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病毒所长喊冤不成黑历史再被扒(组图)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图片来源:网络)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8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苗薇综合报导)自武汉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后,美国和西方国家一直质疑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及国务卿蓬佩奥几次称有证据证明病毒来自武汉的病毒实验室,中国对这种说法均提出反驳。8月7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获准进入武汉病毒所,并采访病毒所所长王延轶。她再矢口否认“病毒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但因王延轶的学经历争议不断,甚至一度藉疫情敛财,早成众矢之的。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8月10日报导,该媒体记者上周五获准进入武汉病毒研究所并参观P4实验室。这是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外国传媒首次进入该所,记者采访了所长王延轶与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袁志明。王延轶表示,“她和其他实验室人员感受到被不公正对待”,她重申,武汉病毒所和新冠病毒的源头没有任何关系,指该所没有人被感染。亦反驳美方指控,又指中美紧张关系不利科学发展。

不料,隐瞒疫情真相的“维稳”不但网友不买账,其“黑历史”再被扒。有网友怒呛“四姨太怎么被不公正对待了,去找你老公哭呀”、“这小三出镜率真高”、“我呸!一个艺术生谈病毒,乖乖去拉你的提琴”、“应该要谁负责的,都不提啦”、“这才过了多久,以为全国人都忘啦”、“我宁信研究所的门卫(保全),都不信你那张嘴”、“都还没人处理她吗”。


(图片来源:网络)

此前的5月23日,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曾驳斥“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说法。在接受央视海外版环球电视网(CGTN)采访时,王延轶矢口否认病毒是从该所泄漏,声称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在去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触到”。

王延轶还针对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石正丽等人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抛出的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又进行了一番解释。

今年2月底有武汉病毒所研究员在网上实名举报,所长王延轶毫无医学知识,当年以“艺术特长生”的名义“走后门”进入北京大学,被质疑“靠夫上位”,学经历和能力也都被质疑。

据称,39岁的王延轶升迁迅速,从没有行政级别的基层研究员到病毒所所长(正厅级),仅仅花了6年时间。她发表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NAS)的论文只有两篇,在生物学期刊《细胞》(Cell)子刊更只有一篇。在疫情爆发时王延轶还宣扬丈夫公司的中药产品可预防、治疗武汉肺炎,大发国难财。

王延轶的丈夫是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2011年曾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外界认为,王延轶获得博士学位后,短时间内就一路晋升,都与舒红兵有关。

自媒体《燕铭时评》披露,王延轶丈夫舒红兵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马仔;江泽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后,其子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而舒红兵是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中重要一员,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

另有消息人士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职是江绵恒通过中科院系统多个重要马仔操控所致,其背后除了其丈夫、江绵恒马仔舒红兵,还有江泽民家族及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