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再添索赔新案 官方“灭声”不遗余力(组图)


武汉肺炎 车站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警员于2020年1月22日在湖北省汉口火车站把守。(图片来源:Xiaolu Ch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2日讯】近日武汉再有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受害者家属要求当局赔偿,但法院不仅迟迟不给立案,政府也插手打压。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徐敏的父亲今年1月发病,两周后确诊感染武汉肺炎,送往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分院治疗,但在短短4天后院方宣布其不治身亡。

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成员杨占青引述徐敏的话说,医院除了吸氧根本没有为她父亲提供任何治疗。徐敏每当想起父亲最后的日子,都感到痛心。

杨占青指出,“医院在走廊里加了一个床,并且不允许家属照顾。(徐敏)她从她父亲那得到的信息是,医院的人非常的多,医护人员根本没有任何的照顾,并且大小便也要在床上解决。因为他戴着吸氧的面罩,没办法上厕所,也没有人照顾。她非常痛心,但是又没有办法去帮助她父亲护理。”

因此,徐敏决定状告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但法院迟迟不给立案,徐敏不得不改变低调维权的想法,接受媒体采访,然而,此举触动了当局神经。

武汉肺炎 赔偿
2020年7月20日,徐敏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交起诉状,为父亲病逝向政府索赔。(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杨占青说:“她决定接受媒体采访的当天,就收到十几个不同国外媒体的采访。这样的电话记录很可能被警方监控到,但不知道警方有没有电话威胁她。她后来没有再接媒体采访电话,我们就担心她安全,问她情况,她说社区找她家里了,再接着她就没有再反馈信息,很可能被强迫禁止接受媒体采访。”

事实上,与徐敏有类似遭遇的另一武汉人张海,6月也曾对当局提出诉讼,要求赔偿约200万元人民币,成为中国第一起疫情受害者家属索赔案例。

然而,当局却拒绝受理,并威胁张海中止诉讼。面对当局的打压与威胁,张海表示不会妥协,就算被扣帽子,甚至失去自由,都会勇往直前。

他说,“我们是受害者。这是一个争议的事情,因为它们(当局)心虚,才会打压这些武汉的家属,才会去吓唬人家,恐吓人家。它们的意思是说,境外的媒体都是反华的。那我想问它们,国内的媒体不反华,为什么不报导真实的情况?”

张海认为父亲去世与当局故意隐瞒疫情有直接关系,因此6月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出对武汉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的诉讼。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