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涉与中共庞大利益勾结 世卫阻挠以羟氯喹治武汉肺炎(图)


瓶裝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片劑(图片来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瓶裝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片劑(图片来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文可伊综合报导)目前已有很多很好的临床实验报告,证明对武汉肺炎病毒的预防和早期治疗有很好的功效。世卫何以百般阻挠以羟氯喹治疗武汉肺炎?为什么身居高位的专家不承认羟氯喹?闫丽梦博士揭露背后的深层原因。

闫丽梦博士在前白宫首席战略家班农(Steve Bannon)8月4日的视频节目上说,这背后牵涉中共、世卫和许多研发机构、制药商的庞大利益关系。

闫博士解释,这是在人类史上第一次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HCQ)被禁止使用。“这个药被世卫列为最安全的药物之一,连小孩都可以服用。现在医学权威机构要停止收集来自前线医生的各种能真实反映羟氯喹疗效的数据。我们看到很多国家,例如印度、埃及和印尼使用羟氯喹来治疗武汉肺炎患者。这药物又便宜又安全,使用这个药物治疗的国家致死率都很低。”

为何羟氯喹没有在美国和世界上更多国家被使用?闫丽梦认为,若羟氯喹那么有效,很多进行药物和疫苗研发的专家和单位就没有办法获得更多的研究经费了。他们不能允许像羟氯喹这种又便宜又安全的药物存在。

假设现在市面上缺乏有效的药物来对抗武汉肺炎疫情,那就必须投入巨大的经费从事药物和疫苗的研发。闫丽梦博士以自己的研究单位作为例子,早在今年2月份,港府就拨出一笔应急资金,这笔资金还是来自比尔・盖茨基金会。

她说:“因此一大笔经费来到了我们的研究单位,基本上你只需要写一些研究报告,证明你在病毒和疫苗方面有研究,做一些开发疫苗的工作,那你就可以得到一笔很大的经费。科研人员就可以获得荣耀、升官发财。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推荐羟氯喹?”

闫丽梦也说,有的专家还倾向于引用低质量的案例或虚假的研究报告来证明羟氯喹的无效。

一些虚假的研究报告发表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上,然后世界卫生组织就迫不及待地取消以羟氯喹进行临床试验。这就成了不使用羟氯喹治疗武汉肺炎的依据。

但是现在武汉肺炎疫情不是很紧急吗?闫博士说:“每分钟都有人感染,每分钟都有人死亡,医学界怎么可以仅仅因为权威专家不承认其有效性,而忽视这种被长期使用且已证明是安全的药物呢?”

很多一线的医生签署请愿书要求使用羟氯喹。前线医生治疗武汉肺炎病人,每天都面临极高风险,他们需要这些药物治疗病人,也需要保护自己。“这些声音完全被忽视,被那些高层权威给屏蔽掉了。”

中共早在去年12月就在服用羟氯喹预防感染

主持人问,中共高层一直在炫耀他们的感染率很低,这和羟氯喹是否有关?

闫丽梦博士回答,根据她获得的情报,中共高层确实是在服用羟氯喹作为预防手段。“甚至早在去年12月底,在全世界都还没有知道有一种未知肺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的时候,中共高层就已经开始在服用了。”

早在今年年初,当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非常严峻的时候,他们就曾用羟氯喹在救治病人。“闫丽梦说:“当时有人听说,就买了这种药并向周围的人推荐,他们确实获得救治,我们得到很多反馈。”所以,闫博士确信,这是一个针对武汉肺炎非常有效的药物。

此前有至少25项由世卫资助的有关羟氯喹疗效的研究,后来都被世卫取消了,所有的资料和数据都被销毁,现在若想要进一步研究羟氯喹,反而形成一种障碍。闫丽梦说,这对人类来说是各非常巨大的损失。

世卫和中共撒谎无数

闫博士也提到,世卫已经撒了很多谎,而这些谎言也都被揭穿。下一步,他们将商议编造下一个谎言,这是他们能做的。

病毒是动物起源的谎言被揭穿了,下一步世卫和中共还会编制什么谎言?她说:“我们不能相信世卫,世卫已经失去信誉,背后涉及巨大的利益问题,我有很多证据证明。例如,裴伟士博士如何试图操纵世卫组织,按照中共的命令行事。我们在过去半年来已经见识到了。”

她说,中共一直以来都通过控制权威来控制言论,那些所谓的权威和专家会利用他们的专业立场发言,取得公众的信任。一旦这些权威听从了中共的指挥,中共就可以向群众传达它要让人相信的信息。加上强制和压迫手段,中共就控制了中国的14亿人口。

现在中共想把这一套复制到海外的西方国家,要做到这一点,中共就需要利用世卫等国际组织。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这几个月以来,相信大家都已经看清世卫的所为。“世卫在之前就到过中国考察,上周也去了,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能看到什么?一切都需要听从中共外交部的指挥。

她说:“我认为世卫和中共的谈判确有其事,他们是在商议双方之间的利益勾结。他们也会坐下来讨论怎么和大众继续撒谎。到底要说这病毒来自蝙蝠,还是要甩锅给一个一带一路的国家,或再从武汉找一种可怜的动物来当替罪羊。这些都是我们接下来可能会看到的事情。”

她呼吁每个人都应该根据事实作出判断,世卫到底是否可信。

世卫已经为中共编造了很多谎言。世卫曾说过,中共在对抗疫情方面做的很好,这是否可信?

世卫网站上一篇论文也指出,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最接近中共军队找到的舟山蝙蝠病毒,这就是病毒可能有人工改造过的证据。闫丽梦博士在上一次的访谈中也谈到中共病毒是从中共军队发现的野生蝙蝠冠状病毒改造而产生,并非完全人工制造。

闫丽梦还提醒,一般上研究病毒,科研人员不会只制造一种病毒,他们会制造多种毒株以供研究,以及测试它们的功能和属性,有些病毒的毒株可能被保存起来供日后使用。“试想想,这种经过实验室改造的病毒,怎么可能只制造一种特定的毒株?所以如果现在不对病毒事件追查到底,日后很有可能羟氯喹也起不到医治作用了。”

她还爆料,在中国的许多实验室都在从事一些违反道德伦理的试验,在海外的实验室绝对不会去进行这种实验,但是在中共体制下的实验室就做了。例如,2018年,贺建奎博士在中国进行婴儿基因编辑测试,这种实验在海外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在中国也应该不被允许,但是中共假装不知,默许他们进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