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隐形首富”被指“假文件”豪夺千亿矿权(图)



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度开发破坏草原湿地生态环境,曾引起广泛关注。(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8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暴动)曾被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踢爆的“陕西千亿矿权案”,至今也未水落石出。大陆媒体日前推出调查采访报导,指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借用“假文件”豪夺千亿矿权,他被指长期盘据祁连山木里矿区非法开采煤矿,获利超过百亿人民币,且迄今未停,已造成当地生态浩劫。

据《青海柴达木日报》此前报导,木里煤田位于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祁连山南麓,探明煤炭储量41亿吨,是青海省最大的煤矿区。2003年开始,先后有11家企业进入木里煤田进行勘查开发。由于缺乏统一规划,过度开发,违规露天开采,已造成环境的全面恶化,自然生态系统更遭受严重的浩劫。 

2014年,木里矿区乱采乱挖现象引发广泛关注后,青海省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叫停了木里矿区内一切建前工程和开采行为。

但《经济参考报》8月4日推出调查采访报导指,号称青海“隐形首富”的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14年,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过百亿元。

据报导,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在此期间,兴青公司的非法开采仍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展开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展开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3天,督察组离开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上个月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发现兴青公司仍在开采。据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兴青公司有4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说,公司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不过,马少伟此前接受该报采访时称,兴青公司、兴青天峻能源公司都“停产配合整合,没有生产”。

对于兴青公司“掠夺式、破坏性”开采行为,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直呼“痛心疾首”。

他表示,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也造成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破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此前网络刊登多封举报信,指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官煤勾结”和“利益输送”,质疑时任青海省商务厅负责人滥用职权,“不惜在直接影响诉讼一方胜败的关键性证据上做手脚”,“为不法商人背书”。

两年前,《经济参考报》曾披露马少伟凭借一纸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务厅红头文件,非法将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简称“紫金公司”)的股权全部据为己有,而此前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金土地公司”)就已出资紫金公司,后因兴青公司以“零投资”夺走紫金公司估值千亿元的聚乎更一井田矿权,从而引发金土地公司长达15年的维权诉讼。

这场假文件夺取千亿矿权纠纷曾也引起了社会关注。2018年6月,青海省商务厅给中共商务部的答复书中称,“文件内容不当”,“该文件已被收回撤销”。

《经济参考报》称,马少伟,原青海省政协常委马登科之子,1962年生,现任私企青海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不过经查询,没有查到上述资料中青海省政协常委有叫马登科的,但西宁市政协有与此同名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