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裔种族问题的实质(组图)

2020-06-24 07:12 作者: 杨子立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白人警察5月25日在执法过程中,疑致死一名黑人男子,引起该州民众暴力抗议。图为该市第五警察区附近的示威者。(图片来源: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24日讯】美国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压死后,全国展开了抗议运动,并且席卷到欧洲。抗议过程中有超过70个城市发生了抢劫商店的违法暴力犯罪。支持黑人人权运动的人士和担心治安恶化的人士之间意见对立,这种对立也蔓延到华人社会。

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孙雁最近撰文《华人移民眼里的美国种族问题》解释了普通华人的立场,因为华人受侵害来自黑人的概率要比其他大的多。但是毕竟受过罪犯侵害的是少数人,而且集中于底层人士,精英华人的意识形态跟白人精英的想法则是趋同的,以历史负疚感为理由支持BLM抗议运动。

为了不同立场的人能够互相理解,或者至少不再对立,有必要排除两种极端观点。

一种是认为黑人这个种族确实不行,网上把黑人说成“黑鬼”的就是这种人,这是真正的种族歧视观点。另外一种则是认为美国确实是个种族歧视国家,就如同中国的宪法里虽然也写着人人平等,完全是假的。对于第一种观点,主要来自个人经验的扩大化,以及对“政治正确”的反感。

第二种则是误解了美国左派文化精英对不平等的敏感,加上大外宣误导和五毛小粉红们的宣传造成的。

去除这两种极端观点后,真正值得讨论的意见分歧是,美国社会是否存在对黑人的系统性歧视?这里的系统性并不仅仅是法律制度上的,而更可能是社会性的。比如,一个黑人要住店,经营旅馆的人却找理由不接受,如果他找十个旅馆都不接受,可以说就是系统性的,尽管不是制度性的。相比之下,中国的歧视基本上是制度性的。比如维族人经常在内地住不了旅馆,表面上是店主歧视,其实是因为公安要求店主对维族人加以特别报告、监视并为其活动负责,导致了店主的歧视。

今天的美国当然不会再有黑人找不到旅馆住,或者黑人学生被公立学校拒收这样明显的歧视。今天的焦点是集中在黑人中的暴力犯罪群体,尽管这个群体只占了黑人总数的5%左右。各种认为存在系统性歧视黑人的意见,大部分是以犯罪率、逮捕率、判刑轻重等司法方面的数据作为论据,证明黑人受到了不公平对待。如果不算这个犯罪群体,没有看到有人抗议对黑人妇女、黑人儿童、黑人老人、黑人残疾人群体的歧视。所以对黑人中这5%的人组成的群体或高暴力犯罪率的问题如果能够研究明白,就会抓住当前争论的本质。

黑人只占总人口的13%,但是暴力犯罪却占了55%。这个事实被争论的双方都用作证据。支持“反种族歧视”的人认为,这说明了司法对黑人的不公平。而对于另一方,则说明黑人比其他种族确实更有暴力倾向。从逻辑上,前者是错误的,因为目前的高犯罪率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下不可能主要是歧视黑人的白人主导司法造成的。相反,同情黑人的白人大部分是精英阶层,包括了司法官员,而可能歧视黑人的白人则往往是被称为“红脖子”的农夫、工厂工人等下层。不过,黑人暴力犯罪率高于其他种族这个事实也不能用来证明黑人天然就有暴力倾向,而且毕竟95%的黑人没有犯过罪,他们反而比白人更容易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因为黑人罪犯就生活在他们中间,而罪犯实施抢劫偷盗是基本不看对方种族的。

歧视的定义也是争论的内容之一。歧视本身是个贬义词,如果一个仅仅听说美国黑人很暴力的中国人刚来美国,看到黑人就躲的远远,你说他有偏见或者歧视还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一个在巴尔的摩大街上被黑人抢劫过的人不敢进入这个城市的黑人社区,就没有理由批评他歧视黑人了,这只是一种保护性警惕。因为黑人暴力犯罪率高,所以警察对年轻力壮的黑人犯罪嫌疑人过度警惕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何况警察里也有个别很冷血的人,所以难保不出现过度执法。

