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共產黨說了算?四川公民被逼遷 被斷水斷電已34天(組圖)

2020-08-20 10: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陳雲飛與84歲的母親相依為命。陳雲飛獨家提供自由亞洲電台,拍攝日期不詳。
陳雲飛與84歲的母親相依為命。陳雲飛獨家提供自由亞洲電台,拍攝日期不詳。(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看中國2020年8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四川著名捍衛人權、維權人士陳雲飛自去年出獄之後,就多次遭到成都當局維穩逼遷,迄今困境未決。由於他與高齡86歲的年邁母親相依為命,引發廣泛關注。陳雲飛7月曾強調,地方政府近期的逼遷手段變本加厲了,除了長時間的停水停電,還涉及打砸搶。對此,陳雲飛不排除跟他轉發「香港國安法」訊息有關。當局還持續針對陳雲飛畫地為牢(警方規定,他只能夠住溫江,到其它地方都會被趕走),並動用黑社會不明身份人員私闖陳家進行騷擾、打砸搶、停水停電等方式逼迫陳雲飛離開成都郫都區古城鎮返回溫江區去居住,以便管控。員警還曾對陳雲飛表示,他反映的問題沒有解決,是因為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說了算,共產黨說你不對,你就不對,再者,公安部現在有規定,如纏訪就按「尋釁滋事罪」論處。

陳雲飛家被斷水斷電已經長達一個多月,此圖為缺水缺電的景象。
陳雲飛家被斷水斷電已經長達一個多月,此圖為陳雲飛家缺水缺電的晚間景象。(圖片來源:中國公民運動網)

轉發香港國安法推文 陳雲飛遭當局逼遷

自由亞洲電台7月30日報導,維權、異議人士陳雲飛7月初才搬到成都郫縣古城鎮的新家,可是他才居住了幾日,房東就以當地公安施壓為由要求他搬走,為達到目的甚至還在炎熱天氣下停水停電。

在沒電沒水期間,陳雲飛為了水四處張羅,喝的水除了向鄰居、朋友討要,要不就購買礦泉水,要洗衣服時就使用街上溝中的水,甚至是到派出所求助。為解決基本生活問題,陳雲飛也曾多次撥打政府熱線。

在第22次播打市長熱線的陳雲飛曾說:「它沒有說不能解決,只說會轉交有關部門,也就是說推諉。我每天都去派出所求助,才剛從派出所出來。我到那兒討水喝,還有為手機充電,保持暢通。」

2015年,陳雲飛與多名四川維權人士自發性地為「六四」死難者掃墓。陳雲飛後來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去年3月獲釋後,他與母親決定重返成都近郊的郫縣定居,只是母子卻接二連三遭到逼遷、困境未解。

陳雲飛強調,當局新一輪的行動已變本加厲。他說:「派了五六個黑社會人員闖進家裡面,在裡面吃喝拉撒,還有打牌罵人,聲音很大,讓我老媽得不到休息,也害怕走出房間,也吃不到飯。還有一次,我們當時在家,突然衝進五六個人對我打砸搶,把我手機搶了,把我趕出門,還踢下樓。最後又把門封了。」

針對自己遭遇種種不合法不合理,陳雲飛不排除,這跟他轉發香港國安法的推文,並提到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相關。

陳雲飛表示:「它不是說要到香港指導維穩工作嗎?我就說,你連孫力軍一個人都沒管好,你還跑到香港去管七百多萬人,你這不是笑話嗎?他們(當局)覺得敏感要我刪掉,我說我沒有刪的習慣。

房子被停水停電,陳雲飛要用街上溝裡的水洗衣服。此圖片來自推特,拍攝日期不詳。
房子被停水停電,陳雲飛要用街上溝裡的水洗衣服。此圖片來自推特,拍攝日期不詳。(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炎夏裡又被停水停電,陳雲飛不得不在公廁洗衣。
炎夏裡又被停水停電,陳雲飛不得不在公廁洗衣。(圖片來源:中國公民運動網)

