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1个月后 这位老外变成中国网络的“公敌”(图)


美国人 网红 推特 言论自由
Kevin推特封面截图

【看中国2020年9月16日讯】今年6月前,还在中国生活的美国男子Kevin,早在2月疫情期间,他用中文在推特上写一些有关疫情期间的见闻和玩笑,没想到收获了很多粉丝。渐渐地,他的推特内容不仅限于疫情,也对中国政治进行讽刺,之后,他开始受到中国网民的攻击。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Kevin决定离开中国回到美国。日前,他制作视频,讲述了自己遭遇到的网络骚扰。《美国之音》讲述了他的故事:

美国男子用中文写推特 粉丝越来越多

早在2月疫情期间,Kevin开始用中文写推特。2月18日,他在推特上用中文晒了自己储存的48罐午餐肉,不料得到了中国网友的大量转发评论和点赞,这给了他极大鼓舞,自此,他时不时在推特上写点有关疫情期间的见闻和玩笑,粉丝也越来越多。

渐渐地,他的推特内容不仅限于疫情,也对中国政治进行讽刺,胡锡进、小粉红等都成为他嘲讽对象。同时,也让Kevin收获越来越多的中国粉丝,一条推特常常有数百条回复,几千点赞,更是有人将他的推文截屏发到国内微博上去。中国网民对Kevin的网络骚扰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还在中国的时候,他就受到中国网民的攻击。

他说:“有一些网友认为我在中国的时候夸奖中国的视频挣钱,说实在的,那些视频基调是中立或者偏积极的,是代表我的当时的感觉,在中国生活的一些方面确实非常喜欢,不然我也不会花三年半时间在那里生活,但也有很多方面值得批评,我在中国生活的最后那段时间,我感觉值得批评的点开始越来越大于值得肯定的方面,后来有些网友开始截屏我的推文内容放到微博上说,这个人在中国发布视频,然后突然开始批评中国政府,批评中国,所以他是两面派,我记得有一个百万粉丝的博主分享过这个微博,然后一发不可收,我都不记得了过去三天里我收到多少信息问候我妈妈,还有信息说要暴打我,或者如果再看到我要把我打残之类的。”

成为中国网民的众矢之的

为此,他在5月7日发了一个推文调侃:“我人最近一直在中国,父母在美国。当时第一次发中文推不太懂事,我说了点批评阿中哥的事。好几个人的留言让我很担心父母的情况,我赶紧给我爸打电话问问,竟然,我妈没死。”

Kevin说:“我后来就不再发布这类视频了。因为我就是感觉在中国的网络媒体上没办法表达我想表达的看法,如果我想在B站这个平台上做一个成功的Vlogger,最终实现商业化,我将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的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Kevin看到过太多这样的例子:如某个KOL(Key Opinion Leader,能对某群体购买行为产生影响的人,喜欢在网络上直播代言品牌进行直销)无意中在外网给台湾总统的推文点赞,或是无意中转了支持香港抗议的内容,结果便丢了工作。而且,Kevin还听说,一些KOL若是签约品牌的话,合同中有强制条款,如果他们因为自己的言论造成品牌损害,要承担损失,甚至他们都不能在外网的社交平台上发布或是点赞敏感内容。这对Kevin来说,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他的“视频事件”一个星期后,中国政府宣布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一些境外媒体的记者限期离境,也就是差不多在这个时候,Kevin决定离开中国。他说:“我不想某天成为下一个Michael Spavor下一个Michael Kovrig,当时他们已经囚禁一年多了,他们的罪名几乎可以是说强加的。”

考虑到人身安全 他决定离开中国

想到未来的人身安全,Kevin决定离开中国。三月底的时候他先后买了两张回洛杉矶的机票,但航班都被取消,一直到六月中旬,他才找到航班,最终6月21日回到美国。

回到美国之后,Kevin开始继续写在中国不敢发表的文章,也开始在推特上畅所欲言。

7月18日,他在美国自由撰稿人网站Medium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疫情的英文文章“中国:一个集体失忆的国度”(8月22日发表中文版)。这篇文章的大部分是他在中国的时候写的。在这篇文章中,他整理出“Covid-19疫情期间记忆丧失的时间轴”,把中国政府是如何渐渐改变疫情历史的时间线勾勒出来。

他在文章最后说:“在意料之中的是,这场舆论宣传闪电战中,中国政府使用了一直以来非常有效的话术:中国属于受害者,病毒是由美国或意大利带到中国的。通过差不多六个星期的密集舆论宣传,4月初,我与上海的友邻聊天时就发现,大多数人都已经相信该病毒起源于美国。在关于病毒起源的争论过程中,我还失去了一个曾经的好朋友。

在社交媒体上,那些呼吁言论自由的内容,在2月上旬就骤然停止了。李文亮医生的相关文章被审查删除。就好像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了疫情爆发初期的那些恐惧和愤怒。”

“说自己想说的话” 是他离开中国的唯一原因

回到美国后,Kevin的推文越发大胆犀利,不断讽刺中国时政,也让他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

一次,他在推特中写道:“回到美国后才感觉到,半夜在上海街头散步是多么得安全;洛杉矶小偷多,流浪汉也多,居民区里摄像头少,据说犯轻罪被抓如无例外可以第二天出狱,导致我半夜散步时不敢插耳机,无法完全放松;当然,想到没有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拍下你一举一动,是会让人舒服一些。凡事有其代价。”

这条推文让他获得了上千的点赞,数百条回复,但令Kevin觉得有意思的是,因为这条推文,他还被一些推特上反中共的人认为是中共的大外宣,甚至被人打上“汉奸”的标记。

他说:“但是,总体说,我应该是最不可能成为大外宣的人啊,毕竟我决定从中国回到美国,原因是我想生活在自由环境里,不想一天24小时生活在监控摄像头中,因为生活在中国的城市里,基本到处都是摄像头。”

不过,Kevin的文章和推文也让他收获了大量的中国粉丝,如今,他的推特账号已经从起初100位粉丝发展到上万粉丝,许多中国人给他留言,鼓励他继续写下去,并认为他是最懂中国的“老外”。

回到美国的Kevin,立即开始了自己的新的工作,不过,在业余时间,他依然在推特上就中国时政发言,并写着自己的文章,说自己想说的话。他喜欢这种自由的感觉。他说,这就是他离开中国回到美国的唯一原因。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