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苹果日报》记者诉说面对打压心声(图)


香港《苹果日报》经历了最黑暗的一日,也见证了香港人有情有义的一面。有多位《苹果》记者受访时表示万分感动,相信公司未来将会“愈打压、愈强顽”。资料照。
香港《苹果日报》经历了最黑暗的一日,也见证了香港人有情有义的一面。有多位《苹果》记者受访时表示万分感动,相信公司未来将会“愈打压、愈强顽”。资料照。(图片来源:Prosperity Horizons/wikipedia/CC BY-SA 4.0)

【看中国2020年8月12日讯】香港《苹果日报》经历了最黑暗的一日,也见证了香港人有情有义的一面,人人积极抢购其实体报纸以示力撑,为其单日印刷量创下了开报25年以来最高峰,多达55万份。有多位《苹果》记者受访表达心声,有记者相信公司未来将会“愈打压、愈强顽”;却有记者亦感慨报导真相竟然沦落至要逃亡;更有记者叹喟“守护言论自由应该人人有责,何以现在变成只是《苹果日报》的责任呢?”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我们预视到老板黎智英会有被捕的一天,亦知道《苹果日报》迟早会被查封,即使早已有心理准备,原来这一天到来时,仍然会感到痛心、恐惧,但我们会继续撑下去!”这是多位《苹果》记者,经历了这场打压风暴后诉说的心声

11日位于将军澳工业邨的壹苹果大楼暂时回复平静,业务运作如常,亦因应将近200名港警逗留大楼搜查长达8小时,在疫情阴霾之下,整幢大楼已全面消毒,但里里外外,抹不去港警大搜捕遗留下来的“白色恐怖”。

阿昌:希望能奋战至最后一刻

10日早上,《苹果》外勤记者阿昌(化名),目睹了黎智英被港警锁上手扣,押上警车,他当时心想:“这一天(老板被捕)终于来临了!”

阿昌说,黎智英虽不是首次被捕,但是当《港区国安法》生效后,亲眼看见这幕画面,仍然感到很震惊。当日他整天在外面跟着警方车队到不同地方,没有返回公司,但他从网上直播看到港警大规模搜捕公司,严重践踏新闻自由,他感觉十分愤怒。

阿昌在《苹果》工作了近20年,但一直没想过转行或者“揾工跳槽”,因为这间公司给予的待遇与福利,已是行内数一数二的好,他以为将会做到退休为止,如今因政治打压,可能要中途离场。可当他看到众多港人以买股票及买报纸支持,心中重燃希望,他说希望能奋战至最后一刻。

阿昌说:“觉得香港人都想珍惜这种另类的声音,这就好像撑黄店的情况,你看股价都见到,由几仙升至一元多近两元,你会看到香港人是因很绝望,现在没有投票,唯有用钞票去投票,即是帮忙的感觉,我听到那刻是感到感动的,原来香港人会如此珍惜一份《苹果日报》,我亦理解香港人为何会这样做。”

阿文:同事更加团结 激发对抗政权的斗志

另一位资深记者阿文(化名)当时在公司,尽管他多年来出入采访现场见惯“大场面”,也意识到事态不寻常。

据《苹果》内部消息透露,港警当时兵分多路直闯二楼编采重地、三楼行政部和四楼服务器房,目标除了位于二楼的黎智英等高层的办公室,尚有会计部。有港警在未有律师在场下,查阅会计部员工的电脑,更取走一批“苹果慈善基金”文件、营业部部分合约及集团部分服务器。

阿文形容,当时港警将整幢大楼的出入口封锁,要求在场的同事到中庭集合,不准到餐厅买午餐,就连到厕所解手或到茶水间,都被港警“陪同”监视,有剥夺人权之嫌。

据阿文所知,他与多位同事都被要求登记住址,并不确定警方会否藉这些资料展开新一波的行动。他承认,事件的确让不少同事产生有形与无形的恐惧。据了解,内部已通知员工留意座位有否可疑物品,比如被置放偷拍或窃听装置等,也要有心理准备,随时再遇港警到住所登门搜查。这对《苹果》的员工而言绝对是被打压的梦魇,每日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不过,阿文面对港警打压,并不害怕,他苦笑说:“就算当时不透露个人资料,如果警方要拘捕你,或者对你作出调查,总会有方法收集我们这些员工的资料,我觉得是‘冇得惊’,反而今次事件令到很多同事更加团结,激发大家对抗政权的斗志。”

阿生叹:报导真相竟要大逃亡

入行20多年的资深记者阿生(化名)是《苹果》开报工作至今的员工之一,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高低跌宕,但是他坦言感到不乐观。他指过去一年反送中运动,《苹果》触动到中共神经,公司早已预计随时被查封,都一直抱持“做到几耐得几耐”的态度,很多记者依旧积极做访问报导,可有部分人已为自己和家人铺排后路,准备于公司宣告“寿终正寝”时,转行或移民外国。

阿生多年来走访了社会新闻,揭露弱势社群的生活哀歌,2019年亦有走上前线采访抗争场面,看到当权者跟社会的荒谬,他感慨地说:“在大时代当记者报导真相,竟然要做到大逃亡,然而,社会上仍有人不认为有问题,这才是最悲哀的!”他称自己也有计划离开香港,因为不再相信此政权。

阿琪:谨守岗位 撑到最后一刻

资深记者阿琪亦是“老臣子”之一,近年《苹果》公信力荣升收费报章第二位,每日收到大量读者要求跟进报导投诉个案,或者揭露社会阴暗面,变成体现港人核心价值的传媒机构,他认为今次公司会“愈打压、愈健壮”。

阿琪说:“其实我对这间公司的前景,由一间私人做生意的公司,变成了香港人核心价值的公司,即(香港人)不会想《苹果》结束,就会想很多方法来支持《苹果》,我觉得是愈打压,她会更加健壮,(今次事件)根本大家早已预计到,在《国安法》实施后,感受会更加深,反而昨天的事会令到大家和香港人有一个警醒。我们作为传媒会继续谨守岗位,撑到最后一刻,不会理会太多。”

阿琪回忆,2004年曾经目击廉政公署就一宗法庭案件搜查该媒体时,仍然依足规矩,仅按法庭搜查令,只会搜查某一位负责同事的座位,但今次港警“完全无法可依”,极不专业,手法形同第三世界的国家所为。

阿美:守护言论自由 人人有责

另一位入行20多年的阿美(化名)也见惯公司遭到无理打压,但她对今次事件是满腹疑问,叹喟:“今次关乎香港所有人的言论及新闻自由,为何有人会认为言论自由可以任人践踏呢?守护言论自由,应该人人都有责任,何以现在变成只是《苹果日报》的责任呢?其他人到底有什么想法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