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非裔種族問題的實質(組圖)

2020-06-24 07:12 作者: 楊子立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白人警察5月25日在執法過程中,疑致死一名黑人男子,引起該州民眾暴力抗議。圖為該市第五警察區附近的示威者。(圖片來源: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4日訊】美國黑人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壓死後,全國展開了抗議運動,並且席捲到歐洲。抗議過程中有超過70個城市發生了搶劫商店的違法暴力犯罪。支持黑人人權運動的人士和擔心治安惡化的人士之間意見對立,這種對立也蔓延到華人社會。

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孫雁最近撰文《華人移民眼裡的美國種族問題》解釋了普通華人的立場,因為華人受侵害來自黑人的概率要比其他大的多。但是畢竟受過罪犯侵害的是少數人,而且集中於底層人士,精英華人的意識形態跟白人精英的想法則是趨同的,以歷史負疚感為理由支持BLM抗議運動。

為了不同立場的人能夠互相理解,或者至少不再對立,有必要排除兩種極端觀點。

一種是認為黑人這個種族確實不行,網上把黑人說成「黑鬼」的就是這種人,這是真正的種族歧視觀點。另外一種則是認為美國確實是個種族歧視國家,就如同中國的憲法裡雖然也寫著人人平等,完全是假的。對於第一種觀點,主要來自個人經驗的擴大化,以及對「政治正確」的反感。

第二種則是誤解了美國左派文化精英對不平等的敏感,加上大外宣誤導和五毛小粉紅們的宣傳造成的。

去除這兩種極端觀點後,真正值得討論的意見分歧是,美國社會是否存在對黑人的系統性歧視?這裡的系統性並不僅僅是法律制度上的,而更可能是社會性的。比如,一個黑人要住店,經營旅館的人卻找理由不接受,如果他找十個旅館都不接受,可以說就是系統性的,儘管不是制度性的。相比之下,中國的歧視基本上是制度性的。比如維族人經常在內地住不了旅館,表面上是店主歧視,其實是因為公安要求店主對維族人加以特別報告、監視並為其活動負責,導致了店主的歧視。

今天的美國當然不會再有黑人找不到旅館住,或者黑人學生被公立學校拒收這樣明顯的歧視。今天的焦點是集中在黑人中的暴力犯罪群體,儘管這個群體只佔了黑人總數的5%左右。各種認為存在系統性歧視黑人的意見,大部分是以犯罪率、逮捕率、判刑輕重等司法方面的數據作為論據,證明黑人受到了不公平對待。如果不算這個犯罪群體,沒有看到有人抗議對黑人婦女、黑人兒童、黑人老人、黑人殘疾人群體的歧視。所以對黑人中這5%的人組成的群體或高暴力犯罪率的問題如果能夠研究明白,就會抓住當前爭論的本質。

黑人只佔總人口的13%,但是暴力犯罪卻佔了55%。這個事實被爭論的雙方都用作證據。支持「反種族歧視」的人認為,這說明瞭司法對黑人的不公平。而對於另一方,則說明黑人比其他種族確實更有暴力傾向。從邏輯上,前者是錯誤的,因為目前的高犯罪率在美國的司法體系下不可能主要是歧視黑人的白人主導司法造成的。相反,同情黑人的白人大部分是精英階層,包括了司法官員,而可能歧視黑人的白人則往往是被稱為「紅脖子」的農夫、工廠工人等下層。不過,黑人暴力犯罪率高於其他種族這個事實也不能用來證明黑人天然就有暴力傾向,而且畢竟95%的黑人沒有犯過罪,他們反而比白人更容易成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因為黑人罪犯就生活在他們中間,而罪犯實施搶劫偷盜是基本不看對方種族的。

歧視的定義也是爭論的內容之一。歧視本身是個貶義詞,如果一個僅僅聽說美國黑人很暴力的中國人剛來美國,看到黑人就躲的遠遠,你說他有偏見或者歧視還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一個在巴爾的摩大街上被黑人搶劫過的人不敢進入這個城市的黑人社區,就沒有理由批評他歧視黑人了,這只是一種保護性警惕。因為黑人暴力犯罪率高,所以警察對年輕力壯的黑人犯罪嫌疑人過度警惕就沒有什麼大驚小怪。何況警察裡也有個別很冷血的人,所以難保不出現過度執法。

