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共产党说了算?四川公民被逼迁 被断水断电已34天(组图)

2020-08-20 10: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云飞与84岁的母亲相依为命。陈云飞独家提供自由亚洲电台,拍摄日期不详。
陈云飞与84岁的母亲相依为命。陈云飞独家提供自由亚洲电台,拍摄日期不详。(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8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四川著名捍卫人权、维权人士陈云飞自去年出狱之后,就多次遭到成都当局维稳逼迁,迄今困境未决。由于他与高龄86岁的年迈母亲相依为命,引发广泛关注。陈云飞7月曾强调,地方政府近期的逼迁手段变本加厉了,除了长时间的停水停电,还涉及打砸抢。对此,陈云飞不排除跟他转发“香港国安法”讯息有关。当局还持续针对陈云飞画地为牢(警方规定,他只能够住温江,到其它地方都会被赶走),并动用黑社会不明身份人员私闯陈家进行骚扰、打砸抢、停水停电等方式逼迫陈云飞离开成都郫都区古城镇返回温江区去居住,以便管控。员警还曾对陈云飞表示,他反映的问题没有解决,是因为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说了算,共产党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再者,公安部现在有规定,如缠访就按“寻衅滋事罪”论处。

陈云飞家被断水断电已经长达一个多月,此图为缺水缺电的景象。
陈云飞家被断水断电已经长达一个多月,此图为陈云飞家缺水缺电的晚间景象。(图片来源:中国公民运动网)

转发香港国安法推文 陈云飞遭当局逼迁

自由亚洲电台7月30日报导,维权、异议人士陈云飞7月初才搬到成都郫县古城镇的新家,可是他才居住了几日,房东就以当地公安施压为由要求他搬走,为达到目的甚至还在炎热天气下停水停电。

在没电没水期间,陈云飞为了水四处张罗,喝的水除了向邻居、朋友讨要,要不就购买矿泉水,要洗衣服时就使用街上沟中的水,甚至是到派出所求助。为解决基本生活问题,陈云飞也曾多次拨打政府热线。

在第22次播打市长热线的陈云飞曾说:“它没有说不能解决,只说会转交有关部门,也就是说推诿。我每天都去派出所求助,才刚从派出所出来。我到那儿讨水喝,还有为手机充电,保持畅通。”

2015年,陈云飞与多名四川维权人士自发性地为“六四”死难者扫墓。陈云飞后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去年3月获释后,他与母亲决定重返成都近郊的郫县定居,只是母子却接二连三遭到逼迁、困境未解。

陈云飞强调,当局新一轮的行动已变本加厉。他说:“派了五六个黑社会人员闯进家里面,在里面吃喝拉撒,还有打牌骂人,声音很大,让我老妈得不到休息,也害怕走出房间,也吃不到饭。还有一次,我们当时在家,突然冲进五六个人对我打砸抢,把我手机抢了,把我赶出门,还踢下楼。最后又把门封了。”

针对自己遭遇种种不合法不合理,陈云飞不排除,这跟他转发香港国安法的推文,并提到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相关。

陈云飞表示:“它不是说要到香港指导维稳工作吗?我就说,你连孙力军一个人都没管好,你还跑到香港去管七百多万人,你这不是笑话吗?他们(当局)觉得敏感要我删掉,我说我没有删的习惯。

房子被停水停电,陈云飞要用街上沟里的水洗衣服。此图片来自推特,拍摄日期不详。
房子被停水停电,陈云飞要用街上沟里的水洗衣服。此图片来自推特,拍摄日期不详。(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炎夏里又被停水停电,陈云飞不得不在公厕洗衣。
炎夏里又被停水停电,陈云飞不得不在公厕洗衣。(图片来源:中国公民运动网)

持续被逼迁亦遭断水断电月余 员警竟称: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

中国公民运动网8月18日报道,陈云飞的租住屋已经被断水断电长达32天了。由于歹徒先前进行打砸抢,将门锁砸坏,因此只能够在房里才能关住大门,并导致要有人留守家中。于是数十天以来,陈云飞外出期间,都只能够让母亲留守家里。陈云飞目前也做好安排,只要不下雨或是待下午的艳阳小了点,也不热了,就让84岁的母亲独自出门散步散心,他自己则是守在家里。至于陈云飞外出时,会前往古城派出所接待大厅避难求助、蹭水充电(为手机及照明用的电筒充电,赴派出所打水以供日常生活使用)。

陈云飞在8月17日这天像往常一样在派出所内默默地充电45分钟后,警号0732822的值班员警突然唤人将陈云飞赶了出去。赶人的理由是办事的人多,让陈云飞到调解室充电。

对此,陈云飞上午10点45分也透过推特帐号“陈犯云飞二世”发文称,“突发:我正在古城派出所接待大厅避难求助蹭水充电,被值班民警073282叫上两二排赶了出来。他们理由是办事的多,让我到调解室充电,我说我也是等待解决问题的,我坐在旁边不吵不闹,如有人需要坐我的位置或要充电,我让他就是了。他不依不绕。我110投诉了,等待回话。”

没过多久,值班员警就走出大厅找陈云飞,并表示,他(陈云飞)反映的问题没有解决。

陈云飞在10点56分的推文上也再次陈述此事过程,“值班民警民警073282刚出门找我说,你反映的问题没解决,是因为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说了算,他说你不对就不对。还说,公安部现在规定,如缠访就按‘寻衅滋事罪’论处。我答,我所反映的问题,不是共产党说了算,是像周永康、孙力军这样的贪官打着共产党的名义在做恶。(待续)”但该警官没有回答陈云飞的问题,反而回说,反正他值班就不让陈云飞进入大厅。

