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见闻:各种报应 光怪陆离(图)



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纪录了一段奇异的阴间见闻。(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纪录了一段奇异的阴间见闻,他的同僚莫雪崖有一位老乡,讲述了亲身经历的事:

那位老乡身染重病困卧草榻上,神情恍惚,不觉之中灵魂已经走出了自家的大门。走了一程,顿觉得高烧从身上退去,精神也爽快得多。然而,他发现脚下的道路却是有生以来从未走过的,但反正已出来了,也就随意走走。

不想就在这路头偶然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重逢之际,悲喜交集。就在他向老友询问近况时,忽然记起这位老朋友早就已经过世了,因而自言自语道:“莫非我也到了阴间?”老朋友说道:“你还未到死的时候,只是神魂游离偶然到此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可不是一般活着的人所能轻易来到的地方,是不是让我带领你参观游览一番,让你长长见识?”

于是,这位老乡便随老朋友走去。所到之处,有繁华的街道,也有颓废的小巷,这些和人世间没有多大区别,所见之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似乎都各有所经营。这些人看见这位老乡都惊奇地注视着他,但没和他说上一句话。

老乡问朋友道:“听说阴司有地狱,能不能领我去参观参观?”朋友说:“地狱和人间的囚牢差不多,有鬼卒在那里看守着。只有冥官才能开启,只有狱吏才能出入,我不能带你到那里。不过那地狱附近有几个形状奇特的鬼,倒不妨让去看一看。”

于是他们便沿着一条小路,走了约半里许,来到一个去处,四野空旷,像是坟墟墓地。看见一鬼,形貌和人大体上相同,只是鼻子下边缺少了嘴巴。

老乡便问道:“这是为什么?”朋友说:“此人在世未死之时,巧于应对,专以谀词颂语去媚世悦人,骗取他人的信任,以达到他私心的目的。所以到了阴间受这报应,看他还能摇唇鼓舌么?假如碰上有人放焰口施食,别的鬼或者可以饱食一餐,而他只能从鼻孔里喝一点浆水而己。”

又见一鬼,他的屁股高耸在上,脑袋却折曲在下,脸面紧贴在肚皮上,用两只手拄着地走路。

老乡惊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朋友说:“此人在生之时一向妄自尊大,总是昂着头走路,目空一切。所以到了阴间受这报应,叫他不得再去傲视他人。”

又见一鬼,从胸口至肚皮裂开一条几寸长的大缝隙,那腹腔之内五脏六腑空无一物。

老乡不禁问道:“这是何故?”朋友说:“此人在生时,胸中城府深隐,谁也摸不准他的歪主意。所以到了阴间受这报应,让他那坏心眼没处藏匿!”

走着走着又见一鬼,脚有一尺多长,脚指像棒锤,脚后跟肿大如斗。整个脚丫像载重的小船。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移了一寸。

老乡问道:“这是为什么?”朋友说:“此人在世之时,仗着高才聪敏,凡有利可图的事,他都捷足先登抢在人前。所以到了阴司受这报应,叫他行动艰难,没法儿再事事抢先占便宜了。”

不久又有一鬼,只见他两耳如大鹏鸟的双翼,一直拖拉到地面上。但这对耳朵混沌而无孔窍。

老乡问:“他这个样子又是为什么?”朋友说:“此人在生时嫉妒多疑,喜欢听人说是非,爱传播流言蜚语。所以到了阴司受这报应,使他徒有此耳枉作累赘,却任何听觉也没有,看他还妄听妄传么?”

朋友接着说:“这些鬼都是根据他们在人间所作恶业的深浅不同,而承受各人的报应。这些奇形怪状的报应都是他们在世间时做了某种坏事所自招、自找的。必须等到受报期满才能再去转世托生。然而,这些鬼比起地狱中的鬼,还算是罪业较轻的一类。相当于人间被判流放的罪人。”至于罪孽深重者的遭报则痛苦万端、惨不忍睹。也不允常人窥视。

他们正在谈论之际,只见车轮滚滚,人马杂乱。原来是一位冥官路过于此。那冥官一眼就看见了这位老乡,吃惊地说:“咦!这分明是生魂误游至此,恐怕已经是迷失归路了。谁认识他的家,可带领他回去。”那朋友慌忙跪下来,叩见说:“此乃鄙人生前的朋友。”

冥官说:“你既是他的朋友,就送他回去吧!”朋友磕头从命。这位老乡恍恍惚惚,不觉中又走回到自己家的大门口。他出了一身大汗,猛地从梦中醒来,那沾身的疾病也顿然全愈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