既然人类不是圣人,所以在纵容犯罪和过度执法之间就存在一个平衡。不存在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城市既做到绝不过度执法又绝不放纵犯罪的情况。司法也是这样,不存在“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情况。“疑罪从无”可以把冤枉好人的概率减少到1%以下,但是可能会把放纵坏人的概率提高到10%以上。在技术水平一定的情况下,减少一个方向的犯错的概率,必然增大另一个方向的犯错的概率。因此,在法律制度已经没有肤色歧视,甚至“政治正确”偏向于放纵黑人犯罪的情况下,如果因为全国的抗议运动而普遍进一步削弱警察执法权,那么就必然造成更多的放纵犯罪。并不是说这种转变就一定不好,对于某些犯罪并不严重而警察滥权比较严重的地方(类似中国内地),这种转变就是有益的。相反,假如某个城市虽然有警察滥权但并不严重,而暴力犯罪却很严重,那么这种转变就会恶化社会环境。就美国全国来说,警察滥权的危险并不比暴力犯罪的危险更严重,甚至有人担心警察执法权的进一步削弱会导致美国的墨西哥化,也就是犯罪已经猖獗到政府无法正常运作。

即便同意以上的道理,争辩的双方仍然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因为支持BLM运动的人会认为警察滥权普遍比较严重,而放纵犯罪没有那么严重,而另一方则相反。这并不奇怪,因为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生活在高犯罪率地区的人,包括黑人自身都会更关心治安,而不是关心歧视。没有经历这种危险或不了解这种担心的精英可能对警察滥权更敏感。

对于这样一个两面都可能犯错的平衡,或者说权衡中,有没有什么办法既能不纵容黑人犯罪,又防止警察对黑人滥权呢?当然有,那就是真正减少游手好闲喜欢毒品暴力的占5%那部分黑人的数字。这不是说要增加对犯罪黑人的镇压,那样只不过是从朝着权衡的另一个方向滑动,肯定会加剧对黑人不公平的错误。真正的方法是找到产生这些人的根源并消除这个根源。

这个根源其实就是黑人孩子的教育出了问题。有研究显示,单亲家庭的孩子比双亲家庭的孩子受教育年限少1.3年,也就是更容易辍学。其实即便不辍学,单亲家庭的孩子也比双亲家庭更不容易培养出耐心、关爱、纪律、责任和宽容等优良性格。这里原因当然很复杂,比较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的学校重视培养孩子的个性,而不强调纪律。如果孩子不好好学习,调皮捣蛋,学校只能告诉家长,没有更好的约束手段。而单亲家庭(绝大部分是单身母亲)往往对孩子教育比较放任。黑人家庭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单亲家庭占了大多数,达到2/3以上。相比之下,白人的单亲家庭不到30%,而华裔只有16%。


美国各人种非婚生比例(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笔者所在社区是白人为主,黑人,拉丁裔和亚裔混合居住区。不时能看到有几个黑人孩子在商店门口要钱。美国虽然是个资本主义国家,但是对穷人,对孩子,对各种弱势群体都有照顾,足够其正常生活,也能保障孩子受到正常义务教育。这些要钱的孩子肯定不会好好学习,缺乏家庭教育,要来钱也是胡花,长大会成为不良青年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假如仅仅因为贫困上不起好大学,也可以到社区大学学习一门技术,甚至直接当工人也足以过得很好,都不会跌入那5%的犯罪群体中。有些中国的左派人士,误认为美国的黑人就和中国的贫困山区的老百姓一样,谋生就已经很艰难,根本无法通过上学改变命运,这是一个误解。中国的教育贫困是政府不公平的政策造成的,而美国所有的公立学校基本上都能保证孩子只要努力学习就可以考上大学。

即便找到这个根源,要消除它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见效的。黑人的非婚生和单亲家庭是纯私人领域,而家庭教育的不足,公立学校也无法弥补。如果青少年有校园暴力行为,很可能会被逮捕判刑,但是如果仅仅是旷课,小偷小摸,乞讨,吸毒,那还真没有好办法。有人说福利社会毁了黑人的上进心,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福利社会对单身母亲和孩子实现了政府包养,使得越来越多的男性黑人放弃了家庭责任,只顾结交性伙伴而不顾下一代。这就使得自身劣势遗代代相传。

小结一下,美国早已没有了制度性种族歧视,系统性种族歧视也主要是在黑人暴力犯罪问题上有争议。争取对黑人暴力犯罪的从宽至多在个别地区有益,但在总体上却有一种危险的趋势。今日种族歧视问题的根源在于黑人家庭的孩子教育问题,这是真正需要投入资源和精力的地方。

(原标题:美国非裔种族问题的实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