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习近平大撒币 山东退休教授被强迫失踪2年多(图)

2020-10-02 15:3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8月2日,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接受美国之音现场采访时,监控他的国保破门而入,将他带走。
2018年8月2日,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接受美国之音现场采访时,监控他的国保破门而入,将他带走。(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看中国2020年10月2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一向发挥知识分子的敢言精神、高龄86岁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曾在文革时被迫害、声援过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等,一路走来,不曾被国家暴力击垮。2018年8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因批评习近平的大撒币行为,被强迫失踪。日前上海独立作家小乔(李剑虹)冒险赴山东济南探访他,结果发现人去门锁,楼道戚戚,独留失望。

批评习近平大撒币政策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被强迫失踪

对华援助协会于9月26日报导,2020年9月15日上午10点多,上海知名独立作家小乔前往山东大学教工居住楼探访失踪两年多的孙文广教授。她登楼来到21层、孙文广原本居住的房子,只见家门紧锁,在反复敲门无人应答后,只得无奈地敲扣相邻的另一户人家,询问对方可知孙文广的去向。对方警惕且不乏恐惧地告诉小乔:“他们(孙文广)家长期无人居住。”小乔只好下楼、来到教工们平日休闲锻炼的地方,并录下短视频,以表达“不知道孙文广教授到底在哪?我们大家都很惦记他(孙教授)。”

孙文广此次被强迫失踪的时间是在2018年的8月1日,他当时在山东大学职工居住楼家里接受美国之音节目《时事大家谈》的采访,并因在过程中针对习近平最近一次出访亚非国家,且再次进行大撒币的行为,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后,被山东当局派遣来进行干扰、破门而入的人员给抓走了。当时的采访被迫中断,而孙文广从此与外界失去联系。

孙文广在受访期间曾表示,在中国依然很贫穷的情况之下,习近平这种大撒币的做法是不对的

美国之音于2018年8月2日报导,美国之音在经过多方询问查找后,得知孙文广当时遭到十多名公安连夜送到燕子山庄进行监控,孙文广的夫人也一同前往,但两人的手机及其它通讯工具都被警方抢走了,所以与外界失去联系。

在美国之音的节目中,通过电话听见孙文广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有我的言论自由!”

针对这起突发事件,美国之音发言人瑟查克在较早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有关这起事件的细节仍未得到证实,同时美国之音正在密切关注局势,一旦了解到更多情况,将向节目受众提供最新信息。”

瑟查克表示:“正如《世界人权宣言》所申明的那样,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美国之音于2018年8月20日报导,孙文广被抓后,引起了国际舆论哗然,导致习近平当局不得不在国际的压力下,将他释放。不过,后续仍对孙文广实行软禁,同时还抄走了他的电脑及手机,切断孙文广住家的固定线路电话,借此禁止他对外发声。此外,习近平及中国当局在抓放孙文广的整个过程中,绝口不提孙文广为何被抓,也不提孙文广批评习近平大撒币一事。

在这两年多来,无论中国境内、国际社会如何呼吁寻找孙文广,北京当局就是充耳不闻,抛开所有的法制手续将一名世界知晓的教授活生生地囚禁到一个外界无从知晓的地方,导致外界一概无从知道孙文广究竟是死还是活。

美国之音于2018年11月20日报导,根据孙文广的一名朋友、济南省维权人士披露,84岁的孙文广曾在两个月前,在国保的看押之下前往济南齐鲁医院就医。据悉,孙文广的肺部出现问题。这名维权人士表示,国保抄走了孙文广全部的手机、电脑等通讯设备,并断绝他跟外界的联络。

另外,人权组织“学者在危险中”(Scholars at Risk)发布了《自由思想2018》(“Free to Think”)报告,确认、分析了全球47个国家中的294起在高等教育领域上所发生的对学者的攻击事件,时间跨度是从2017年9月1日起至2018年8月31日。

这294宗针对高校学者的攻击事件,包括了79宗被杀害、暴力对待、失踪,88宗被监禁,22宗被离职,60宗被起诉,15宗被限制旅行及另外30宗其它状况。

至于发生在中国的有18宗、香港有4宗,其中包括孙文广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遭到员警拘留一案。

然而,在北京极权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究竟还有多少因不屈服于权力的奴役,而被强迫失踪的人士,外界是无从知晓。但类似孙文广教授这样知名人士被强迫失踪者,近年来有高智晟律师,而在今年的武汉肺炎疫情期间被强迫的,则有受到国际关注、前往实地采访的陈秋实、方斌等。

