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不一定要翻墙 网军有港人做?(图)


 北京聘用的“五毛党”广泛渗透了网络华文世界,以引导亲共舆论作大方针四处“出征”,惹来不少网民反感,又质疑他们“违内地法例翻墙”。但有消息指出,近期也有疑似受雇于政权的香港网军出没,帮公共政策护航。资料照。
北京聘用的“五毛党”广泛渗透了网络华文世界,以引导亲共舆论作大方针四处“出征”,惹来不少网民反感,又质疑他们“违内地法例翻墙”。但有消息指出,近期也有疑似受雇于政权的香港网军出没,帮公共政策护航。资料照。(图片来源:Unsplash/公有领域CC0)

【看中国2020年7月12日讯】生活在社交网络主导的互联网时代,对于普遍被认为是由北京聘用的“五毛党”,可以说是避无可避。这些官方网军广泛渗透了网络华文世界,以引导亲共舆论作大方针四处“出征”,惹来不少网民反感,又质疑他们“违内地法例翻墙”。但是有香港专业网络打手指出,近期也有疑似受雇于政权的香港网军出没,帮公共政策护航,吁公众多做事实确认(Fact Check)、小心分辨。政府新闻处则回复辩称,过去一年无派员或聘请外判公司进行“网络舆论引导工作”。另外,在爱国红旗包装之下,仍有海外华人真心相信大外宣,甘愿充当免费的“五毛”。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点开该媒体脸书专页,所谓的“五毛党”揾食留言比比皆是:从批评西方的国家抗疫不力,到支持北京政府在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简体字和繁体字评论针锋相对,几乎所有帖文底下,皆是一场网络舆论战的现场转播。而这一个个的战场,其实由来已久。

四出洗版惹反感 网民为之冠名“五毛党”

“五毛党”或“五毛”,北京官方名称为“网络评论员”,顾名思义,即是以发表网络评论当作主要工作职责的人士。据现存公开资料,大陆长沙市委外宣办在2004年10月招聘了多名网络评论员,并于20多个大陆网站发布关于长沙市的正面言论,普遍被视作最早的“五毛”活动纪录。

到了2007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各省市宣传及网络安全机构正式大举筹组网络水军,令“五毛”慢慢走入公众视线。

根据2010年党媒《环球时报》报道,这些受薪网络评论员底薪仅有600元人民币,但是每出一个帖文,即可以额外获得酬劳人民币五角,在“多劳多得”的原则下促使他们四出“洗板”式发文,触发大陆网民反感,于是被人冠以“五毛党”之名。

港打手账户像真 用字贴地难察觉

为了维稳而聘用“五毛”,可能并非北京独有。George(化名)为本地的专业网络打手,专门帮不同商业公司或机构,在如脸书、讨论区等可以供留言交流的网上平台,制造话题去炒作或推广产品、甚至是曲线澄清。

不仅如此,George更会活用多种策略,“譬如捧杀咁样,我可以系咁吹奏某一个brand,其实系引啲人去讨厌佢。或者我明踩暗赞嘅,系咁闹佢闹到太过份,然后啲人觉得‘唔系㖞’帮佢讲返啲好说话。”

他表示自己虽然不接涉政治的任务,可过去一年社会动荡,从各平台的舆论风向发现了,明显有本地打手参与,“仲有人会觉得林郑抵赞嘅,又譬如派CU Mask觉得咁样好啊为民啊,其实𠮶啲全部一定系政府想人咁谂嘅嘢,呢啲唔系常人讲得出”,相信近日黄店“斗黄”风波都有参与其中,“帮手推波助澜、扮黄抽水呢啲好多。”

George指本地打手背后往往都有市场策划公司支援,有足够资源来建立大批像真度高的社交媒体账户,“唔似五毛咁一睇就知系假Account”,留言用字亦较“贴地”,一般网民较难察觉。

他却表示,无论是什么打手都有“Line to take(统一口径)”,“啫系我今次呢个job我可以讲嘅comment,大概分三类,超出呢三类我就唔打或者唔覆㗎啦”,吁公众多思考多做Fact Check,并小心分辨,若发现疑似打手最好应对方法为“唔理佢”,“等佢哋谷唔到KPI(关键绩效指标)交唔到数,呢样佢哋先最头痕。”

不收钱做“自干五” 海外华人撑“祖国”

为了解“五毛”生态及想法,《苹果》记者尝试私讯多位在直播报道中积极发言的疑似“五毛”,但只有寥寥数人回复,全部是海外华人,亦否认自己是收钱作打手。

当中一位马来西亚华侨表示,自己同样讨厌北京贪污腐败,但认为现在其“似乎比美国和台湾的‘民主自由’做得更好”。他又称过去一年港警用武力镇压香港示威游行是合理做法。谈当到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时,更斥责当年的不平等条约是“辱国殇权”,但就无回应他口中的“国”指的是中国抑或马来西亚。

另一位新加坡的华人回复时批评记者不了解国情,“不要在网上看到一些反华势力,就认为中国怎么怎么,你了解中国吗”,指一般百姓不应该管政治,只要当权者能够保障经济平稳发展即可,认为现时大陆人民生活富足,更称计划搬到大陆长住。

然而实际上,5月28日李克强在两会回答记者问题时声称,“中国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6月1日,民进党立委林俊宪表示,以相同的标准做两岸对比,台湾的平均月收入超过7倍,“小粉红的强国梦被戳破了”。(详报导:李克强称“中国6亿人月收1000元”对比台湾差很大)

不过,大陆内外抱类似想法人士不在少数,还会自发组成不收钱的志愿水军“出征”,在网上声讨批评北京的组织或机构,获大陆网民赐名“自干五”,即“自带干粮的五毛”。

最著名的“自干五”群组首推共青团,通过各院校社群网络,近年来带起爱国“小粉红”热潮。另一个为人熟悉的则为“百度帝吧”,曾多次发起大规模翻墙洗版行动,然而去年“出征”连登讨论区时反遭香港网民起底,更因为网络的实名制,部份人甚至“被参军”,最终行动无疾而终。

维稳变主动出击 攻占了网络华文界

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于著作《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当中研究过“五毛”的旅德作家田牧表示,“五毛党”定位一直在变,最初以防御为主,但是随着北京大外宣政策,现时已由守转攻,从国内一直蔓延至国外的华文平台,言论也由维稳变得带攻击性及煽情。

“香港的年青人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他不会很盲目的听信别人”,但对从小接受大陆教育的新一代及出国的留学生,“讯息、伪知识就像快餐的麦当劳那样,传播十分简易,市场颇大。”

田牧认为有人会受“五毛”影响,是教育制度使然,而一个平台能吸引“五毛”攻击,代表“实际做的很好,也反过来证明《苹果日报》做得很好。”他吁海外华文媒体不应当“五毛”是一回事,只要能够守住言论自由,继续传播出公平公正平等思想,有一日或能“唤醒与点亮海外华人意识与认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