持續被逼遷亦遭斷水斷電月餘 員警竟稱: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

中國公民運動網8月18日報道,陳雲飛的租住屋已經被斷水斷電長達32天了。由於歹徒先前進行打砸搶,將門鎖砸壞,因此只能夠在房裡才能關住大門,並導致要有人留守家中。於是數十天以來,陳雲飛外出期間,都只能夠讓母親留守家裡。陳雲飛目前也做好安排,只要不下雨或是待下午的艷陽小了點,也不熱了,就讓84歲的母親獨自出門散步散心,他自己則是守在家裡。至於陳雲飛外出時,會前往古城派出所接待大廳避難求助、蹭水充電(為手機及照明用的電筒充電,赴派出所打水以供日常生活使用)。

陳雲飛在8月17日這天像往常一樣在派出所內默默地充電45分鐘後,警號0732822的值班員警突然喚人將陳雲飛趕了出去。趕人的理由是辦事的人多,讓陳雲飛到調解室充電。

對此,陳雲飛上午10點45分也透過推特帳號「陳犯雲飛二世」發文稱,「突發:我正在古城派出所接待大廳避難求助蹭水充電,被值班民警073282叫上兩二排趕了出來。他們理由是辦事的多,讓我到調解室充電,我說我也是等待解決問題的,我坐在旁邊不吵不鬧,如有人需要坐我的位置或要充電,我讓他就是了。他不依不繞。我110投訴了,等待回話。」

沒過多久,值班員警就走出大廳找陳雲飛,並表示,他(陳雲飛)反映的問題沒有解決。

陳雲飛在10點56分的推文上也再次陳述此事過程,「值班民警民警073282剛出門找我說,你反映的問題沒解決,是因為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黨說了算,他說你不對就不對。還說,公安部現在規定,如纏訪就按『尋釁滋事罪』論處。我答,我所反映的問題,不是共產黨說了算,是像周永康、孫力軍這樣的貪官打著共產黨的名義在做惡。(待續)」但該警官沒有回答陳雲飛的問題,反而回說,反正他值班就不讓陳雲飛進入大廳。

陳雲飛在10點57的推文中寫道,「(續)(待續)我31天停水停電該解決不?逮徒私闖民宅打砸搶,該給我報案回執不?他沒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說,反正他值班不讓我進大廳。」

因陳雲飛當時準備將此事公布在推特上,並將推文念給值班員警,希望他能指出有沒有錯的地方好讓他修改。但當陳雲飛念完該篇推文後,該員警卻老羞成怒,立刻叫人將陳雲飛給趕出了派出所。

上午11點3分,陳雲飛的推文寫道,「我將我要發佈的新聞內容徵求值班民警073282,希望他指出又沒有錯的地方我好改。我念後他老羞成怒,叫人將我趕出派出所。我繼續110投訴。我也回家給老媽做飯了。」

為了不將事態擴大,陳雲飛在派出所大門外再次打110投訴。但最後仍投訴無結果,陳雲飛眼見到了中午11點,便回家為母親做飯。

當天下午3點16分,陳雲飛赴派出所準備拿回自己先前遺留的物品,但到大門後又不敢進去,擔心被以「尋釁滋事」罪論處。於是他就打110求助。派出所黃教導員見到陳先生在打110求助,除上前詢問,還將陳雲飛的物品還給了他。陳雲飛在檢查過後,因有些東西沒拿上,在經黃教導同意後,就進入派出所調解室拿回餘下東西。

陳雲飛在下午3點45分的推文中表示,「報告親愛的推友、可愛的襠正腐:15:15天晴了,我趕緊去派出所拿回我上午被趕出來落下的東西(媽媽的手電筒、手機及停電寶等)。到派出所門口,我不敢進,我打110詢問,我可不可以進去、我投訴的情況以及詢問郫都區公安分局能不能解決我的問題,如明確說不能,我好想法找市公安局去。(待續)」。

