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与戴笠谈抗战胜利后剿共局势(图)


阎锡山与戴笠谈抗战胜利后剿共局势。
阎锡山与戴笠谈抗战胜利后剿共局势。(看中国合成图)

我国抗战胜利,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伯川先生,于十月二十六日(编按: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六日)乘飞机飞抵重庆白士驿机场。时已黄昏,到机场欢迎之军政首长及社会人士达数百余人。

抗战八年,阎公从未离开第二战区,此次莅临陪都,乃系第一次。委员长蒋公命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商震主任负责招待。并指定以孔庸之先生及何敬公公馆为行馆。留渝二十八天,于十一月二十二日飞返太原,蒋公同车亲送至机场话别。

留渝期间,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副局长戴笠由平津回渝,来孔公馆晋谒,两人都认为共产党之武力不可也不能轻视,解决此一问题,恐较对付日本军阀还棘手。对于国是意见,许多不谋而合,会谈非常愉快。阎公离开孔公馆,在车中对随员说:“戴局长人很能干,了解全般情况,以后多与联系。”

阎戴会谈经过:

戴笠将军:“抗战期间,军统局派赴平津的工作同志,多蒙长官照顾,非常感激。”

先生:“敌后工作对抗战非常重要,第二战区帮助他们进入敌区,是应该的。”

戴:“日本投降前,张子奇先生赴敌区联络伪军,行前我们谈过,一旦战争结束,收拾华北局势,最好由长官坐镇北平,就怕长官离不开山西。”

先生:“子奇路过山西,和我谈过,的确如此。山西大半地区早被共产党假抗日之名,大事扩张而占据,如二十七年一月他们就在五台擅行成立‘冀察边区政府’。地方民众经他们组织、控制,为时已久,极深柢固,随时袭击各处,我离山西,山西难保;我在山西,也恐难保。山西是平津的右臂,确保华北,必须先能保住山西,你的看法是对的。”

戴:“今后对付共产党的武力,恐怕要比八年抗战,还要难的多了。”

先生:“我也是这样想。据说中央认为,三个月就可以把共产党消减了,是这样吗?你以为如何?”

戴:“我也听说过,但绝非委员长的意思,我从来没听到委员长这样说过。”

先生:“在抗战以前,共产党的势力比现在要薄弱的多,中央曾经全力剿匪,剿了好多年,都没有消灭得了,现在共产党的实力,比以前膨胀了不只十倍,甚至百倍,三个月又如何能消灭得了呢?”

戴:“现在整个山东和河北几乎都控制在共产党手中,打通平汉路和津浦路,已非常困难。今后剿匪戡乱,恐怕还得用委员长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办法,如江西五次围剿,稳扎稳打,也许需要三年五年。”

先生:“子奇对我说,军统局已经策反成功几十万伪军,这件工作做的很好。这几十万伪军如果落在共产党手中,那还得了。就是日本失败,他们散在民间,几十万人为害地方,也是很麻烦的。”

戴:“伪军如周佛海的税警团和孙良诚的部队,素质都不差。为了战争一旦结束,确保京沪地区,暗中策动将孙良诚的部队调到南京附近,周佛海费了很大的力量才达成。所以日本投降后,周佛海有足够的力量,维持京沪的秩序,不为共产党所趁,我们才能够顺利的接收京沪,受降还都。”

先生:“听说中央要进行编遣,这一点须要特别慎重。如果敌人投降,而把打了八年仗的军官骤然编遣,他们一定不服气,不安心,就会出毛病,万一被共产党吸收去,不都成了我们的敌人吗?那可不得了。”

戴:“打了八年仗,军队都非常疲惫,名额不足,的确需要休息、整补、训练。军统局的别动军及忠义救国军大部分经中美合作所的美国教官训练装备,都是自动武器,如果把他们编为维持交通的警察部队,配合上军统局掌握的七十多万伪军,足可以维护交通,防止共产党破坏,使所有参加抗战的部队赶快整补,加强训练,一年以后,我们的力量就可以对付共产党,形成强大武力了。”

先生:“美国人太天眞,日本一投降,他们复元是应该的,而共产党武力坐大,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戴:“不特如此,他们把共产党当成土地改革者,要中国政府和他们合作、和谈。殊不知和共产党谈判,无异与虎谋皮,美国的和平梦想,终将失败,恐怕我们也要吃一次大亏。”

先生:“现在各地共产党利用胜利不久,国家百孔千疮,积极整顿,重新部署,时间越延长,越对他们有利,现在山西的情形就很严重。”

戴:“最近葫芦岛和营口已被共军占据,又因为苏俄搅在中间,暗中支撑共产党,所以东北问题更严重。”

先生:“关内的问题,都不容易解决,再去对付东北,的确很麻烦。”

戴:“不过东北问题,最重要的还是满洲军,日本人装备训练了十几年,的确是一支强壮的武力,我们能收编过来,我们在东北就占了优势。若被林彪拉过去,如虎添翼,可就麻烦了。我正在协助杜聿明同学进行收编中,不过有些人对伪军观感不好,主张不要伪军,我已经掌握的七十万人如何维持,已很费力,再进行收编满洲军,阻力更大,困难更多。”

先生:“其实对伪军不能轻视,应当宽容,加以安排,况且抗战期间他们也有曾为我们工作过的。按当前国家利益计,也应该暂时妥当利用他们,维持现有的据点。我们军政部方面实在应该慎重。国家事每每误于机微之间。至于美国人,只顾他们自己,全不替中国多想一想。其实他们为自身,为全世界的安全,实在应该深深想一想,这眞是十分可忧虑的。不过,‘人贵自立’,‘国贵自强’,说到根本,的确须要我们自己齐心,努力奋斗,不然,的确是很危险的。”

戴:“今天聆听长官许多高论,获益良多,谢谢长官!”

 

编按:本文由析世鉴根据《民国阎伯川先生锡山年谱长编初稿》完成数位化处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