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中共早知羥氯喹對武漢肺炎有療效 高官在服用(圖)


閆麗夢博士說,羥氯喹其實可有效減緩武漢肺炎病毒引起的症狀,中共早知道這一點,而且高官有在服用此藥作為預防手段。圖為瓶裝羥氯喹片劑。(圖片來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閆麗夢博士說,羥氯喹其實可有效減緩武漢肺炎病毒引起的症狀,中共早知道這一點,而且高官有在服用此藥作為預防手段。圖為瓶裝羥氯喹片劑。(圖片來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8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文可伊綜合報導)投誠的病毒學專家閆麗夢博士最近在時評員路德和前白宮戰略家的聯合直播中爆出更多猛料。閆博士說,羥氯喹其實可有效減緩武漢肺炎病毒引起的症狀,中共早知道這一點,而且高官有在服用此藥作為預防手段。

閆麗夢博士透露,羥氯喹(英語:hydroxychloroquine,縮寫HCQ)被使用已有60年的歷史。在2005年的時候,已經被證實用於治療Sars非常有效。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被認為是Sars病毒的增強版,那為什麼現在不能用來治療武漢肺炎病毒?

她指出,作為醫生和醫學專業人士,不難看出羥氯喹的治療效果。「毫無疑問,那些來自非專業人士組成的公司,他們提供的示威臨床數據都是虛假的。」

她強調,針對病毒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羥氯喹實際上都有很好的療效,能有效針對病毒的各種致病機理。

她甚至透露,她自己本人現在每天都服用羥氯喹作為預防方法。

「羥氯喹是一個可長期服用的安全藥物,甚至連孕婦和兒童也可以長期服用。」她說,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劑量要求即可。

中共都知道羥氯喹療效高官在服用

她接著更作出驚人的透露,在中國,達到某些級別的高官都知道羥氯喹對中病毒有治療作用,這些高官和一些軍醫院的醫生可能自己也在服用。但是這些重要資訊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那些面臨高風險的前線醫護人員也不知道這一點。

為什麼中共不公布這些信息?閆麗夢說:「那是因為中共要讓人相信中共病毒無藥可醫,沒有特效藥。中共不希望你知道這個藥,它不希望人們戰勝這個病毒,因為中共病毒會對全球經濟及公共衛生造成重大損害。」

她說,這涉及到疫苗開發等背後巨大的利益鏈,所以中共竭盡所能掩蓋這一切、誤導世人,甚至不惜以犧牲人命為代價。

她說,包括斯黛拉.艾曼紐(Stella Immanuel)等支持使用羥氯喹作為治療手段的醫生都感到非常憤慨。因為有些人,他們雖然是專業人士,他們卻試圖以自己的專業權威和地位阻撓人們使用對病毒有效的羥氯喹來進行治療和預防。

印度和埃及等國家政府使用羥氯喹作為治療藥物,這些國家在抗擊疫情上,取得很大的成功。她反問:「那為什麼在美國和中國等國家,此藥物卻不獲推薦?世衛還呼籲必須立即停止羥氯喹的臨床實驗。」

一些反對使用羥氯喹的醫學專家表示,服用羥氯喹會導致副作用。對此閆麗夢博士說,所有的藥物都會帶來副作用,這不是反對使用羥氯喹的理由。

她說:「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我可以確定地說,羥氯喹是目前治療和預防病毒的最好藥物。在目前還沒有疫苗,也還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為何我們不能使用羥氯喹?」

至於副作用方面,閆麗夢建議有心臟問題的病患應向醫生諮詢服用方法。

閆麗夢博士也說,中共不公布病毒來源的真實信息、病毒的信息和它的真實行為模式,不是因為中共可以找到疫苗,它們不想讓全世界知道這病毒到底是怎麼回事,並拖延真正科學界應對病毒作出的反應、拖延疫苗和治療藥物研究的時間。

她不認為中共有能力研發出武漢肺炎的疫苗。

她揭露,有能力監督世衛等國際醫學組織的人實際上是世界上一小撮最頂級專家,「就像我提到的裴偉士教授(Prof.Malik Peiris)和潘烈文教授(Prof.Leo Poon)。這些專家害怕中共,不想越過‘紅線’,反過來他們若幫助中共,還將獲得巨大利益,名成利就。這些腐敗現象其實存在已久,可能在十年前甚至更早以前就存在了。」

她甚至提到世衛前總幹事陳馮富珍,她曾在以此香港大學的公開演講時透露,她非常感謝中共,也感謝裴偉士教授推她上位。

中共病毒是從蝙蝠病毒改造而成

閆麗夢博士也爆料,中共病毒是從中共軍隊發現的野生蝙蝠冠狀病毒改造而產生,並非完全人工製造。她說,在2020年1月16日才開始意識到這一點,當時她的主管潘烈文教授指示她去調查武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我收集了全部的信息和情報,分析後給他遞交報告。他根本沒有反應,世衛也沒有任何反應。他們在如此重大的事件上竟然沒有反應,我就意識到我不能再信任他們。」

她和她同樣是世衛冠狀病毒專家的丈夫有就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進行過討論,他們兩人持相同意見。「只要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基因庫搜索,就可以這個病毒的源頭來自中共軍隊發現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這是非常確鑿的證據,只要分析病毒的重要片段,並對病毒之間的蛋白質進行對比,這些信息就像人類的指紋一樣,是非常確鑿的證據,這是經過實驗室的某種改造程序,使得Sars-COV2產生了。」

當取得這些信息後,閆麗夢博士意識到她再也不能相信中共、港府和世衛,也不能再相信她的主管。她也因此聯繫是路德,並逃亡到美國,將真實信息公諸於世,協助海外專家進入武漢調查病毒的真相。

閆麗夢博士說,以前在初始階段本來可以避免。任何有這方面知識的專家都知道這個病毒不是來自大自然,因為基因序列很奇怪。

調查病毒來源讓真相大白於天下

若由她來領導病毒真相調查,她會去翻查所有被刪除的電郵、簡訊和通話記錄,看看所有涉及的專家在這段期間到底做了些什麼。要特別關注裴偉士教授、石正麗教授這些人做了些什麼事情。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專家在《柳葉刀》雜誌上簽署聲明讚揚中共抗疫有功,還言之鑿鑿說這病毒絕對來自大自然?為什麼他們要撒下彌天大謊?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說:「我們還要翻查實驗室的記錄、藏在冰櫃中的所有病毒。順帶說一句,實驗室的冰櫃監管程序做的並不好。」

專家如裴偉士教授有自己獨立使用的大冰櫃,這個冰櫃由閆麗夢的丈夫負責管理,這些人還進行了各種非法實驗。「比方說,在我工作的P3實驗室,他們在進行尼羅河病毒的實驗,就連我丈夫在處理這些病毒的時候也很害怕。所有這些實驗都是沒有記錄的。如果我們能進入實驗室進行徹底的調查,(將可查到許多證據)。」

她也說,陳薇在今年2月前往武漢實驗室,她銷毀了所有證據。即便這樣,「我們還是能夠看到很多問題。再以此比照假新聞的報導,以及中共和世衛的謊言,我們可以查出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也在準備一份完整、證據充分的報告,就事論事與中共對質,將她所掌握到的病毒爆發事件的真相公諸於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