下午3點46分的推文寫道,「(續)正打電話,黃教導員遠遠地問我,要找什麼東西,說著他把傘、充電寶給我。我又進去拿了其他東西,再回家讓母親出門散步散心。」

陳雲飛8月18日上午9點48分則推文稱,「每天到派出所除了避難求助充電蹭水,其實還可以學習警官們『為人民服務』的絕招。有可能這『為人民服務』是黨祖宗傳下來、不外傳的秘訣,所以警官不讓我在大廳偷藝。有一天警官們正在討論怎麼樣『為人民服務』辦案,所領導發現我在,馬上阻止民警們說,以後大家討論注意場合,說著看了看我。」

8月19日,陳雲飛下午3點13分繼續推文說,「以前我擔心自己發的推文因推號被河蟹而丟失,再想去找回與推友們喜怒哀樂的時光就難了。但2015年與去年9月的被捕完全改變了我的想法。因為我的所有推文,國保一條不落的都跟我列印在那。他們逐條讓我解釋…我也像帶幼稚園小朋友那樣跟他們說,總之,沒一條違法亂紀的。但他們還是給我頒『尋釁滋事』獎。」

針對此篇推文,有網友留言怒批說,「維穩費有很大一部分用在了列印紙上,據說都是『絕密』檔,難怪是個破爛國,啥都能『絕密』被『絕密』,都是些閑著蛋疼瞎扯淡的。」

同日晚間7點11分,陳雲飛推文道,「因老家說要母親拿著八月份的報拍照片回去辦農保什麼的。昨天下午我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在我去一社區找物管詢問的時候,物管領導對我說,你沒有住我們社區吧?我答,你認識我?他說鎮上所以社區物管都認識你。哎呀,這又再次印證了一店鋪老闆說的:員警拿著你照片,到處打招呼,說我是特務,不能接觸」

「陳犯雲飛二世」推特上的自我介紹為「報導非法強拆、投訴偽『人民服務』、揭露批評執政黨及政府,被判刑,並被授予一級最危險犯罪分子囚銜。」

報道稱,朋友們持續關注陳雲飛被逼遷已逾月餘的情況,而陳雲飛的忍讓,加上31天的停水停電等迫害,甚至是連累84歲高齡的老母親日夜擔驚受怕也持續進行著。正如員警所說的「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在中國大陸,由於批評政府、捍衛人權而遭受打壓的人權活動人士比比皆是,也幾乎是所有的異見人士都遭遇過被逼遷的迫害,像人權活動人士王荔蕻數年來輾轉在雲南、四川、海南等地搬遷,每到一處就都會被員警上門「關照」,警方也同時在背後對房東進行施壓。

當然,北京政權想要達到的目的僅有一個,那就是終止任何「不利於政府」的言行。不只限於所有的異議人士,連同異見者的親屬都會遭受株連,像是不久前身處美國的劉四仿,其妻子與未成年的兒子就不斷被逼遷,兒子還因為父親的「政治問題」不得不失學。在北京政權的天下裡,所有反抗者首先被剝奪了基本生存權。

陳雲飛友人嘗試伸出援手 微信立馬被封號
據7月報導,陳雲飛的朋友周先生嘗試伸出援手,但也自身難保。

周先生說:「我說我要給陳雲飛送一點水過去,給他拉一點生活日用品過去。我剛把這話說完了,大概半個小時吧,我的微信立馬就自動登出了。我再次登錄,就說我這個號發佈什麼謠言,然後要封我號,要我禁言31天。」
陳雲飛年過八十的老母親罹患腦退化。不少人對兩人遭到官方逼遷予以同情。

周先生強調:「他母親也是84歲的人了。他跟我說,如果我實在沒辦法,什麼地方都不給我住,我只好去買一個電動三輪車,拉著我的母親到處流浪去了。我覺得真的很可憐很可憐,感到非常寒心。希望某些人放別人一條生路。」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曾就陳雲飛的遭遇嘗試聯繫郫縣政府及公安部門,但電話沒法接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