此外,还有年过80的贵州省人权捍卫者糜崇标老先生及其妻子因参加人权研讨会宣传人权、法律知识,而被强迫失踪长达5年之久。在此期间,还遭遇中国当局的酷刑,诸如:糜崇标于2013年中秋节被员警雷阳殴打;糜崇标之妻于2014年4月被代应勇掐脖且差点窒息;三桥所民警庄兴刚于2015年4月随意欧打糜崇标,造成糜崇标全脸青肿,牙齿脱落,而庄兴刚还边打边说:我没有打过你,没有打你等无耻说词;同年5月,在看押屋里负责的国保代应勇,因糜崇标不听从管教,出手掐住他的脖子,并差点造成老先生窒息。

然而,官方这类随意的毒打,是经常发生的事。

从已达高龄的糜崇标老先生被强迫失踪后,都遭遇到如此酷刑,孙文广、高智晟、方斌等被强迫失踪的人士所面临的生命危机,就可想而知了。

孙文广坚持捍卫公民权利 退休24年被停发教授退休金

2018年4月26日,维权网刊登孙文广于2018年4月25日在山东大学宿舍撰写的文章,内容述及孙文广退休24年却被停发教授退休金一事。

孙文广表示,“我从山大教授岗位退休24年,今年被山大党委立案并宣布:停止教授退休待遇,连降五级,改为讲师待遇”。而他本人为了表示抗议,将过程公之于众。

孙文广表示,山东大学党委宣传部李部长于2018年2月2日找他谈话,在场的还有几位处长及管院党委书记。他们向他展示了一本从海外媒体上择录下来的《孙文广言论资料选2012年—2017年》,总共309页,另有49页图片。他们要孙文广在摄像头下确认,哪些是他讲的、写的。对此,孙文广表示,材料太多,现在看不完,因此要求带回家去看,但不被他们允许。 

孙文广表示,山大党委李部长于2月3日向他宣读了山大党委宣传部的决定书,并说孙文广“在海外媒体发表错误言论,出版反动书籍,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和有关政策”,党委决定对他立案。

孙文广说自己对“山大党委”宣传部给他立案一事,感到不解,就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是党员呐。”结果,导致在场一名领导大声喝道:“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第三天找孙文广谈话,但被婉言拒绝。

孙文广表示,2月15日,除夕这一天。山大公安处副处长、市公安大队长,来到他家,并严肃地恐吓他说,过新年期间“不得接受海外采访、不得发表文章”。他们还针对全过程录了像,孙文广对此很反感。他觉得“快过年了,除夕之日何必如此嚣张、跋扈。”

孙文广表示,山大党李部长等人于2月25日去找他,并向他宣读,“关于对孙文广降低岗位等级和调整退休待遇的决定”,并称决定停掉孙文广的教授退休待遇,“连降五级改发讲师退休待遇”(后来孙文广查了一下,发现高校退休教师待遇总共分十级,包括正教授、副教授及讲师,而孙文广从原本的正教授待遇降至第九级,至少降了5级)

孙文广说自己在读完决定书后,感到很气愤,遂站起来大声说:“你们是在开世界玩笑,山东大学没有这种先例,历史将证明你们是错误的。”

至于党委李部长则严肃宣布:如果孙文广“再接受海外采访,在海外发文,会受到开除处分,完全停止退休待遇。” 

2月27日,济南国保及山大公安处派人将孙文广押进一个“山庄”,并拿走手机,断绝了室内电话,剥夺孙文广的通讯自由及人身自由,并将他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在此期间,山大党委李部长等人曾来到山庄找孙文广谈话,要他认识错误,否则会加重处分。  

孙文广在被关押40天之后,官方于4月7日让他返回学校。当他离开山庄之前,山大公安处副处长及国保大队长找我谈话,要他出去后不要讲这里发生的事,但遭到孙文广大声申斥:“好事不怕人,怕人没好事,为什么怕我讲真相?”

孙文广回到学校之后,经过查询,发现自己的教授退休金从3月起,就已经“停止发放,改发讲师退休金,退休待遇至少降了5级,退休金加补贴在2月份是一万多元,到3月份变成5千多。”几乎减少了一半。

孙文广表示,山大党委还以发表错误言论及文章等理由,停掉他的教授退休待遇,并侵犯他的言论、出版及结社自由权利,甚至还侵犯他的财产权。孙文广强调,自己要坚决维护公民权利,并将进行不懈地抗争,而他现在公布部分真相,是要让丑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孙文广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受害人、知情者,勇敢的揭露丑恶,并团结起来,捍卫公民权利。

最后,孙文广表示,“我今年84岁,来日不多,愿以我的余生和大家一起,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法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