既然人類不是聖人,所以在縱容犯罪和過度執法之間就存在一個平衡。不存在一個國家,甚至一個城市既做到絕不過度執法又絕不放縱犯罪的情況。司法也是這樣,不存在「不放過一個壞人也不冤枉一個好人」的情況。「疑罪從無」可以把冤枉好人的概率減少到1%以下,但是可能會把放縱壞人的概率提高到10%以上。在技術水平一定的情況下,減少一個方向的犯錯的概率,必然增大另一個方向的犯錯的概率。因此,在法律制度已經沒有膚色歧視,甚至「政治正確」偏向於放縱黑人犯罪的情況下,如果因為全國的抗議運動而普遍進一步削弱警察執法權,那麼就必然造成更多的放縱犯罪。並不是說這種轉變就一定不好,對於某些犯罪並不嚴重而警察濫權比較嚴重的地方(類似中國內地),這種轉變就是有益的。相反,假如某個城市雖然有警察濫權但並不嚴重,而暴力犯罪卻很嚴重,那麼這種轉變就會惡化社會環境。就美國全國來說,警察濫權的危險並不比暴力犯罪的危險更嚴重,甚至有人擔心警察執法權的進一步削弱會導致美國的墨西哥化,也就是犯罪已經猖獗到政府無法正常運作。

即便同意以上的道理,爭辯的雙方仍然會堅持自己的立場。因為支持BLM運動的人會認為警察濫權普遍比較嚴重,而放縱犯罪沒有那麼嚴重,而另一方則相反。這並不奇怪,因為每個人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生活在高犯罪率地區的人,包括黑人自身都會更關心治安,而不是關心歧視。沒有經歷這種危險或不瞭解這種擔心的精英可能對警察濫權更敏感。

對於這樣一個兩面都可能犯錯的平衡,或者說權衡中,有沒有什麼辦法既能不縱容黑人犯罪,又防止警察對黑人濫權呢?當然有,那就是真正減少游手好閑喜歡毒品暴力的佔5%那部分黑人的數字。這不是說要增加對犯罪黑人的鎮壓,那樣只不過是從朝著權衡的另一個方向滑動,肯定會加劇對黑人不公平的錯誤。真正的方法是找到產生這些人的根源並消除這個根源。

這個根源其實就是黑人孩子的教育出了問題。有研究顯示,單親家庭的孩子比雙親家庭的孩子受教育年限少1.3年,也就是更容易輟學。其實即便不輟學,單親家庭的孩子也比雙親家庭更不容易培養出耐心、關愛、紀律、責任和寬容等優良性格。這裡原因當然很複雜,比較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美國的學校重視培養孩子的個性,而不強調紀律。如果孩子不好好學習,調皮搗蛋,學校只能告訴家長,沒有更好的約束手段。而單親家庭(絕大部分是單身母親)往往對孩子教育比較放任。黑人家庭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單親家庭佔了大多數,達到2/3以上。相比之下,白人的單親家庭不到30%,而華裔只有16%。


美國各人種非婚生比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筆者所在社區是白人為主,黑人,拉丁裔和亞裔混合居住區。不時能看到有幾個黑人孩子在商店門口要錢。美國雖然是個資本主義國家,但是對窮人,對孩子,對各種弱勢群體都有照顧,足夠其正常生活,也能保障孩子受到正常義務教育。這些要錢的孩子肯定不會好好學習,缺乏家庭教育,要來錢也是胡花,長大會成為不良青年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假如僅僅因為貧困上不起好大學,也可以到社區大學學習一門技術,甚至直接當工人也足以過得很好,都不會跌入那5%的犯罪群體中。有些中國的左派人士,誤認為美國的黑人就和中國的貧困山區的老百姓一樣,謀生就已經很艱難,根本無法通過上學改變命運,這是一個誤解。中國的教育貧困是政府不公平的政策造成的,而美國所有的公立學校基本上都能保證孩子只要努力學習就可以考上大學。

即便找到這個根源,要消除它也不是一時半會能見效的。黑人的非婚生和單親家庭是純私人領域,而家庭教育的不足,公立學校也無法彌補。如果青少年有校園暴力行為,很可能會被逮捕判刑,但是如果僅僅是曠課,小偷小摸,乞討,吸毒,那還真沒有好辦法。有人說福利社會毀了黑人的上進心,這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福利社會對單身母親和孩子實現了政府包養,使得越來越多的男性黑人放棄了家庭責任,只顧結交性夥伴而不顧下一代。這就使得自身劣勢遺代代相傳。

小結一下,美國早已沒有了制度性種族歧視,系統性種族歧視也主要是在黑人暴力犯罪問題上有爭議。爭取對黑人暴力犯罪的從寬至多在個別地區有益,但在總體上卻有一種危險的趨勢。今日種族歧視問題的根源在於黑人家庭的孩子教育問題,這是真正需要投入資源和精力的地方。

(原標題:美國非裔種族問題的實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