓卓儒带着相机参与过大小的街头抗争,去年11月18日受公视所讬拍摄香港反送中歌曲纪录片“荣光灿烂”,扛着摄录机在街头取材,不料却在尖沙咀一带遭捕,邓卓儒直言:“这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警察的暴力。”

邓卓儒回忆被捕情境,至今仍历历在目,当时他刚拍完警察发射催泪弹,驱赶围观民众的镜头,突然有一组速龙小队朝他走来,把他连人带机强行推到一旁巷道墙上,关掉他的手机、相机,并搜查背包。

“他们认为我身上有可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回想当时画面,邓卓儒表示,一开始还天真问警察:“你是不是要抓我?”处于混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状态,直到上警车被带到警局后,“我才真的知道,我被抓了。”

在拘留所中,邓卓儒不时听到有人被打的惨叫声,“我听到桌子被翻起来的声音,警察骂他如果你不出来就不会这样。”

正在录口供的邓卓儒不敢回头看,警察对他说:“如果你乖乖招供,就不会这样对你。”邓卓儒表示,感觉很像电影中的对白在面前发生,“可是你真的会害怕,就像在屠宰场的猪,不知道对方会怎么对你。”

所幸邓卓儒遭逮捕不久后,在香港记者协会等多个民间团体奔走下,去年11月19日就得以交保、离开警署平安回家。

公视艺术节目“艺术很有事”,6日最新一集“荣光灿烂”聚焦香港,邀请反送中运动期间,被封为港版国歌“愿荣光归香港”的制作团队现身说法。图为民众自发筹组管弦乐团拍摄MV,引起广大共鸣。
公视艺术节目“艺术很有事”,6日最新一集“荣光灿烂”聚焦香港,邀请反送中运动期间,被封为港版国歌“愿荣光归香港”的制作团队现身说法。图为2019年10月1日,示威者号召围堵黄大仙纪律部队宿舍,和警方爆发激烈冲突。(图片来源:公视提供)

不过邓卓儒所有的摄影器材全数被当成证物扣留,当天拍摄画面遭销毁,损失金额超过港币3万元,这些遭扣留物件,警署至今仍未归还,邓卓儒说:“我只是拍简单的艺术节目,没有想到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邓卓儒、林子颖原计划以单纯艺术角度,拍摄“愿荣光归香港”一曲的制作过程,但经历被捕之后,两人决定换一个角度去说故事,从单纯艺术扩张至遭政权打压后的反思,邓卓儒说:“我们感受到政府在害怕这首歌的动量。”

在“荣光灿烂”影片中,有名受访者谈到逃狱电影“刺激1995”,“有个囚犯在监狱里播了一首歌,用广播令全监狱的囚犯听到,他的心态是虽然这首歌只播了一次,却会在大家心中不停传播。”邓卓儒说,香港人目前处境就恍若“刺激1995”里的景况,“愿荣光归香港”歌曲旋律会不停传播在港人心中。

今年5月8日,邓卓儒再度被要求到警署报到、出庭,他遭到指控,在去年遭捕时,身上有7条索带、面罩、镭射笔等用品,可作非法用途。保释条件需缴交港币2万元的担保金、每日报到一次、不可离开香港。

当时香港法院对邓卓儒百般刁难,邓卓儒说:“法院表示已到关门时间不得交保,当天是周五,法院周末休假,我真的换上囚衣,被关进监狱3天,下周一才被保释出狱。”


公视艺术节目“艺术很有事”,6日最新一集“荣光灿烂”聚焦香港,邀请反送中运动期间,被封为港版国歌“愿荣光归香港”的制作团队现身说法。图为民众自发筹组管弦乐团拍摄MV,引起广大共鸣。(图片来源:公视提供)

今年7月,邓卓儒将再次赴警署应讯。他笑说,香港年轻人10个人之中就有1个人被抓过。他不担心自己,“现在每天到警局报到,比较担心家人朋友为我操心。”

面对香港这一年的社会动荡,林子颖坦言,心里感到很悲观,“我们无力改变很多事,但我认为现在能留下一些纪录,10年、20年后大家还能记得香港从前有这样一群人,做了这些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