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再添索賠新案 官方「滅聲」不遺餘力(組圖)


武漢肺炎 車站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警員於2020年1月22日在湖北省漢口火車站把守。(圖片來源:Xiaolu Chu/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2日訊】近日武漢再有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受害者家屬要求當局賠償,但法院不僅遲遲不給立案,政府也插手打壓。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徐敏的父親今年1月發病,兩週後確診感染武漢肺炎,送往武漢市第三醫院光谷分院治療,但在短短4天後院方宣布其不治身亡。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成員楊占青引述徐敏的話說,醫院除了吸氧根本沒有為她父親提供任何治療。徐敏每當想起父親最後的日子,都感到痛心。

楊占青指出,「醫院在走廊裡加了一個床,並且不允許家屬照顧。(徐敏)她從她父親那得到的信息是,醫院的人非常的多,醫護人員根本沒有任何的照顧,並且大小便也要在床上解決。因為他戴著吸氧的面罩,沒辦法上廁所,也沒有人照顧。她非常痛心,但是又沒有辦法去幫助她父親護理。」

因此,徐敏決定狀告武漢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但法院遲遲不給立案,徐敏不得不改變低調維權的想法,接受媒體採訪,然而,此舉觸動了當局神經。

武漢肺炎 賠償
2020年7月20日,徐敏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交起訴狀,為父親病逝向政府索賠。(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楊占青說:「她決定接受媒體採訪的當天,就收到十幾個不同國外媒體的採訪。這樣的電話記錄很可能被警方監控到,但不知道警方有沒有電話威脅她。她後來沒有再接媒體採訪電話,我們就擔心她安全,問她情況,她說社區找她家裡了,再接著她就沒有再反饋信息,很可能被強迫禁止接受媒體採訪。」

事實上,與徐敏有類似遭遇的另一武漢人張海,6月也曾對當局提出訴訟,要求賠償約200萬元人民幣,成為中國第一起疫情受害者家屬索賠案例。

然而,當局卻拒絕受理,並威脅張海中止訴訟。面對當局的打壓與威脅,張海表示不會妥協,就算被扣帽子,甚至失去自由,都會勇往直前。

他說,「我們是受害者。這是一個爭議的事情,因為它們(當局)心虛,才會打壓這些武漢的家屬,才會去嚇唬人家,恐嚇人家。它們的意思是說,境外的媒體都是反華的。那我想問它們,國內的媒體不反華,為什麼不報導真實的情況?」

張海認為父親去世與當局故意隱瞞疫情有直接關係,因此6月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出對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的訴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