陈云飞在10点57的推文中写道,“(续)(待续)我31天停水停电该解决不?逮徒私闯民宅打砸抢,该给我报案回执不?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反正他值班不让我进大厅。”

因陈云飞当时准备将此事公布在推特上,并将推文念给值班员警,希望他能指出有没有错的地方好让他修改。但当陈云飞念完该篇推文后,该员警却老羞成怒,立刻叫人将陈云飞给赶出了派出所。

上午11点3分,陈云飞的推文写道,“我将我要发布的新闻内容征求值班民警073282,希望他指出又没有错的地方我好改。我念后他老羞成怒,叫人将我赶出派出所。我继续110投诉。我也回家给老妈做饭了。”

为了不将事态扩大,陈云飞在派出所大门外再次打110投诉。但最后仍投诉无结果,陈云飞眼见到了中午11点,便回家为母亲做饭。

当天下午3点16分,陈云飞赴派出所准备拿回自己先前遗留的物品,但到大门后又不敢进去,担心被以“寻衅滋事”罪论处。于是他就打110求助。派出所黄教导员见到陈先生在打110求助,除上前询问,还将陈云飞的物品还给了他。陈云飞在检查过后,因有些东西没拿上,在经黄教导同意后,就进入派出所调解室拿回余下东西。

陈云飞在下午3点45分的推文中表示,“报告亲爱的推友、可爱的裆正腐:15:15天晴了,我赶紧去派出所拿回我上午被赶出来落下的东西(妈妈的手电筒、手机及停电宝等)。到派出所门口,我不敢进,我打110询问,我可不可以进去、我投诉的情况以及询问郫都区公安分局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如明确说不能,我好想法找市公安局去。(待续)”。

下午3点46分的推文写道,“(续)正打电话,黄教导员远远地问我,要找什么东西,说着他把伞、充电宝给我。我又进去拿了其他东西,再回家让母亲出门散步散心。”

陈云飞8月18日上午9点48分则推文称,“每天到派出所除了避难求助充电蹭水,其实还可以学习警官们‘为人民服务’的绝招。有可能这‘为人民服务’是党祖宗传下来、不外传的秘诀,所以警官不让我在大厅偷艺。有一天警官们正在讨论怎么样‘为人民服务’办案,所领导发现我在,马上阻止民警们说,以后大家讨论注意场合,说着看了看我。”

8月19日,陈云飞下午3点13分继续推文说,“以前我担心自己发的推文因推号被河蟹而丢失,再想去找回与推友们喜怒哀乐的时光就难了。但2015年与去年9月的被捕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因为我的所有推文,国保一条不落的都跟我打印在那。他们逐条让我解释…我也像带幼稚园小朋友那样跟他们说,总之,没一条违法乱纪的。但他们还是给我颁‘寻衅滋事’奖。”

针对此篇推文,有网友留言怒批说,“维稳费有很大一部分用在了打印纸上,据说都是‘绝密’档,难怪是个破烂国,啥都能‘绝密’被‘绝密’,都是些闲着蛋疼瞎扯淡的。”

同日晚间7点11分,陈云飞推文道,“因老家说要母亲拿着八月份的报拍照片回去办农保什么的。昨天下午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在我去一社区找物管询问的时候,物管领导对我说,你没有住我们社区吧?我答,你认识我?他说镇上所以社区物管都认识你。哎呀,这又再次印证了一店铺老板说的:员警拿着你照片,到处打招呼,说我是特务,不能接触”

“陈犯云飞二世”推特上的自我介绍为“报导非法强拆、投诉伪‘人民服务’、揭露批评执政党及政府,被判刑,并被授予一级最危险犯罪分子囚衔。”

报道称,朋友们持续关注陈云飞被逼迁已逾月余的情况,而陈云飞的忍让,加上31天的停水停电等迫害,甚至是连累84岁高龄的老母亲日夜担惊受怕也持续进行着。正如员警所说的“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在中国大陆,由于批评政府、捍卫人权而遭受打压的人权活动人士比比皆是,也几乎是所有的异见人士都遭遇过被逼迁的迫害,像人权活动人士王荔蕻数年来辗转在云南、四川、海南等地搬迁,每到一处就都会被员警上门“关照”,警方也同时在背后对房东进行施压。

当然,北京政权想要达到的目的仅有一个,那就是终止任何“不利于政府”的言行。不只限于所有的异议人士,连同异见者的亲属都会遭受株连,像是不久前身处美国的刘四仿,其妻子与未成年的儿子就不断被逼迁,儿子还因为父亲的“政治问题”不得不失学。在北京政权的天下里,所有反抗者首先被剥夺了基本生存权。

陈云飞友人尝试伸出援手 微信立马被封号
据7月报导,陈云飞的朋友周先生尝试伸出援手,但也自身难保。

周先生说:“我说我要给陈云飞送一点水过去,给他拉一点生活日用品过去。我刚把这话说完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我的微信立马就自动登出了。我再次登录,就说我这个号发布什么谣言,然后要封我号,要我禁言31天。”
陈云飞年过八十的老母亲罹患脑退化。不少人对两人遭到官方逼迁予以同情。

周先生强调:“他母亲也是84岁的人了。他跟我说,如果我实在没办法,什么地方都不给我住,我只好去买一个电动三轮车,拉着我的母亲到处流浪去了。我觉得真的很可怜很可怜,感到非常寒心。希望某些人放别人一条生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曾就陈云飞的遭遇尝试联系郫县政府及公安部门,但电话没法接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