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58岁老人用生命的坚持(图)

2020-07-20 22:44 作者: Ian Johnson张彦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陈子秀与她的两个孙子
陈子秀与她的两个孙子(图片来源:明慧网)

【看中国2020年7月20日讯】21年,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已经21个年头过去了。当初的那一场全面性的镇压,影响了中国数以万计的家庭,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镇压迫害仍未停歇。时任《华尔街日报》的记者Ian Johnson(中文名张彦)说:镇压中动用的安全力量,是自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所没有见过的,但他们并没有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杀戮而停止,相反,抗议仍在继续。他跟随着一个个主人公,见证了一群中国人的苦难与坚毅,信仰展现了惊人的力量。

[中国潍坊消息]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绑架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电棍电击后几乎失去了意识的情况下,这位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监狱中其他目击该事件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倒了下去。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尽管法轮功已经在中国数百万人中流行,他在国际上引起注意还是去年(指1999年)4月25日的事。那天,1000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汇聚北京政府领导所在地中南海,要求政府停止在国家报纸杂志上将他们描述为宣传迷信的邪教。这一人群构成了奇异的景象:他们大多数是中年人、工薪阶层,只是安静地在那里打坐了大半天,然后离开了北京市中心,回到位于全国各地的家中。

但是,在一个对其威权的公开挑战没有足够包容力的政府眼里,这次抗议是一次无法原谅的挑衅。政府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功组织者,并发现其中一些人是中央政府、警察甚至军队里的官员。北京在去年(指1999年)7月宣布正式取缔法轮功。

面临着政府安全部门的全力打压,法轮功按常理会很快销声匿迹。但与偶尔挑战共产党的异见人士不同的是,法轮功的活动并没有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杀戮而停止。相反,抗议仍在继续。在北京的市中心,每天有数十人因试图展开呼吁恢复合法炼功环境的横幅而被逮捕。一年以来,法轮功信仰可以说是对执政50年的共产当局威权最持久的挑战。

法轮功抗争的对象是共产党,它已经下狠心要摧毁法轮功,并已采用了自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安手段。在这场抗争中,政府如果可能获胜的话,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它的铁腕手段已使数百万的普通群众对它不报幻想,比如陈女士的女儿,她在发生去年(指1999年)的事件以前是不关心政治的。同时这也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因为它需要外国的帮助来解决一系列紧迫的经济问题。

抗争的这一方是像陈女士一样的人们,以他们简单或许天真的方式要求中国法律和宪法保证的自由。尽管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已经妥协--例如,在家偷着炼,但许多人仍公开坚持他们有信仰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据陈女士的朋友回忆,在去世前两天,当潍坊市政府官员在那空荡荡的水泥囚室里审问她时,陈女士说:“我们是好人,为什么我们不能炼功?”

陈女士最后日子的故事通过采访她的家人、朋友和囚犯重建了起来。近几个星期有两个同监牢囚犯的证词被偷偷带出了监狱。

国际人权组织说很可能还有至少7人像陈女士一样在监狱受虐待致死。

陈女士32岁的女儿张学玲说:“只要她说放弃法轮功,他们就会放了她,但是她拒绝了。”

自己并不炼法轮功的张学玲说:“我母亲从来不是相信迷信的人, 坦率地说,她过去脾气很坏,因为她觉得自己老了,而且独自抚养我们做了很大的牺牲。炼了法轮功后,她的脾气好了许多,她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我们真的很支持她。”

对陈女士来说,中国于去年(指1999年)7月决定禁止法轮功是个意料不到的事。她的女儿张女士说,政府宣布禁止法轮功的那一天“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

尽管没受过多少教育,也从未关心过政治,陈女士不能袖手旁观。后来,去年(指1999年)11月,法轮功的几个协调人被判了长期监禁。震惊之下,陈女士加入了去北京的数千个修炼者的行列。自从7月被禁以来,许多人已经去了天安门,在那里双盘打坐,并把手臂在头顶举成拱形—这是法轮功功法的开始姿势。

她的女儿回忆说,12月4日,她刚到达北京的第二天,她正走在天坛公园的路上,一名穿便衣的公安人员问她是不是(法轮功)成员,她诚实地做了回答,然后就被逮捕了。她被带到潍坊市政府驻京办。

第二天,张女士和3个地方官员坐了7个小时的车来北京接陈女士。回家后,陈子秀被带到街道办在那里被行政拘留两周。

后来,在2月4日农历新年那天,数百名法轮功请愿者在北京被捕并遭到殴打。北京的官员们为此感到震惊。2月16日,陈女士所在的区负责人来见她,告诉她北京要确保法轮功修炼者不能进京,尤其是中国一年一度的人代会过几天要召开。他要陈女士保证不离开家。

张女士说,“我母亲明确地告诉他们她不能保证不出门,她说她有权利去她想去的地方”。那位负责人气愤地离开了。

两天之后,张女士回家发现家里的客厅里有6位官员,他们说她母亲在外面被一群在街道四邻徘徊、寻找敢于离家出走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告密者看到了。陈女士被带走关押,此后她女儿再也没有见过她。他们告诉张女士说,陈女士在城关街道委员会办公室关了一天,但她在夜里不知怎么逃走了,具体情况不清楚。陈女士第二天,2月17日在去火车站时被抓。她显然是想要到北京的信访办去为自己上诉,这是老百姓在蒙冤时能去申诉的最后一个地方。

这一次,当地共产党区办公室来的官员把陈女士关进了一个很小的、非正式的监狱,该监狱由街道委员会负责,对法轮功修炼者说是“法轮功教育学习班”。

而曾被监禁在那所谓的学习班的人都形容那里是行刑室。据4位被关押过的法轮功修炼者各自描述,街道委员会的这幢建筑物是两层楼,中间有一个院子,在院子拐角有两间平房,这就是拷打折磨人的地方。

当陈女士被转移到拘留所后,官员打电话给陈女士的女儿张女士,说如果交纳相当于241美元的罚款,她的母亲就可以获释。张女士已经受够了政府的罚款,她说她母亲是坚持维护自己的权利,她告诉官员他们的罚款是不合法的,如果他们不释放她母亲,她要向当地检察院提出上诉。2月18日,张女士在他们打来的电话再次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且告诉他们她要诉诸法律,尽管她没能这样做。

与此同时,陈女士在监狱里度过了一夜,据另外两位关在同一牢房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凄厉的叫声。

对陈女士的折磨在那天晚上开始了。在这间平房隔壁房间的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写道:“我们听到她的惨叫。我们的心在煎熬着,我们的精神几乎崩溃。”据目击者说,城关街道办的官员们用塑胶棍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电棍点击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监室的人说,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并咒骂法轮功的创始人李先生,每一次,陈女士都拒绝了。

(译文有删节)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